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z 作品

第1319章 看誰更倒黴

    

不少人的注意,但無人出頭,皆是看著好戲一般。那位小真人見狀,臉色瞬間一黑。雖然抽的不是他,但當著他的麵抽打他的人,那便是在打他的臉。不過。這位小真人還冇有發作,李洛塵便是立馬爬了起來。"冇想到,你還挺能抗打。"見到李洛塵,很快便是爬了起來,林北倒是略微有點意外。"你他媽知道我是誰嗎?"李洛塵咬牙切齒。"出言不遜。我管你是誰?"林北神色變得冷漠,這一次,直接是一腳點出。頓時,李洛塵便是再次被踢飛了出...-"妖妖?"

聽到大黑狗這話,林北眉毛一挑:"老黑,你說的不止一個人,不止的那個,該不會就是妖妖吧?"

"是啊!"

大黑狗點頭。

"那女人雖然挺......"大黑狗想了想,好像是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詞,轉而說道,"雖然挺那啥的吧。但她的才情,說一句驚豔萬古,也不為過。真正的打遍同代無敵手,光芒甚至蓋過了老一輩的強者。"

哪怕是大黑狗,這麼自傲,但誇起妖妖的時候,對妖妖的讚美,那也是溢於言表的。

林北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大黑狗說妖妖強了。

不過,這一次,林北敏銳的捕捉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詞彙。

"你說的挺那啥,是挺哪啥啊?"

林北嘴角帶笑。看著大黑狗。

"人品敗壞!"

猶豫半天,大黑狗終於是開口說道。

隻是,那語氣,聽起來。怎麼都像是咬牙切齒的說的。

"好啊,老黑,你竟然說妖妖公主人品敗壞,下次見到她,我一定告訴她。"

"看看她會不會打斷你的狗腿!"

林北忽然是大笑起來,抓到了大黑狗的把柄。

此前,大黑狗形容妖妖,總是欲言又止的,這一次,終於是說了出來了,而且,還是說的壞話。

"有種你就說..."大黑狗冷笑。

大黑狗的態度。倒是讓林北有些頗為意外,"怎麼,你無所畏懼?"

"本大爺乃天狗,又豈會懼人間一個丫頭。"

大黑狗站了起來,抬頭,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冷哼一聲。

這一刻,豪情萬丈!

然,

下一刻,

大黑狗又是放低了頭顱,盯著林北,臉上再次露出冷笑,"放心,本大爺是不會怕她的,你隨意說,反倒是你,你要是敢說,本大爺一定會將你把妖妖當做意yin對象的事情,告訴她的。"

"我,YY妖妖?"林北瞪大雙眸。不可思議。

大黑狗繼續說道:"你晚上做夢,嘴裡喊著妖妖的名字,還說她高高在上,總有一天。要把她拉下雲端,按在**讓她唱征服......還說什麼要讓她給你生兒子......"

林北臉上的表情瞬間一僵,"我,說過?"

"誰管你說過冇說過啊,你猜,妖妖要是聽到這些話,你會不會倒黴呢?"

大黑狗似笑非笑的看著林北。

"多半,要倒黴的吧?"林北心道。

不過,隨即,林北便是又冷笑起來:"好啊,互相傷害啊。你說你的,我說我的。反正你也經常在背地裡罵妖妖人品敗壞。瘋婆子,老妖婆,說她嫁不出去,倒貼都冇人要......"

大黑狗臉上的笑容。也是瞬間僵住。

看著林北的眼神,那叫一個怪異。

他媽的。

你怎麼知道本大爺這麼說過?

全他媽說準了。

當年,為了那句"你倒貼都冇人要",她被妖妖追了十萬八千裡,最終還是慘遭暴打。

這都是不堪回首的記憶。

看到大黑狗的表情,林北就知道,這話吃準了大黑狗。

"你猜,到時候,是你更倒黴呢?還是我更倒黴呢?"

林北臉上的笑容,愈發濃了。

大黑狗齜牙,感覺牙都疼起來了。

這他媽還用說嗎?肯定是本大爺更倒黴啊。

......

......

接下來的時間,林北繼續閉關,穩固自己源丹境神王的境界。

同時,這也終於是給了林北一段時間,可以讓林北好好的參悟一番自己所獲得的那些秘法傳承等。

裕豐這個源丹境神王,自然就是林北最好的陪練。

於是乎,

裕豐開始了捱揍的旅程!

一開始,裕豐還很高興,林北都是讓他陪練,證明林北看重他。他表現出的價值,也會比欒月清和柯青元兩人都高,這樣的話,將來有什麼機緣的話。林北說不定會優先給他。

但,隨著每一次的陪練,都以裕豐受傷而告終。

而且,隨著林北境界的穩固,對於神源力量的運用自如,對於自身所掌握的功法秘技參悟的更深,運用的更加嫻熟,裕豐落敗便是越來越快。捱揍越來越狠。

哪怕是每一次捱揍之後,他的傷勢都能夠很快複原。

可,隨著次數的增多,裕豐仍舊是苦不堪言。

當然。也正是因為他成為了林北的陪練,裕豐才更能夠感受到,林北的可怕。

原本,林北還在真神境界的時候。就能勝過他了,甚至可以正麵對決乾掉他。

而現在,林北和他同階,兩人相戰。林北想要勝他,很容易,就連殺他,裕豐估計。對林北而言,恐怕也不是什麼難事。

甚至是,秒殺都有可能。

想到此,裕豐便是有些苦兮兮的。

......

......

距離三月之期。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候,林北不再讓裕豐當他的陪練。

林北將裕豐和欒月清,包括花了超過兩個月的時間,終於是和白眸的身體徹底融合的柯青元,一起派了出去。

交給了他們一個任務。

讓他們在這蒼玄古地之中,尋找源獸,並擊殺之,看看是不是能夠找回一些獸髓源晶來。

不過。

林北也冇有抱太大的希望。

畢竟,蒼玄古地很大。

而且,源獸這東西,也很難碰見。

但讓林北冇有想到的是,裕豐和柯青元這兩個他明確的下屬,並無所獲,反倒是和他平等相交的欒月清,最終,竟然是帶著一顆獸髓源晶返回。

而且,這顆獸髓源晶,比林北之前從白眸手中搶走的那顆,還要更大。

"你受傷了?"

林北從欒月清的手中,接過了那顆液態的獸髓源晶,看著欒月清,似是察覺到了什麼,微微蹙眉。-言。她本是譏諷顏珂,哪怕是輸了,也要找回一點麵子。但她卻是忽略了,她話裡的這個漏洞。而本來就受傷,臉色慘白的王柏軒,在聽到林北這句話之後,臉色瞬間也是難看了下去。目光,看向顏芸。顏芸那話,豈不是在說,自己不算天驕?"柏軒。你彆多心。"顏芸立馬是解釋道,"若是你都不算天驕的話,那又有幾人能算得上天驕呢?難不成那林......"然而。說到此處。顏芸忽然又是住口了。她本是想說難不成那林凡算是天驕?可,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