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汐 作品

《長清安寧》 第3章

    

如此美好,不由得有些羨慕,對姐姐說她回家時順便把我也帶去看看。聽到此話,姐姐看著遠方,神情滿是落寞,隨後笑著回覆我:“好,姐姐回去的時候,帶你一起去看看。”春去秋來,歲時更替,眨眼間五年過去了。我成了太子伴讀,每日都要去東宮陪伴太子學習,一有閒暇時光就往姐姐的學堂跑,成為了女子學堂唯一的“男性”。學堂裡的學生多了起來,她們的思想也發生了潛移默化地改變。不再執著於嫁給一個男人,而是成為更好地自己。看...主角叫那家,滿是,桂香齋的小說叫做《長清安寧》,它的作者是南清淮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長清安寧》第3章免費試讀我嘴裡囔囔著男女有彆,姐姐聽完,粲然一笑,猶如天上的白日光彩奪目。

“你這小屁孩咋這麼迂腐,你這個年紀在我們那裡還隻是個在媽媽懷裡哭鼻子的小娃娃呢?”

我不知道姐姐說的麻麻是何物,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被帶去了她家裡。

姐姐叫季明汐,桂香齋家的老闆娘,我最愛的雪花酥就是姐姐自己琢磨出來的,她還設計了很多款式的點心,讓我如果想吃了就給她說一聲,她會托小廝悄悄地給我送到我手上。

我很是開心,不由得笑了起來。

叫姐姐也多了幾分真切。

姐姐家裡擺滿了書冊,四書五經,六朝文挈,史記,漢書……她看的書很雜,但是冇有一本是關於女子禮節之類的書。

她與其他女子不同,與我也不同。

她不在乎禮節,也從不覺的自己卑賤,即使出生於士學農工商中的最末尾,也不覺得低人一等。

在路上遇到達官貴人行禮時,姐姐即使低下了頭,我也能感受到她骨子裡傳來的不卑不亢。

她總是說一些大逆不道的話:說要改變這個封建時代,去除那些糟粕的習俗,讓女子也可以上學堂,入朝為官。

讓全天下的人明白巾幗不讓鬚眉,裙釵亦可在朝廷上指點江山,揮斥方遒!

最初聽到此話的我很是震驚,我震驚於姐姐竟有如此大的格局,想以自己的力量去衝破這個幾百年來的枷鎖。

從小到大我看過許多這個時代對女子的不公。

世道給了女子太多規則,漸漸地把束縛刻進她們的骨子裡。

讓她們以男為尊,謹記三從四德,相夫教子。

讓她們明白自己隻有一條路可走——嫁給一個男子,卑躬屈膝地過完這一生。

相處的越長,我漸漸發現姐姐不是說著玩的,她真的在一點一點地改變這個時代。

自己寫書,開設女子學堂,教化更多的女性衝破父權的牢籠,去創建一個更加自由平等的社會。

我很是好奇真的能有這樣的社會嗎?

姐姐說在她之前那個國家,那個社會就是這樣子。

那裡的女子可以上學,也可以當官參軍,關於婚姻也不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完全由自己做主,也冇有纏腳這些破習俗。

我知道姐姐不屬於這個地方,卻也冇想到姐姐的國家竟然是如此美好,不由得有些羨慕,對姐姐說她回家時順便把我也帶去看看。

聽到此話,姐姐看著遠方,神情滿是落寞,隨後笑著回覆我:“好,姐姐回去的時候,帶你一起去看看。”

春去秋來,歲時更替,眨眼間五年過去了。

我成了太子伴讀,每日都要去東宮陪伴太子學習,一有閒暇時光就往姐姐的學堂跑,成為了女子學堂唯一的“男性”。

學堂裡的學生多了起來,她們的思想也發生了潛移默化地改變。

不再執著於嫁給一個男人,而是成為更好地自己。

看著她們的改變,我和姐姐很是欣慰。

姐姐開著玩笑問我:“你生為男子就不擔心她們才學壓你,不服從於你嗎?”

我吃著姐姐給我做的點心:“我倒是希望才學壓我的女子越來越多,那樣子可能真的會創造出那個平等自由的時代。

況且我的秘密姐姐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說完此話,我們相視一笑。姐姐回去的時候,帶你一起去看看。”春去秋來,歲時更替,眨眼間五年過去了。我成了太子伴讀,每日都要去東宮陪伴太子學習,一有閒暇時光就往姐姐的學堂跑,成為了女子學堂唯一的“男性”。學堂裡的學生多了起來,她們的思想也發生了潛移默化地改變。不再執著於嫁給一個男人,而是成為更好地自己。看著她們的改變,我和姐姐很是欣慰。姐姐開著玩笑問我:“你生為男子就不擔心她們才學壓你,不服從於你嗎?”我吃著姐姐給我做的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