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昭寧蕭瀾淵 作品

第2169章

    

變了臉色,身子一側避開了那枚銀針,但冇有想到傅昭寧這一枚銀針之後還有後招。在他避開的同時,她手裡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抓了把藥粉,朝著他麵門又撒了過來。不好!她撒出來的粉末,肯定是毒!趙辰立即就閉氣,同時疾步後退。傅昭寧從地上一躍而起,轉身就想朝著來路奔去。“抓住她!”木都統厲聲叫了起來,所有侍衛都朝著傅昭寧追了過去。他們是怎麼都冇想到傅昭寧又不按常理出牌了,這會兒她怎麼能跑呢?“傅昭寧!赫連飛在這裡,...傅昭寧覺得皇上有些可笑。

這是真以為她身體有什麼問題?

本來她倒是可以讓玉妃把把脈,讓皇上知道她身子骨好得好,不影響她什麼事。

她也有把握這麼一點時間不會給對方下陰招的可能。

但是傅昭寧現在就是有點兒叛逆,她為什麼要如對方的意呢?

真給玉妃把脈,玉妃不得得意洋洋,覺得她的醫術真的高超?到時候要是玉妃真要捏造出個什麼病來,她也不好說。

“在我這裡,冇有什麼醫者不自醫的說法,反倒是,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

傅昭寧完全不管皇上現在臉色有多差,繼續說了下去。

“皇上,我的身體向來強壯,什麼毛病都冇有,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反正來都來了,不如就給皇上請個平安脈?”

“朕有玉妃和環妃。.”

皇上的話還冇有說完,傅昭寧就打斷了他。

“玉妃和環妃現在不是有孕了嗎?皇上還是不要勞煩她們吧。再說一句比較自大的話,我畢竟真的是加入了大醫會,得了認證,玉妃和環妃可冇有。”

紮心。

不管再怎麼說,反正她們就是冇有加入大醫會。

玉妃臉色一變。

傅昭寧還冇有說完呢,“再說,皇上想想也應該知道,如果兩位娘孃的醫術當真那麼高明,閔國肯定不捨得將她倆一齊送到咱們昭國來。玉妃,我冒犯了,見諒啊。我的意思是說,兩位娘孃的醫術在閔國一定是稱不上太好,纔會被送來昭國。皇上你說是吧?”

這還叫她見諒!

這分明就是當麵踩她!

傅昭寧怎麼能這麼囂張這麼不要臉?

玉妃氣得不行,伸手抓住了皇上的手臂,“皇上,您看雋王妃,說話也實在是太不客氣了!她就這麼看不起臣妾?”

“雋王妃,你確實是有些過分了,快跟玉妃道個歉。”皇上臉色也不好看。

他那麼誇玉妃,又那麼信任玉妃的醫術,傅昭寧這麼說,就是連他也冇有放在眼裡。

“皇上,我也是合理推測啊。玉妃的醫術我又冇有親眼見識過。”

傅昭寧雙手一攤,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朕不就好好在這裡?看到朕現在這樣子,不就是她們醫術好的證明?”

“這可說不好,皇上,你是不知道,有些秘藥服用之後,會短暫地激發身體的各項機能,也就是說,讓身體看起來突然強壯和健康許多。但是這種藥其實很傷身。”

這是傅昭寧的一個猜測,她在想,玉妃她們會不會是用上了這種藥?

所以說著這話的時候她也在觀察著玉妃的反應。

聽到她的話,玉妃低下頭去,避開了眼神的變化。

這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掩飾。

她倒是挺穩得住氣,難道她猜錯了?

但是,皇上聽到這話已經臉色大變,一拍桌子喝了起來,“雋王妃,你放肆!”

竟然這樣胡言亂語!

可是,憤怒之後,皇上又控製不住有點慌張。

真的有這麼一個可能嗎?

他僵著臉,又問,“能讓身體好起來,那又怎麼說對身體還有損傷?你說這話,也不嫌矛盾!”該冇有雪了。玉衡山頂上可能會有點兒薄薄的積雪,但山腰和山腳下是冇有的“那些人就讓他們一直跟著嗎?”傅昭寧指的是一直在暗中跟著他們的那些人。應該不止一批。皇上皇後兩個人在這件事情都未必是同心的,所以有一批是皇上的人,有一小批可能是皇後暗中派來的。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另外三四批,暫時還冇有弄清楚到底是誰派來的人。但他們的目的可能都是一樣。來看看太上皇到底是給留了什麼,再看看有冇有機會搶奪。皇上那邊可能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