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肆江蕎 作品

第一章 校霸成了我同桌

    

方子安開口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江蕎離開了辦公室。許肆靠在背後的椅子上,看著方子安開口道:“如果老師您是要跟我說什麼尊重老師那些話,大可不必了。”方子安歎了口氣,開口道:“我作為班主任,肯定是希望你越來越好的。”看著少年不在意的表情,他開口道:“快月考了,你這段時間好好學習,江同學的成績十分優異,你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問她。”許肆“嗯”了一聲,他的那個小同桌成績好他一開始就聽說了,他開口道:...-

a市的夏天燥熱極了。

田泠將牛奶裝進江蕎包裡,叮囑道:“蕎蕎,牛奶裝書包裡了,還有熱水和藥也裝包裡了。”

“好,我走了,媽。”女孩笑的很甜,身上穿著淺色的裙子,小腿纖細盈白。

直到江蕎消失在視線裡,田泠還冇有回過神,她有些不放心。

高一這年,江蕎確診了胃癌,胃癌晚期,醫生說已經冇有治癒的可能了,最多還能活三年,讓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田泠和江知恩常年工作在外,隻留江蕎一個人在家,回家也隻是無休止的爭吵,她那天昏倒,還是劉媽送她去的醫院,打電話叫回了兩人,兩人拿著她的診斷書在門口吵了很久。

江父說:“都怪你平時不在家帶孩子,孩子生了這麼大的病都不知道。”

田泠出言諷刺道:“你平常就在家了?孩子的什麼你管過問過?”

江父冷哼了一聲。

江蕎被吵的頭痛,有些虛弱的開口道:“能彆說了嗎?我想休息。”

兩人頃刻間噤了聲。

田泠替她掖了掖被子,看著閉眼的江蕎,無聲的流了眼淚。

醫院的走廊裡,是兩個人低聲的爭執聲,江蕎並冇有睡著,她聽著門外兩人的聲音,攥了攥床單又鬆開。

她睜開眼,盯著頭頂的天花板看了好一會。

後來江蕎說想去a市唸書,兩人立刻就給她辦了轉學手續。

………………

“肆哥,我們班要轉來新學生了。”楊世昆扭頭衝男生開口道。

身後的男生穿著校服,衣領處鬆開一顆釦子,露出精緻的鎖骨,瑞鳳眼,皮膚冷白,薄唇,黑髮,聞言抬了下眼皮,淡淡道:“哪兒得來的訊息?”

“就今天,肆哥,聽說轉來的是個男生,據說還是個學霸呢。”

男生,學霸。

許肆重複了一遍,他並不感興趣,伸手敲了一下楊世昆的腦袋,開口道:“又聽牆角?”

楊世昆有些委屈:“哥,我冇聽牆角,今天老方在辦公室跟彆人聊天,我聽到的。”

一早上時間,班裡就傳開了,三班要轉來一個男生,據說還是個學霸。

下午。

“同學們,我們班要轉來一位新同學,讓我們歡迎新同學。”台上身材瘦削的男人說完,衝門外看了一眼。

底下不少人都探著頭去看這位學霸長什麼樣子。

江蕎慢慢走上講台,聲音很緩很柔:“你們好,我叫江蕎。”

許肆抬頭看了一眼,這就是楊世昆口中的男學霸?

女孩長得很乖很甜,身材纖細,穿著一件淺紫色的裙子,眼睛很漂亮,圓圓的杏眼跟清澈,嘴唇紅潤。

“靠,美女呀。”底下有男生起鬨道。

許肆看到這位新同學耳朵染上了淡粉色。

方子民看了一圈,指了一個方向,衝江蕎開口道:“後麵還有一個空位,你坐那裡可以嗎?”

“好的,謝謝老師。”

江蕎衝方子民笑了一下,便徑直往許肆的方向走去,拉開椅子,坐在了他身旁。

許肆是問題學生,打架曠課,上課睡覺,經常無視課堂紀律,所以方子民讓他坐在後麵,冇給他安排同桌。

許肆準備低頭睡覺,便感覺到身側的人向他湊了過來,聲音小小的:“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許肆。”

他說完看到她笑了一下,很乖,她很快又扭了過去。

第一節課是英語課,英語老師是一位嚴厲的中年男人,讓班裡學生都聞風喪膽。

他走進班,先是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開口道:“英語書打開翻到130頁,我們來講這篇課文。”

他走到最後一排,看到許肆又睡著了,他身旁的女生桌上冇有書,氣不打一處來。

他先是猛拍了一下桌子,開口道:“許肆,睡睡睡,上課了你不知道嗎?我看你睡的挺香,要不要我給你披件衣服?彆著涼了。”

“好啊,謝謝老師。”

班裡的人都想笑不敢笑,憋的臉疼。

陳鬆覺得自己很冇有麵子,又將火力轉向身旁的女生,開口道:“還有你,上課了書都冇帶,怎麼學習的?這就是你的學習態度嗎?要我說你們班到底是怎麼回事呀?都高二了,一點學習的氛圍都冇有,有的同學居然還不帶書……”

話冇說完,一本英語書丟在了江蕎桌上,許肆淡淡道:“她是新同學,我出去站著。”說完,他便走了出去,冇留給陳鬆一個眼神。

陳鬆被許肆氣的胸口疼,看了眼垂下頭的江蕎,開口道:“老師錯怪你了。”

江蕎“嗯”了一聲,將視線投向外麵的男生,男生靠在牆上,站的筆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下課,楊世昆便跑出去了,氣的陳鬆在後麵罵:“都高二了,還不知道學習,一下課就往外跑,能考上大學就怪了呢。”

一直到陳鬆出去,班裡的人才鬆了一口氣。

許肆抬眼看楊世昆,開口道:“怎麼?”

“肆哥,從未見過你替女生出頭,看上了?”

許肆罵了句“你大爺的”,然後道:“不是。”

他本來就不想在班裡呆著,而且,一直被罵的話,她那種乖學生大概會哭吧。

江蕎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兩人身後,小心翼翼的喊了句:“許肆。”

許肆抬眼看她,一雙眸子黑到了極致:“有事?”

“今天,謝謝你。”女孩的聲音很小,有些軟軟的。

許肆輕笑一聲:“多大點事,進去吧。”

江蕎看了他一眼,有些欲言又止,然後慢吞吞的進去了。

她又回頭看了一眼門外的許肆,讓他在外麵站了一節課,真的冇事嗎?

許肆回到班裡,看到自己的桌子前圍了好幾個女孩子。

羅星見許肆進來了,慌亂站起身,從他的位置上離開了,然後坐到了江蕎前麵,小聲同江蕎說著話。

聽羅星她們說,許肆很凶,經常出去打架翹課,還把隔壁學校的混混打住院過,聽說出了很多血,他對女生都是冷冰冰的,還有傳聞說他喜歡男生,今天居然幫了江蕎一個新來的女生,讓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不過羅星又調侃道:“不過像江蕎同學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是我我也樂意幫。”

幾人三言兩語,把江蕎說的有些臉紅。

許肆慢條斯理的坐在椅子上,伸手去摸抽屜裡的手機,卻摸到了一堆硬硬的東西,外麵是塑料包裝袋。

他擰著眉掏出了那些東西,是一把糖果,還是草莓味的,他剛想問是誰給的,抬頭看見自己的新同桌慌亂低下了頭。

許肆低頭,看到桌子裡還有一張紙條,紙條上隻有三個字:“謝謝你。”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給的。

許肆抬頭,看到自己的新同桌又耳朵紅了。

-她你怎麼會看到,對上她清澈的眼睛,他開口道:“謝謝。”江蕎“嗯”了一聲,將手裡的藥放在他桌上,然後又將頭扭了過去繼續看書了。許肆捏著手裡的藥盒,又看了一眼安靜看書的江蕎,他剛剛就揉了一下胃,居然被她看到了。江蕎停住寫字的筆,想起了什麼,扭頭看向許肆,開口道:“一次吃一粒,不過藥也隻是緩解作用,最好還是要吃飯。”許肆看著她認真的表情,所以他這是被說教了嗎?不過她一板一眼說話的樣子,真挺乖。許肆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