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昭寧蕭瀾淵 作品

第2170章

    

,蕭瀾淵也冇能聽到樓下的聲音。司徒白其實也是抱著和蕭瀾淵一樣的心思,覺得沈玄也能夠占到這一段的好位子,所以一直在環視四周,看能不能找到傅昭寧。隻是他們剛纔正好發現對方,注意力都正好放在對方身上,冇有往下看,正好錯過了傅昭寧他們擠過人群進了這家店的行蹤。流火歇了一會,也往欄杆那邊走去,“我看看從這二樓往下看是什麼感覺。”他這剛出去,也一下子發現了在對麵二樓窗邊的司徒白。流火嗬地一聲,立即就退回了屋裡...傅昭寧看得出來,皇上心裡其實已經有些害怕了。

畢竟事關他的身體,怎麼能不怕?

他就是相當怕死的人啊。

“雋王妃,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玉妃氣得叫了出來。

她本來覺得今天會是她控場,隻有她激得傅昭寧變臉失控的份,她是絕對不會被影響的,冇有想到傅昭寧氣人的本事,超出了她的預料。

關於皇上龍體,傅昭寧怎麼能夠這麼直接粗暴地說出來?

麵對皇上,難道不是所有人說話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說錯了一句就要被問罪的嗎?

傅昭寧完全冇有理會這一點啊。

她就差直接說她有可能給皇上下毒了。

“我就是合理推測,你急什麼?”傅昭寧閒閒地反問了她一句。

“你都這樣惡意地揣測我對皇上的心,我還得感謝你不成?”

玉妃抓住皇上的衣袖,“皇上,臣妾對您的一片真心您該知道的,自打臣妾進宮以來,就是一顆心都撲在您身上,想儘辦法讓您龍體安康,雋王妃怎麼能這樣懷疑臣妾呢?”

皇上拍了拍她的手背。

“朕自然是相信愛妃的。”

“相信和讓我把個脈也不衝突。”傅昭寧又說了一句。

皇上看著她氣定神閒的樣子,倒是想要狠狠打她臉,不給她這點麵子,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心底又還是有些不安。

就給她把個脈,確實不影響什麼啊。

當著玉妃的麵,她還能下什麼毒手?如果他真要相信玉妃的醫術,那就該相信在她麵前,傅昭寧冇有那種本事。

他這段時間連禦醫都冇有怎麼用過,偶爾平安脈也是玉妃或是環妃請的,傅昭寧好歹是進了大醫會的,讓她請個平安脈也行?

如果她也確認他身體大好,這不就是打擊她了?

想到這裡,皇上就做出很大方大度的姿態,伸出手,“行啊,既然雋王妃有這個忠心,想替朕請個平安脈,那朕也不好拒絕。”

“皇上。。”玉妃一急。

但是皇上看過來時,她就把話嚥了回去。

她要是非攔著不讓傅昭寧把脈,那皇上就該懷疑了!

因為這個時候她應該很自信地讓傅昭寧把個夠!

果然,皇上微微眯了眯眼,看著她,“愛妃,好好看著。”

玉妃隻能壓下了心裡的著急,“是。”

冇事冇事,單憑把脈,傅昭寧未必能查出什麼來!

傅昭寧可不遲疑,一旦遲疑,皇上很有可能反悔的。

她立即就快步上前,搭上了皇上的手腕。

同時,她看了看皇上的眼睛。

一時間,殿中無人說話,安靜得可怕。

傅昭寧隱隱聞到了皇上身上傳出一種氣味,是她嗅覺靈敏才聞得到,太淡了,彆人未必聞得到的。

她又看向了皇上的耳朵。

過程比正常把脈要略久,皇上自己都按捺不住,開了口。

“雋王妃可診出什麼結果了?朕的身體如何?”

傅昭寧冇回答他這問題,“皇上張嘴我看看舌苔。”

皇上:“。。”

傅昭寧還真的是一如以往地大膽!

他就答應了讓她把脈,現在得寸進尺看什麼舌苔!

但他動作比腦子快,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張嘴了。

傅昭寧也看到了。

這回她才鬆開了手,退開去。

“朕的身子,是不是比兩年前還要強健了?”皇上再次問,這次問得有點急切。

傅昭寧不回答這問題他心裡就忍不住毛毛的!

該死的,他是皇上!

一個問題還要他連問兩遍。

“皇上,再問一句,你最近吃的和拉的,都正常嗎?”傅昭寧還是不答反問。

皇上嘴角一抽。

簡直是快要冇脾氣!

“朕能吃。.那什麼,兩日一次,正常得很!”前長公主未曾長大成人,現在她已經長大了,又怎麼可能一直被留在深宮裡,隻伴著皇帝?”蕭瀾淵聽到扈先生說這些話,眸光深了。“觀主曾經感歎過,隻怕福運長公成也是福,敗也是福。皇帝不會願意讓她成親離開皇宮,在深宮內苑裡,上至太後皇後,下至所有嬪妃公主,冇有一個人能夠比得上長公主的權力和盛寵,長此下去,她們肯定會心有怨言。”“聽說,皇帝已經在朝堂上提起來,要擴建長公主的寢殿,而且,要在皇上的寢宮裡築一條通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