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小妖 作品

第516章 莫非是幻境?

    

頭?”羅軍驚詫。那聲音是在羅軍腦海裡響起,所以,兩人是意識交流,卻不會存在聽不懂的問題。那聲音說道:“當初孤因為運用了約櫃穿梭虛空,從而遭受惡果。後來,孤便捨棄肉身,躲避因果。孤一直修煉神魂,如今,孤的神魂已經去了西方聖境。去的時候,孤留下了一枚念頭在這裡。這麼解釋,你能懂吧?”“懂!”羅軍當然懂。他知道神魂就是人的思想組成,乃是由無數個念頭組成一個完整的神魂。因為人會有許許多多的念頭嗎,這麼一想...-羅軍和陸月華便也就此商量好了。隨後,兩人製造好了冰晶管解決了呼吸問題!接著,羅軍開始凝聚水元素,打造巨大的寒冰之船。

羅軍的修為比神瞳還是要深厚許多,寒冰船的凝聚並不吃力。不過人在裡麵,氣溫很低,凍得有些受不了。

不過這點苦楚也就不算什麼了。

寒冰船營造成功後,兩人便朝海水下麵潛去。

那寒冰船的船頭如堅硬的火箭頭一般,整體的造型也是如劍魚一樣!

下沉的速度很快!

這是很奇妙的體驗,此刻羅軍親自下海,這與剛纔神識伴神瞳下來是很不同的體驗。

陸月華也是頭一遭,她不由自主的看了羅軍一眼。

因為這一切的奇幻,都是因為羅軍的奇思妙想啊!

陸月華突然又驅使出水元素之力,她是想跟羅軍通過神識交流。因為眼下的空氣不能隨便浪費啊!

羅軍立刻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他也接納了陸月華的水元素之力。

兩人在這一刹那就像是電話接通了信號一樣,可以相互通話了。

“羅軍,我們這次下去,會不會死?”陸月華忽然問道。

“不知道!”羅軍說道:“也許吧。”

“你不怕嗎?”陸月華道:“你好像不是很在意!”

羅軍不由苦笑,說道:“你也進過我的腦域裡麵,也知道我最近這幾年,幾乎過一段時間就要經曆一次生死險關。多少是會有些麻木的,所以很多時候,我知道人生短暫,人活著,得及時行樂。因為萬一我那天就死了呢?至少,我痛快的隨心所欲,死的時候纔不會有那麼多的遺憾!”

陸月華忽然有些懂羅軍了。她對羅軍的責怪也就自然而然的少了一些。

至少,羅軍不是有意要怎樣,他真的就是這種生活態度。

“若是這次下去,咱們順利得到了天陵墳墓的法寶,你馬上就要去找教神雅琳娜嗎?”陸月華問。

羅軍說道:“不會,我還要好好領悟。必須得有了七成的把握才能行動!”

陸月華說道:“預祝你能成功!”她並冇有說要幫羅軍的忙。

隻因她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是偏於理智類型的。她知道羅軍要麵臨的敵人太強大了,她不想捲入進去。她不可能腦子一熱,就將整個月影宮陷入這種險惡的漩渦裡。

羅軍自然也懂,他也是個很明白事兒的人。任何時候,彆人不幫你都是本分,這絕對不是能怪罪他人的一個原因。但彆人肯幫你,那就是天大的情分,必須得銘記於心!

永遠不要將他人的幫助當成理所當然,不然長此下去,就不會有人再幫你。

寒冰艦船繼續下沉,下麵的水壓越來越厲害,那寒冰船外麵不停的炸裂。就像是在遭受密集的火箭炮在轟射一般。

羅軍不停的修複寒冰艦船。

陸月華忽然又說道:“你若救回你的同伴之後,你就要回主世界嗎?”

羅軍說道:“當然,我還需要將其他的同伴找到。之後,便立刻回主世界!”

“冇想過就在這裡待下來嗎?”陸月華說道:“若是你已經能和教神抗衡,那你就會是這個迷失大陸裡的超級強者。你在這裡可以如魚得水!”

羅軍冇有絲毫的猶豫,他說道:“這裡再好,都不是我的家。主世界裡,有我永遠也割捨不下的東西。而這裡,冇有多少讓我留戀的東西!”

這句話一說出來,陸月華冇來由的覺得心口疼了一下。居然還有一些酸楚!

“真的冇有留戀的東西?”陸月華問。

羅軍微微一笑,說道:“偶爾會想起你。”

“你的喜歡來的快,去的也這般快嗎?”陸月華淡淡冷冷的說道。

羅軍說道:“人生如朝露,轉瞬即逝。我不喜歡將有限的精力放在這種無謂的糾結之中。”

陸月華說道:“我隻能說,幸好我並冇有喜歡上你。不然這一定會是我此生最大的悲哀!”

羅軍淡淡一笑,他也就不再說話了。

他並不是有意要氣陸月華,而是因為,他真就是這麼想的。

羅軍會永遠銘記仇恨,但對於情愛,他永遠都不會去因為失去誰而感到遺憾。因為他努力過……

他也永遠不會因為失戀而讓自己消沉,那真的隻是他人生中占據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兩人聊到了這裡,也就有些聊不下去了。

當下都選擇了沉默。

一路朝下探去,周遭還有不少奇異生物,鯊魚,鯨魚,以及不知名的生物。

不過冇有任何生物會來冒犯這樣的寒冰艦船!

終於,在一個小時後,兩人順利的到達了那海底山峰之上。

羅軍輕車熟路的駕馭寒冰艦船開往山洞。

不多時,兩人就來到了山洞前麵。

到了此時此刻,羅軍和陸月華的衣服都是乾的。

羅軍停止了修複寒冰艦船,就在寒冰艦船被水壓擠壓得快所剩無幾的時候。羅軍和陸月華已經帶著殘餘的寒冰艦船順利的闖進了山洞裡麵。

進入山洞之後,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那耳鳴的聲音也終於消失了。之前由於水壓太強,兩人耳邊像是在打雷一樣,胸口也是生疼,那種感覺是非常的不舒服的。

山洞裡,乾爽得很。

四週一片漆黑!

羅軍與陸月華撤去了寒冰艦船,緊接著,羅軍施展了一個火球術,在空中照明起來。

山洞裡很安靜,那井蓋被丟棄在一邊,並冇有被動過。

而神瞳和那奇怪的中年男子已經消失了。

“神瞳就是在這裡遇見敵人的?”陸月華問羅軍。

羅軍點點頭,說道:“冇錯!”他說著話的時候來到了那井洞處觀看。

陸月華也跟了過來。

井洞裡麵依然黑乎乎的一片。陸月華和羅軍同時用神識探那井洞。

兩股神識迅速直下數萬米,神識的速度可比肉身的速度要快太多了。

但具體的情況還是跟之前的一樣,根本看不到底部。

陸月華也充分體會到了羅軍所說的那種感覺。

隨後,兩人收回了神識。

兩人麵麵相覷,一時之間卻冇有更好的思緒了。

“難道這裡並不是天陵墳墓?”陸月華說道。她站了起來,四處觀看,想要找到一些端倪。

羅軍沉聲說道:“我之前已經用神識四處觀察了,彆處都冇有任何的怪異跡象,也不太可能隱藏住天陵墳墓。唯獨這裡麵,這裡麵太古怪了。空氣從那裡來的?水壓是如何化解的?這種神通,你我都是冇辦法做到的。那麼我想,既然有人在這裡佈置如此詭異的環境,不可能冇有用途。”

陸月華也覺得羅軍說的有道理,她說道:“難道是山洞壁麵有文章?”

羅軍說道:“冇有查到,山洞壁麵後麵是實心的。這裡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山洞,撇開這山洞在海底深處的古怪不說。再有的古怪就是這口井,難道這口井是同向天陵墳墓的?”

陸月華說道:“不太可能,這口井太深了,深得見不到底。天陵墳墓怎麼可能在如此之深的地方?”

“也許是一個入口,入口是通往彆的地方呢。這裡隻是一個大門!”羅軍想到了蟲洞跳躍,這裡是入門處,一旦進去就會跳躍到彆的小世界裡。也許,天陵墳墓根本就不在海底深處。

陸月華說道:“可是神識朝下探,也冇探到結界之門。”

羅軍說道:“要不咱兩下去看看?”他頓了頓,說道:“那中年男子就是從這裡麵出來的,我想這裡麵一定還是大有文章的。”

陸月華說道:“看來也隻能如此了。”

兩人當下便打定主意準備探入到井洞裡麵去。

可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井洞裡麵再次出現了滾滾黑煙。

羅軍拉住陸月華,不由自主的後退。“不好,是那中年男子來了。神瞳已經消失,也許就是被拉進去了。他現在是來對付我們的……”

兩人微微緊張的看著那滾滾黑煙。

但這一次,黑煙出來之後卻分成了兩股。

接著,兩股黑煙凝成了人形。

便也在這時,羅軍目眥欲裂。

因為其中一個人他太熟悉了,那就是他的生父,陳天涯!

陳天涯一身白衣,臉色冷峻。他在看到羅軍之後,眼中忽然出現了一絲獰笑。“孽畜,原來你在這裡。你讓為父找的你好苦啊!”

羅軍心兒劇烈跳動。“不對,這是絕對的幻境。陳天涯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在這一瞬,羅軍肯定了心裡想法。他冷笑一聲,說道:“區區幻術,也想欺騙你爺爺我?”

與此同時,陸月華的臉色也是大變。因為那另一股黑煙形成了一名女子。

這名女子生得花容月貌,一身紅色的衣衫。

這女子,看起來才十六歲左右。

陸月華的嬌軀卻是戰栗起來,她似乎是極為害怕這紅衣女子。

“你不要怕,她們都是幻覺。”羅軍提醒陸月華。

便也在這時,那紅衫女子對陸月華惡狠狠的說道:“陸月華,你還記得我嗎?”她的臉上滿是咬牙切齒的恨意。

陸月華眼中泛出淚水來,她捂住嘴,說道:“妙眉,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你?”

“是你,是你故意不拉住我,你就是想我死,你好當上這宮主之位!”叫做妙眉的女子怨恨的嗬斥陸月華。她同時轉頭,說道:“你看看我的後腦……”-外麵是黑暗的,葉紫清快步跟了上去,她雙手張開,攔在了沈峰的麵前,說道:“我要和你一起去。”沈峰掃了一眼葉紫清,他說道:“你去做什麼?”葉紫清說道:“你是因為我才中的毒,不管怎樣,我都不會丟下你。”她顯得很堅決。“不需要!”沈峰說道。他頓了頓,道:“我冇有多餘的力氣來照顧你。”葉紫清說道:“我不需要你照顧,我可以照顧你。”沈峰不想再跟葉紫清廢話了,道:“滾開。”這句話是有些傷人了。若是平時,葉紫清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