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肆江蕎 作品

番外 薑知許×姚景和(二)

    

西。”雖然這麼說,但是他心裡還是暖暖的。“我們還有錢吃飯,老方。”“聖誕節快樂!”方子新看著底下一張張笑臉。開口道:“聖誕節快樂,各位同學。”……江蕎將東西拿出來,準備去送。許肆開口道:“我幫你去送吧。”“可以嗎?”“嗯。”許肆接過她手裡的東西,然後開口道:“哪個班?”江蕎從兜裡掏出來一張小紙條,然後遞給他,開口道:“這個,你把東西給他就行。”“好。”許肆拎著東西就走了。十二班的人探頭看到門口的許...-

又是一年夏,雨下的很大,似乎要將夏天的悶熱全部洗刷去。

薑知許穿著酒紅色的襯衫,底下是淺藍色的短褲,露出的腿又細又長,又白的過分,她一頭捲髮被綁在了腦後,她修剪著鮮花,聽著雨聲,抬頭看了一眼外麵。

這麼大的雨,他今天應該不會來了。

她低頭修剪著花,一走神就被玫瑰的花枝刺破了手指,她將手指放進嘴裡,竟覺得有些失落。

她將玫瑰插在花瓶裡,又添了些純白色的桔梗花。

門口多了熟悉的腳步聲,她一回頭看到了門口淋成了落湯雞一樣的姚景和。

她丟下手裡的那朵桔梗花,開口道:“你是瘋了嗎?那麼大的雨你還往雨裡衝。”

姚景和卻說:“飯還是熱的。”

“……”

薑知許拿出來一條乾淨的毛巾,丟給他,開口道:“擦擦吧。”

姚景和擦乾淨了頭髮。

薑知許看著他身上濕了一半的衣服,起身去拿了兩件衣服,她開口道:“後麵有換衣服的地方。”

姚景和看著手裡的男士衣服,有些茫然開口道:“你這裡……怎麼有男生的衣服?”

“你說那個呀?前男友留下的,忘了扔了。”薑知許衝他咧開嘴笑,一雙狐狸眼笑的勾人極了。

姚景和去換衣服,看著衣服上的吊牌,知道她肯定是騙自己的。

他換好了衣服,竟意外的合身。

他看著薑知許在吃飯,他坐在了對麵。

“最近不忙?”薑知許抬眼看他。

“還好。”

“忘了,你是老闆。”薑知許又吃了幾口菜,然後停了筷子。

“今天的飯好吃嗎?”

“好吃。”薑知許擦乾淨嘴,姚景和將旁邊的口紅遞給她,舉著鏡子看她補口紅。

薑知許補完口紅,看向他,開口道:“忘了問你,哪家的飯?還挺好吃。”

“我自己做的。”

薑知許頓了一下,看向他,開口道:“不好吃。”

“明天想吃什麼?”

“都行。”

“糖醋排骨吃嗎?”

“可以。”

“紅燒鯽魚呢?”

“不想吃。”

姚景和又問了幾個,然後開口道:“那明天就做這些。”

薑知許看向他,開口道:“你就不怕忙活了那麼久,最後還是一場空。”

“追你是我自願的是,給你做飯也是我自願的,追不到隻能說明你不喜歡我,或者我還做的不夠好,喜歡這東西你情我願的,強求不來。”

“可我還是不明白,我有什麼值得你喜歡的地方。”

姚景和看向她,開口道:“你站在那裡,什麼也不做,就足以讓我心動。”

或許你一直在追尋陽光和美好。

但是無意間也曾成為照亮彆人的月光。

他是膽小鬼,小心翼翼的藏著自己的愛,一絲一毫破綻都不敢露出。

他知道她的過往,深知她內心對男人的排斥,對戀愛和婚姻的排斥,所以他一直不知道該怎麼靠近她,纔會不讓她厭惡。

看到她受傷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關心她,替她上藥。

看到她因為最在乎的人的離世走不出來,甚至有輕生的意向,他覺得不能再沉寂下去了。

至少也要勇敢一次。

無論是那個頭髮紮的歪歪扭扭跟他說你很可愛的女孩,還是那個衝他比噓的手勢笑的明豔女孩,又或是現在的她。

每一個他都喜歡,隻會更喜歡。

薑知許看著他,開口道:“可是我的性格本就是破碎的,不完整的,我不適合戀愛。”

“如果我們能在一起的話,我隻會覺得幸運,你的全部都是我的。”

姚景和說完,突然從椅子上跌了下去。

他就那樣猝不及防的摔了下去,薑知許都冇反應過來,他就倒在了地上。

薑知許扶起他去後麵的沙發上,觸及他的額頭,一片滾燙。

她覺得他今天一定是瘋了。

……

姚景和睡的有些意識迷離,一睜開眼,看見自己躺在沙發上,他的額頭上還有冰涼的毛巾。

薑知許在旁邊用小鍋煮粥,她回頭看了他一眼,見他醒了,開口道:“我搬不動你,隻能委屈你睡沙發了。”

姚景和聞到了白粥的味道。

他坐起身,感覺還是有些頭暈暈的。

薑知許攪和了幾下鍋裡的粥,然後盛了一碗出來,衝他開口道:“都發燒了你還來,再燒高點非燒成傻子。”

“我不知道,就是有點頭暈。”姚景和說完,捧著那碗粥喝了幾口,突然感覺發燒了也不錯。

薑知許突然走了過來,伸出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開口道:“不算燙了,退燒了。”

姚景和看著她,有些紅了耳尖。

薑知許看著他喝粥,突然開口道:“談過幾個女朋友?”

姚景和愣了一瞬,然後搖頭:“冇談過。”

“喔。”薑知許說完,靠在沙發上玩手機了。

姚景和喝完那碗粥,認真的開口道:“我真的冇談過戀愛。”

薑知許抬眸看他:“我知道你冇談過戀愛,我也冇說你談過。”

姚景和抿了抿唇,有些緊張的扣了扣自己的手指,他開口道:“可以讓我以後照顧你嗎?”

薑知許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她開口飯:“我討厭結婚,一輩子隻談戀愛,有名無實,你也能接受嗎?”

她永遠記得,所有人都說,薑平在結婚前對母親也是很好的,送花,送禮物,買吃的。

結婚後就變了樣,酗酒,毆打,謾罵。

幾乎成了她小時候每天都發生的事。

所以她對結婚和戀愛,從一開始就有些牴觸,她看彆人戀愛可以,自己就不行。

“能跟你談戀愛,是我的榮幸。”

“我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好。”

“可是在我眼裡,你就是最好的。”

“那我們試試吧。”薑知許看向他,開口道。

一瞬間,姚景和興奮的有些手足無措。

薑知許緊接著開口“我不敢保證我會是一個好的女朋友,我會儘量保證我去做一個好的女朋友。”

“你不用改變,你做你自己就好,你不用為任何人改變。”

“你媽媽會喜歡一個高中都冇有唸的姑娘嗎?”

“我媽早就知道你,從之前一直慫恿我趕緊追你呢,她都想親自上陣了。”

“那你爸……”

“我爸跟我媽一個想法。”

薑知許還想開口,看著他遞過來一張卡,她微眯了一下眼睛,開口道:“這是什麼意思?”

“上交工資卡。”

(全文完)

——————————

這本書到這裡就真的完結了。

感謝陪伴我一路走過來的寶子們,愛你們!(⑅•ᴗ•⑅)◜°♡

下本書再見!!!

-的樣子,他感覺到深深的噁心。梁介然夾起一筷子菜,放在許肆碗裡,開口道:“哥哥吃菜。”許肆抬眼看他,冷淡出聲:“不要用自己的筷子給彆人夾菜,很臟。”他說完,就把東西倒在了桌子上。梁介然捏著筷子,開口道:“對不起哥哥,我不是故意的。”許珩宇一摔筷子,看向許肆,開口道:“真是愈發冇規矩,怎麼和弟弟說話的?你那麼大了,不知道讓著弟弟嗎?”許肆抬眼看他,眼睛裡冇什麼情緒,他一字一句開口道:“冇規矩是因為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