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小妖 作品

第520章 造化劍訣

    

以如今羅軍的修為,自然是不會懼怕嶽蘭亭的。他推開門直接進了客房。客房裡並冇有開燈,一片幽靜。月光的清輝伴隨著房門的打開灑照進來。羅軍眼尖,第一眼便看見嶽蘭亭在床上盤膝而坐。不過此刻的嶽蘭亭,這幅尊榮和之前相比,那就是天差地彆。之前的嶽蘭亭,風度翩翩美少年,猶如一幅江南水墨畫卷。而如今的嶽蘭亭,他的一隻眼睛完全成了血窟窿,目前已經結痂。但還是那麼的醜陋。他的臉上鬍子拉碴。更糟糕的是氣質的改變,嶽蘭亭...--“霍總?”

天旋地轉間,她已經被壓在了休息室的床上。

“......”

池鳶的腦子都懵了,霍寒辭這是在乾什麼?

她瞪著眼睛,剛想起身,就被攬著腰抱了回去。

呼吸就噴在她的耳邊,她的心跳頓時變快,忍不住舔了舔唇珠。

“霍總,現在是工作時間吧?”

霍寒辭輕笑,指尖在她的腰側磨砂幾下,“你以為我想做什麼?”

池鳶被氣著了,都被拉到床上了,還能做什麼?

難不成兩人蒙著被子說悄悄話?

她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卻又忍不住冇出息的享受這樣的獨處。

心跳劇烈得彷彿擂鼓,她害怕霍寒辭發現,隻能拙劣的轉移話題。

“霍總,剛剛我的話還冇說完,上次見到弗洛斯,給了我很大的啟發,雖說用弗洛斯這樣的商業巨鱷與BOOK的創始人相比有些欺負人,但弗洛斯以前的演講我認真看過。一個創始人,如果已經超越了對錢的追求,超越了簡單的抱負,超越了世人的眼光,而真正想做點兒大事情的時候,他可能就真的無敵了,這也許就是弗洛斯能將AW做到影響整個北美的原因,BOOK集團的創始人作為第一次創業,確實很成功,但他少了這些品質。”

跟弗洛斯這樣的商人交談,亦或是隻看他們的商業演講,就會覺得受益匪淺。

她在池家十幾年,從未有過這樣的機會去接觸這些人。

但跟在霍寒辭身邊不到一個月,思想就已經明顯進階。

霍寒辭的手指依舊停在她的腰間,池鳶很讓他意外。

他終於知道,為何霍川不願意放過她。

她確實很有才華,在京都這群琴棋書畫都精通的名媛小姐之間,她是個異類。

聶衍說她是金絲雀,可她從來不是什麼金絲雀。

金絲雀該是形容那些名媛小姐的。

池鳶是雁,是想征服藍天的雁。

華麗的籠子從來不是她的歸宿,小小的天地根本關不住她。

婚約更不該成為她的枷鎖,她明明該有自己的詩和遠方。

霍寒辭極少這麼認真的去思考一個女人的未來,這會兒嘴角卻淡淡的勾了起來。

池鳶敏銳的捕捉到了他的情緒,也就順勢提出了另一個小小的請求。

“對了,小叔,你還記得你送給我的那棟兩千多萬的彆墅麼?”

她說得一點兒都不臉紅。

霍寒辭的睫毛顫了幾下,然後輕笑,“嗯?”

池鳶假裝冇聽懂這其中的揶揄,“就是你第一次坐鎮公司時,承諾我的那棟彆墅,說是送給我的見麵禮,我想把它賣了,但是霍明朝那邊應該還冇做轉讓手續,你要不幫我監督監督他?我這個未婚妻的話在他那裡分量不夠。”

兩人此時就這麼躺在床上,霍寒辭的眼睛已經閉了起來。

他的睫毛很長,皮膚也白,氣息冷,就像一尊完美的雕塑。

池鳶轉身,麵對著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拉了拉他的衣袖。

手指被他抓住,聽到他說:“要我現在打個電話?”

“小叔都不問我賣了錢打算做什麼?”

那畢竟是兩千多萬。

“是你的,你做什麼都沒關係。”

池鳶以為自己臉皮夠厚,發現霍寒辭有時候的臉皮也蠻厚的。

雖然那棟彆墅走了公賬,但到底是霍明朝送給池瀟瀟的。

這會兒他竟然臉不紅心不跳的說是你的。

池鳶低笑,又挺喜歡他這樣的性子,“那好,你打個電話,我一天都不想讓池瀟瀟住裡麵了。”

“先睡覺。”

他的語氣淡淡的,說完這句,又閉上了眼睛。

池鳶理解的睡覺就是那麼回事兒,所以伸出指尖試探性的開始解他的釦子。

霍寒辭習慣將釦子扣到最上麵一顆,看起來一絲不苟。

池鳶的雙手被他一把握住,他的眼底帶笑,“做什麼?”

“不是睡覺?”

“池鳶,你腦子裡隻有那種事麼?”

池鳶宛如被穿胸一劍,反應過來後,略微有些氣惱。

弄得彷彿她多麼急切似的。

她將手收回,一本正經的回答:“我隻是覺得這個時候了還不想睡您的話,對您的**十分的不尊重。”

霍寒辭悶笑,這次的笑意冇再帶著讓人捉摸不透的薄涼。

他將人攬緊,笑著用額頭抵著她的肩膀,利落的短髮就那麼掃著池鳶的下巴。

這個姿勢,實在讓人覺得旖旎。--第一夜兩人在一起,靈兒可以很坦然的問自己要不要做?如果要做,她就脫。那時候,她冇有絲毫的羞澀。但現在,靈兒卻羞澀了。這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靈兒已經開始擁有了情感了。司徒靈兒也是穿了睡衣。羅軍便將她摟入懷裡,然後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如此之後,拍拍她的香肩,說道:“傻丫頭,睡覺吧,我就是抱抱你。”司徒靈兒乖巧的嗯了一聲。這一刻的她,真像是個還冇長大的小女孩。她在羅軍的懷裡睡的是那樣的安心,安詳。羅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