阪石遊作 作品

插畫

    

」坐在旁邊的男學生向我搭話道。「……原來暴露了啊」「你就放棄吧。無論怎樣,那個人也是高嶺之花啊?」高嶺之花……。對於這所學院裡唯一的普通人——我來說,在這所學院裡上學的女同學,都是高嶺之花。「哎呀。下節課該換教室了。我去一趟廁所,我先走了」學友如此說完,便離開了教室。休息時間——同班同學們離開教室之後,我便慢慢走向了她。「此花同學,再不走的話,就要趕不上下節課了」教室裡隻有我和她兩個人。被稱之為完...-

第一卷

我要在滿是高嶺之花的貴族學校,悄悄照顧學校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冇有任何生活能力)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黑絲兔女郎

校對:黑絲兔女郎

圖源:小村雛

皇貴學院是日本三所名門院校裡的其中之一。

貴皇學院過去曾培養出無數總理大臣、著名企業社長等擔任國家核心的人才——如今,這所學校裡仍有無數富家子弟在此就讀。

學生們的出路基本上隻分成了兩類——政治家或經營者,其授課內容必然十分高深。雖然這學堂彷彿一所豪華宅邸,但學生們並非華而不實。貴皇學院裡,一直都是由一流教師教授一流的課程。

但是——在這所極為特殊的學院之中,也存在著學院等級製度。

而現在,君臨於貴皇學院頂點的,是一位少女。

此花集團——其總資產約三百兆日元,但凡是居住在這個國家,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這名少女,便是這此花集團的千金大小姐——此花雛子。

「貴安,此花同學」

「貴安」

琥珀色的長髮隨風飄揚,伴隨著一抹秀麗的微笑,她同眾人互相問候。

「啊……此花同學今天也是如此美麗」

「能和她同班,我就感覺這一年不會白過……」

少女踱步於學院中——體態端莊、儀態萬方。

「此、此花同學!今日放學後,我們預定在庭院裡舉行一場茶會……如、如果方便,可以一起嗎?」

「當然可以。請務必讓我參加」

「此花同學。上次的課程上我有些地方不是很懂……」

「若不嫌棄,我可以教你」

姿容端麗、文武雙全——一部分人稱呼她為完美千金。

她是一位明星,總是被各式各樣的人圍在中間——我則是在遠處注視著她。

「哎呀,友成。你又在盯著此花看了」

坐在旁邊的男學生向我搭話道。

「……原來暴露了啊」

「你就放棄吧。無論怎樣,那個人也是高嶺之花啊?」

高嶺之花……。

對於這所學院裡唯一的普通人——我來說,在這所學院裡上學的女同學,都是高嶺之花。

「哎呀。下節課該換教室了。我去一趟廁所,我先走了」

學友如此說完,便離開了教室。

休息時間——同班同學們離開教室之後,我便慢慢走向了她。

「此花同學,再不走的話,就要趕不上下節課了」

教室裡隻有我和她兩個人。

被稱之為完美千金的女孩兒——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

「此花同學?」

「……語氣」

「……現在可不是撒嬌的時候。我們快點走吧」

「語氣」

她的語氣更強了一些。

我確認過周圍不見一人之後,便迴應了她的要求。

「……雛子。快走吧」

我這麼一說,她的臉上便綻放出了笑容。

「好……」

這副樣子與完美千金可謂是相差甚遠,可謂是慵懶至極。

她慢慢撐起上半身,將雙手伸向了我。

「抱我」

「……饒了我吧。這麼做要是被人看見了該怎麼辦」

「我倒是無所謂」

「我可是會被此花家給殺了的」

我這麼說,她便嘟起了嘴唇。

「我不想去上課」

「不行」

「我想回家。我想睡覺。我想吃薯片!」

「回到宅邸之後我會給你準備薯片的,差不多快動一動吧」

「唔……」

麵對怎麼說都不肯動一下的她,我歎了口氣。

冇辦法。我隻好強行把她拉出教室了。

我剛這麼想——教室的門便突然打開了。

「哎呀,你們兩人怎麼還留在這兒呢?下節課在彆的教室哦?」

擔任班主任的女教師看見留在教室裡的我和她之後,如此說。

「啊、呃,那個——」

「——實在是不好意思。因為課上有些地方冇有聽懂,我便和友成君談了兩句」

我冇能馬上找到合適的理由——而女孩兒則是代我進行瞭解釋。她的表情與方纔撒嬌任性的樣子完全不同——是一張學院裡的學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完美千金的表情。

「原來如此。休息時間也能勤於學習,著實讓人佩服」

老師點了點頭,如此說道。

「友成君,怎麼了?我們快去教室吧」

「…………………………說的也是」

一如往常,每當站在人前,她便會展現出完美的演技。

我心中難以釋然的同時點了點頭,隨著她一起走出了教室。

我無才無華,家中更不富裕——反倒是貧窮至極。

我是如此平凡的庶民,為何會來上這所名門院校?

要說明這個原因,需要解釋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情。

這全都是由我成為此花雛子的近侍開始的。

-金大小姐(冇有任何生活能力)序章網譯版轉自輕之國度翻譯:黑絲兔女郎校對:黑絲兔女郎圖源:小村雛皇貴學院是日本三所名門院校裡的其中之一。貴皇學院過去曾培養出無數總理大臣、著名企業社長等擔任國家核心的人才——如今,這所學校裡仍有無數富家子弟在此就讀。學生們的出路基本上隻分成了兩類——政治家或經營者,其授課內容必然十分高深。雖然這學堂彷彿一所豪華宅邸,但學生們並非華而不實。貴皇學院裡,一直都是由一流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