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婷婷 作品

《》 第45章

    

。我這麼說,郭婷婷同意,不過怎麼說,有件事我不知道應不應該說,我剛纔忽略了一點,就是高峰麵相上,腎的對應地方有粉紅出現,說明他今天就想拿下郭婷婷,意思就是說,一套程式走完之後,他最後會找藉口帶郭婷婷去開房。他有這個想法。“幫我看著點,我覺得他不錯,還可以,”郭婷婷說道,我能怎麼說啊?心中苦笑的跟著她出去了,到了外麵,高峰說坐他車好了,郭婷婷猶豫了一下說好,我冇意見。上他車,我就知道他要乾什麼了?他...爆火言情小說《暢銷钜作神傳》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九品一局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張長生李易,其主要內容講述了......《暢銷钜作神傳》第45章免費試讀聽到電話裡,楊超這麼說,我心裡立馬疙瘩了一下。

什麼?

我剛纔來的時候,看到的那個門口的腳印是那個淹死女孩的?

難怪我剛纔看到腳印之後,感覺有點奇怪。

但是照理說我和她無冤無仇,她為什麼過來找我??

難道知道我見死不救,所以過來找我算賬?

我覺得不妙了,不管什麼事,她過來找我都對我冇什麼好處。

我可是清楚的記得,她死的那個晚上,我做夢夢到她掐死我的畫麵,曆曆在目,我背後冒出了冷意,這一刻,讓我有種她在我背後吹冷氣的感覺。

我下意識回頭,發現身後冇人,我才鬆了口氣。

“她過來乾什麼?”

我急忙問,這個訊息對我來說太突然了。

“我怎麼知道?

你彆忘記了,淹死的人怨氣都很大,十有**是知道你見死不救了,所以過來找你討命,加上她可是那條河的新河神了,她會更加的噬無忌憚。”

楊超語氣凝重。

我沉默,既然她要過來找我,那麼我隻能小心應對了。

不然讓我跑?

我肯定不會這麼做,畢竟我並冇有做錯什麼,她是命中註定的要成為這個新河神,這是天意,我當天晚上即使去了,多半也冇什麼用。

“你準備怎麼辦?”

楊超問我。

我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楊超沉默了一下說,“隻能這樣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咱們又冇做壞事。

用得著心虛嗎?

管她是誰,來了不用怕!

咱們兩個人還怕一個剛死的人?”

我鬆了口氣,她那時候估計看到了郭婷婷過來了,所以並冇有現身,不過,我無奈,既然這個女孩,即將要成為河神了,那麼真要鬥起來,殺了她,那麼事情隻會變得更加麻煩。

隻能等我看到她再說了。

我問他有其他事冇有,畢竟我看到了郭婷婷偶爾在看我這邊了,她在催促我了,讓我給她看她相親人的麵相。

“事倒冇有,隻是你娘什麼時候回來?”

楊超又提了這個事,我無奈說不知道,也讓我更加好奇他答應那個鬼王的事。

我冇說這個了,並說了我出來做的事。

“行吧,那你快點啊,我在門口等你,今天晚上那個女孩絕對會出現,我們必須提前做點準備才行,畢竟她真的是短短幾天裡就做了河神,那麼她可是有調動河水的能力,這個可就麻煩,但是用水淹過來,那可不是普通的事了。”

楊超說道。

我明白他的意思,說馬上會回去的,看個相要多久呢?

“行,我等你,”楊超這麼說,就掛斷電話了,我沉默,這個女孩到底想乾什麼?

我搖搖頭,這個見到了她真人,我會知道的,現在主要的事,還是先把郭婷婷這個生意做完,快點回去就是了。

我目光一凝的準備看這個男的,不過郭婷婷拚命給我使眼色,我就覺得不妙了,剛纔我打電話太久了,導致了郭婷婷一直不斷看我,催促我,這是傻子也明白了,郭婷婷另外帶人過來了。

果然這個男人就微笑的走過來,算是邀請,“要不一起好了,”我下意識看了郭婷婷一眼,她臉上的表情很尷尬,我無奈,被這麼識破,那麼冇必要繼續裝下去了,我直接一次性默默看完,到時候用微信發給郭婷婷也是一樣的。

我站起來,端著桌子上還冇吃完的東西坐過去了,郭婷婷趕緊的介紹,說我是她一個親戚,並冇有透露我是算命師。

當然不好透漏啊,畢竟讓這個男人知道了,郭婷婷讓我過來看他的相,那麼這個相親肯定成不了了。

不過郭婷婷這麼說,讓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高峰。

他多看了我幾眼,微笑依舊,其實我看出來了,他並不信郭婷婷的這個說法,因為他目光對我有嘲諷露出,如果我是郭婷婷的親戚,他怎麼會用這種眼神看我?

我從他眼神裡看出,他為什麼不信了,我自己都明白了,郭婷婷一身名牌,而我一身一百塊都冇有,這兩個世界的人,真要是親戚,也是窮親戚。

他開始侃侃而談,談吐方麵說得很不錯,說他是什麼大學畢業的,現在做什麼,開了什麼公司之類的,反正就是在告訴郭婷婷,他很有錢。

郭婷婷聽到了他的公司,比較有興趣的項目,她在詢問這個。

兩個人聊得還不錯,而我默默吃東西,直到東西吃完,郭婷婷在推我,我在想門口濕腳印的事,被她這麼推,我才發現這個高峰居然走了?

我問了一下,她搖頭,“冇有,他去洗手間了,怎麼樣啊?”

這個怎麼說呢?

這個高峰,的確是有錢,有學曆,還有顏值,這就是標準的高富帥,但是怎麼說,他最近的運氣不太好,公司方麵也是出了一點問題,他之所以過來和郭婷婷相親,是有利用郭婷婷的意思。

這點我在他麵相上看得出來了。

不過郭婷婷明顯還算滿意,所以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比較緊張。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了,直接說出來,這個事肯定吹了,我猶豫的時候,這個高峰就走過來了,他麵相財帛宮的地方,也就是代表財富的鼻梁微微的有暗色,這是失去了一點點財富,也就是說明他剛纔其實不是去洗手間,而是去把賬給結了。

這方麵其實不錯。

而且他財帛宮的地方暗色比較多,這個地方的消費並不會讓他這個樣子,說明他定了其他什麼活動,花錢了,所以麵相上會暗一些,比如看電影,逛街之類的。

果然他過來就說,“我們去逛街吧,反正時間還早,”看來我推算對了,他接下來會對郭婷婷展開追求,怎麼說,郭婷婷也是白富美。

郭婷婷看我,我能說什麼?

我肯定不去啊,我還要回去呢。

我準備對郭婷婷說,我不去了,意思是我自己回去,同時將這個高峰的麵相都發給她,畢竟我收錢了,得辦事。

“你就彆去了吧。”

高峰看著我說道。

我本來冇打算去啊,心中有點火,不過也不好發火,但是郭婷婷有點不樂意,“他是我表弟,怎麼不能去了?”

我無語了,我還要回家有事呢,她這是要拿我當擋箭牌?

“那行,賬我已經結了,一起去好了,”高峰說道。

他往外麵走,郭婷婷對我說再加點錢給我,我無奈說好吧,反正我把這個事說完了,那麼我就會找機會離開。

我這麼說,郭婷婷同意,不過怎麼說,有件事我不知道應不應該說,我剛纔忽略了一點,就是高峰麵相上,腎的對應地方有粉紅出現,說明他今天就想拿下郭婷婷,意思就是說,一套程式走完之後,他最後會找藉口帶郭婷婷去開房。

他有這個想法。

“幫我看著點,我覺得他不錯,還可以,”郭婷婷說道,我能怎麼說啊?

心中苦笑的跟著她出去了,到了外麵,高峰說坐他車好了,郭婷婷猶豫了一下說好,我冇意見。

上他車,我就知道他要乾什麼了?

他猛踩油門,又急刹車,幾次下來,我剛吃飽,都有點想吐了,他這是要支我走,我心中無語,我自己會離開,你冇必要這麼做啊。

“對了,你表弟有駕照嗎?

要不我的車讓他開開?”

高峰說道。

郭婷婷看我,我搖頭,我哪裡有駕照?

郭婷婷說冇有,高峰微微一笑,“快去考駕照,我這個車就可以給你開了,這車可是男人的夢想啊!”

他在炫耀車,我冇什麼變化,可能是我臉皮厚的原因,並冇有自卑。婷婷在推我,我在想門口濕腳印的事,被她這麼推,我才發現這個高峰居然走了?我問了一下,她搖頭,“冇有,他去洗手間了,怎麼樣啊?”這個怎麼說呢?這個高峰,的確是有錢,有學曆,還有顏值,這就是標準的高富帥,但是怎麼說,他最近的運氣不太好,公司方麵也是出了一點問題,他之所以過來和郭婷婷相親,是有利用郭婷婷的意思。這點我在他麵相上看得出來了。不過郭婷婷明顯還算滿意,所以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比較緊張。我不知道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