重生我主宰了全球經濟 作品

第1175章

    

酒。“W國人賊能喝,尤其喜歡喝國酒,今天中午這頓慶功宴,來的W國人還不少,這十箱國酒恐怕擋不住。”搬酒的漢子苦笑。“苦了你們了,自從來到W國,你們每天喝的酒,比喝的水還多。”陳浩覺得麵前這些人很不容易。“可不是嘛。”漢子一臉苦相。其他人樂了。陳浩清楚,這幫人每天拉著包括尼古拉夫造船廠技術人員在內的W方人員喝酒吃飯,圖謀的不隻是瓦良戈號。現在的W國,對於大夏人而言,是個巨大的寶藏。它所擁有的艦船發動...-“我的時間很寶貴,給你三分鐘考慮。”

丹尼斯對露絲說完,低頭看錶,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

這麼多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逐漸使丹尼斯目空一切,形成一種思維定勢:在這座城市,冇人敢得罪他。

“三分鐘......”突然開口的陳沐澤把玩著咖啡杯,緩緩環顧丹尼斯帶來的數十人,不溫不火道:“足夠了。”

丹尼斯略顯迷茫,不懂陳沐澤什麼意思。

咖啡廳外,一輛巡邏的警車停在路邊。

車裡,兩名察覺咖啡廳有些不對勁兒的警員推門下車,摸腰間的槍,想探個究竟。

七八個負責望風的壯漢無所畏懼的圍過來,其中一人對倆警員低語幾句,原本很有責任心的警員頓時蔫了。

布亞諾家族的人辦事,他們管不了,不敢管,除非不想父母老婆孩子在這座城市安安穩穩活下去。

就在倆警員不知如何是好時,砰地一聲咖啡廳落地玻璃窗爆裂,一人飛出來砸中一輛轎車,使得轎車車窗玻璃全部爆裂,硬生生平移半米,而飛出來的人嵌在嚴重變形的車門裡奄奄一息。

倆警員和七八個守在咖啡廳門口的壯漢全愣住,來不及想怎麼回事,先前湧入咖啡廳的人接二連三飛出來,如同一顆顆人肉炮彈,將停在咖啡店前的車輛撞的七零八落。

倆警員趕忙藏在警車後,不知所措看著匪夷所思的詭異情景,無法想象飛出來的人遭遇了什麼。

七八個漢子先是詫異,之後被眼前的景象徹底嚇住。

被撞的歪歪斜斜的車輛之間散落數十人,呻吟抽搐,或不省人事。

咖啡廳內,陳沐澤灑脫不羈拍掉手上塵埃,返回自己的位置坐下,笑著問丹尼斯“夠三分鐘嗎?”

駭然失色的丹尼斯表情呆滯搖頭,顯然受到極大的驚嚇和刺激,帶來的五十多人,連開槍的機會都冇,就被陳沐澤一口氣扔出去,如何淡定?

這小子不是人,是魔鬼。

丹尼斯此刻腦海中唯一的念頭。

“還想讓這位露絲小姐討你歡心嗎?”陳沐澤表情玩味看著丹尼斯,過度緊張的丹尼斯下意識點頭後慌忙搖頭。

看來陳沐澤剛纔的“表演”著實嚇壞這位花花公子。

“你走吧,今晚我會代這位露絲小姐去拜訪你的長輩,如果你還想針對我,完全可以為我搞個彆開生麵的歡迎儀式,當然,我也不介意滅掉你們布亞諾家族。”

陳沐澤慢條斯理攆丹尼斯。

丹尼斯暗鬆一口氣,倉皇起身逃離。

露絲看著丹尼斯惶惶如喪家之犬,忍不住笑了,轉而瞅勝不驕敗不餒的陳沐澤,眼神逐漸癡迷。

就在這時兩人的手機同時響了。

陳沐澤露絲對視。

兩人都產生不好的預感。

“真巧。”

陳沐澤故作輕鬆笑了笑,拿起手機,接通電話,臉色越來越凝重,露絲亦如此。

掛斷電話,兩人再度對視。

“打給你的電話,也是關於迪特裡堡?”

露絲忍不住問陳沐澤。

陳沐澤點頭。

迪特裡堡基地出事,意味著一場災難在所難免。

他原以為華國官方、庫奇實驗室、浩翔集團聯合公佈應對S病毒的有效手段,等於消除危機。

露絲道:“家裡人說,下午醫療小組會把疫苗和特效藥給我送過來。”

“M**方用一兩年時間研製的疫苗和特效藥多半冇什麼用,庫奇博士說,研究這個病毒超過十年才能真正瞭解它,黑石公司那邊已經給我空運一批疫苗。”

“太好了!”

“隻有三千劑。”

“三千劑......”

露絲笑容僵滯,凝視陳沐澤。

“華國有十幾億人,我們得先保證同胞的安全,抱歉。”陳沐澤握住露絲的手。

“理解。”

露絲擠出笑臉。

在M國高層的縱容下,軍方研究亂七八糟的病毒,現在出事,等於自作自受,怪不得彆人。

..................

香江。

黑子資本總部。

秦亮召開高管會議。

“M**方病毒實驗室出事,很可能引發災難性後果,全球金融乃至整個經濟領域都將受到衝擊,對我們來說,這是難得的機會,必須把握!”

秦亮彷彿嗅到血腥味的鯊魚,頗為興奮。

每一次金融危機經濟危機,對於秦亮這樣的資本大額,都是一場戳取財富的盛宴。

資本是帶血的、肮臟的。

這是一位先賢的總結,可謂鞭辟入裡。

在座二十多名高管深以為然點頭,鬥誌昂揚。

“大家分析一下,S病毒在M國擴散會,M國高層會怎麼做?”秦亮問眾人。

“災難開始,人人自危,百業蕭條,股市債市動盪,尤其股市會連續大跌,我們要先做空。接下來,為度過難關,M國高層必定全民發錢,推高資產價值,股市必定反彈,全民發錢也必定導致惡性通貨膨脹......”

一名高管說出自己判斷。

秦亮聽到最後,緩緩點頭,下屬的判斷,與他不謀而合。

“零八年那次金融危機未徹底解決,負麵因數一直在積累,這次災難可能引發更大的危機,況且眼下全球各大國官方和居民負債都已達到極限,如果各國債務爆了,世界大戰就不遠了。”

另一名高管補充。

“世界大戰,可能嗎?”

說這話的女高管蹙眉,明顯在質疑身邊同事的分析。

“把事情想到最壞,不忽視每一種可能性,這是我們黑子資本無往不利的秘訣之一。”

秦亮說這話時想到一個人。

百年未有之變局來了。

老大,你在哪?-“李小木......”黑衣漢子麵露不屑,扣動扳機。噗!槍響。非主流青年的頭猛地後仰,一抹鮮血從眉心迸射。另外三個混混差點嚇尿,轉身要跑。黑衣漢子又連開三槍,擊斃三人。“把他們拖進消防通道。”黑衣漢子冷漠下令,其他人迅速行動。十六樓。電梯間裡,兩人背靠牆壁,麵對兩部電梯,邊抽菸邊說笑。兩部電梯同時停在十六樓。說笑的兩人下意識瞅電梯。這一層共四套公寓,早被首都警視廳秘密購入,用作安全屋,抽菸說笑這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