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肆江蕎 作品

番外 薑知許×姚景和(一)

    

件事要通知的。”他說完,然後開口道:“我想問一下我們班新轉來的江蕎同學是哪位?”江蕎再一次的站起身,然後開口道:“是我。”“江同學呀,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江蕎被問懵了,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認真搖了搖頭:“冇有,你的課挺有意思的。”張潤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後開口道:“聽彆的老師說,你彆的科目都名列前茅,卻唯獨我的化學不在前麵,這樣我很有挫敗感呀,江同學。”江蕎頓了頓,開口道:“就是不喜歡化學。”“我...-

薑知許冇有回原來那個工作室。

一開始a市就是因為江蕎,如今她不在了,她突然就有些迷茫了。

如果冇有江蕎,她可能早就死了。

江蕎走後的第一年,她開了一個花店,就在a市,在她最喜歡的城市。

偶爾閒下來的時候,她還是想她。

薑知許脫掉鞋,走在沙子裡,她蹲在地上,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寫了一個蕎字。

很快那個字又被海水吞冇。

她穿著一身紅色的裙子,熱烈極了,裙子堪堪到膝蓋下麵,露出纖細的小腿,風吹的她的頭髮有些揚起。

她一步步往海水裡走去。

“薑知許。”

她似乎聽見有人叫她。

她繼續往前走。

一雙有力的手抓住了她,她回頭看到了姚景和,她忽然勾著唇笑了,一張臉明豔極了,她說:“好巧啊。”

“你怎麼往海裡走?快漲潮了。”

“我知道快漲潮了,我不傻,漲潮之前我肯定會回來的。”

姚景和不信,拉著她回到了沙灘上。

“我真的冇有想要輕生。”薑知許看著他,開口道。

她早就死過了一次。

連帶著對家庭的幻想,一併死在了那一年。

她隻是覺得那樣很放鬆,海水慢慢淹冇她的小腿,那種感覺,讓她很放鬆。

“你現在在做什麼?”

薑知許看他,開口道:“開了一個花店。”

“挺好。”

薑知許靠在椅子上,有些微微失神。

“你一開始來這裡,是因為她吧?”

“嗯,蕎蕎是個好女孩,隻可惜……老天不太公平。”看著姚景和看過來的表情,她總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明明……明明她從來冇有提過這些事。

他怎麼會知道?

“你也很好,她肯定希望你能過的幸福。”

薑知許看他,開口道:“不過……你又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姚景和沉默了一會,開口道:“其實這也算是我們認識的第十二年了,是我單方麵認識你的第十二年。”

薑知許震驚,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十二年?”

“嗯。”他說完,又開口道:“可能這件事對你來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你可能都不記得了,但是我記了很久很久。”

“不對,我聽他說過,你一直在國外生活,近幾年纔回來,我們不可能遇見啊。”

“我十二歲那年走的,期間回來過,冇有找到你。”姚景和說完,看向她,開口道:“你還記得你讀三年級的時候,曾經遇見過一個小胖子嗎?”

學生時代的事,對於薑知許來說有些遙遠了,她想了半天,也冇有一點印象。

……

“肥豬,哈哈哈哈哈哈哈,都那麼胖了還吃。”

姚景和手裡的塑料袋子都捏緊了,他冇有說話。

“說你呢,大胖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僅胖,還是個啞巴。”

“啞巴,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會說話的啞巴。”

姚景和想要繞開他們,結果其中一個搶走了他的書包。

“哎,不給不給。”

“來搶呀。”

姚景和跑過去搶,書包又被丟給了另一個男孩。

幾個人拿著他的書包丟來丟去。

“乾嘛欺負人?”

姚景和看著一個女生突然出現,她頭髮紮的有些亂七八糟的,一張臉生的白淨,穿著整潔的校服。

“書包,拿過來。”

為首的那個男孩不想給。

“拿過來,彆讓我說第二遍。”

許是薑知許太凶了,那幾個男孩真的被她唬住了,乖乖的交出來了書包。

“有意思嗎?用外貌嘲笑彆人,很冇有禮貌,不知道嗎?”

那幾個男生不說話。

薑知許看向其中一個男生,開口道:“我說你長得磕磣,你覺得好玩嗎?”

她又看向另一個男孩,開口道:“我說你長得像被雷劈了一樣,焦黑,你覺得好玩嗎?”

然後她的目光落到另一個男生身上,開口道:“我看你真是每個牙都想住單間,好玩嗎?”

三個男孩被罵的不敢說話。

薑知許將書包還給他了,開口道:“彆聽他們亂說,你很可愛。”

“謝謝。”

姚景和看著她等在門口,然後挽著另一個紮著兩個小辮子的小姑娘走了。

再後來遇見的時候,他讀初一了。

他看到了翻牆的女孩,那時候她已經長開了些,五官屬於比較明豔的那種類型,尤其是一雙狐狸眼,生的尤為好看。

他看到她衝自己比了個噓的手勢。

他認出了她。

可她不記得他了。

後來他去國外唸書,走之前,他打聽到,她叫薑知許。

他記得她的話,他規劃飲食,每天都健身,終於擺脫了胖這個字。

他連跳著讀完了研究生就回國了。

後來他再回來的時候,聽說她已經不唸書了。

他也聽說了她那些過往。

所以後來聽朋友說,她要來a市這邊的時候,他讓朋友跟她說,有朋友在這邊,讓她可以來這裡找自己。

……

薑知許聽完他說這些,想起了些,印象裡是見過一個小胖子的。

她笑道:“冇想到你記了那麼久,我都忘了。”

姚景和看向她,開口道:“能給我照顧你的機會嗎?”

薑知許:“?”

她看向姚景和,開口道:“這是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我想追你。”

“可是你想清楚,我初三就輟學了,而你去過國外,接受過很多新鮮事物,還讀了研究生,我們首先在知識層麵上就是不對等的。

而且你並不瞭解我,我這個人脾氣很壞,性格也是有缺陷的,最重要的一點,我不相信男人。”

“我都知道,瞭解完你的全部,我還是喜歡你,給我一個追你的機會。”

薑知許看著他,開口道:“你會後悔的。”

“我隻後悔錯過了太多年。”

……

從那以後,姚景和每天早飯午飯晚飯不重樣的送。

送包,送花,送衣服,送首飾。

他說:“如果你覺得困擾的話,你可以直接扔掉。”

薑知許除了吃的,剩的全部都給他退了回去,她搞不懂他是看上了自己什麼。

她覺得,最多一個月,他也就撐不住了。

可是姚景和足足堅持了一年,每天準時準點出現在花店門前給她送飯。

她去看江蕎的時候,哭的妝都花了。

他在旁邊給她遞紙,從不逾越。

後來,薑知許問他:“如果我一直不同意呢?”

“那我追你一輩子。”

-這個點不好叫車呢,她衝姚景和開口道:“去市人民醫院,謝謝老闆了。”姚景和打開了副駕駛的門,看著她抱在懷裡的花,開口道:“我還以為你去約會呢。”薑知許笑道:“約什麼會?我都冇有男朋友,不過你也可以理解為是和我家小朋友去約會。”“小朋友?”“對,我家小朋友……”姚景和突然湊近了些,薑知許看著他突然靠近的臉,有些愣住了,到嘴邊的話都冇有說出來。姚景和扯過她右邊的安全帶,然後開口道:“你抱著花不方便係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