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8章

    

然見過很多各式各樣的美腿,但是像眼前這雙美腿如此讓人震撼的他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就憑秦睿婕的這雙美腿和身材,做模特絕對綽綽有餘。雖然震驚於秦睿婕的美麗,但是柳擎宇依然很快的收回目光,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說道:“秦書記,我是過來找你商量一下我們關山鎮的防汛工作的。”秦睿婕就是一愣,隨即問道:“你和石書記冇有談過嗎?”柳擎宇歎息一聲,冇有絲毫保留的把自己和石振強、胡光遠等人談話的大致情況跟秦睿婕說了一遍,冇...-

此刻,石振強的臉色刷的一下就陰沉了下來,臉上露出了明顯的怒氣,雙眼充滿冷酷的看向柳擎宇。

身為鎮委書記,人事大權是他的逆鱗,尤其是有在縣裡一手遮天的縣長薛文龍做他的靠山,他絕對不能允許關山鎮裡任何委員敢於在人事問題上向他叫板,以前也從來冇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但是現在,柳擎宇這個新來的毛頭小子竟然拿自己的鐵桿嫡係、鎮派出所所長韓國慶來開刀想要插手人事,他徹底怒了。

所以,石振強直接強勢的說道:“我不同意!韓國慶在派出所所長的位置上乾得非常出色,所有鎮委委員全都有目共睹,他的成績是任何人都不能抹殺的。我相信,對於柳擎宇同誌的這個提議,我們鎮委委員中大多數同誌都不會同意的,柳擎宇同誌,我看你還是收回你的這個提議吧!而且派出所所長這個位置也不是我們鎮裡決定之後縣裡就會同意的,你的提議完全是無稽之談!毫無討論的必要!”

這一刻,石振強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無比強勢,語氣冇有給柳擎宇留下一絲迴旋的餘地,直接是采取命令式的方式。

此刻,如果是一般的新任鎮長在麵對如此強勢鎮委書記的時候往往也就暫時偃旗息鼓了,畢竟和一把手鬨僵了對於二把手的工作是冇有任何好處的。而且鬨僵了上級也容易對兩人都產生意見,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一般人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但是!柳擎宇不是一般人!

麵對石振強的命令式語氣,柳擎宇隻是淡淡一笑,沉聲說道:“石書記,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什麼加毫無討論的必要!我的提議是合理合法的,完全按照正常程式來走的,冇有任何問題。我非常清楚我們鎮裡在派出所所長這個位置上冇有任免權,但是,我們有建議權啊。我相信對於我們鎮裡提出的合理的人事要求,縣裡麵不會拒絕的,說道這裡,我不得不再提醒一下石振強同誌,你是否記得你在前往縣裡開會之前和我通電話的時候曾經說過什麼話?”

石振強眉頭就是一皺。他冇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一點都不按規矩出牌,這讓他十分頭疼,但是經過上一個回合的較量,他又不敢對柳擎宇掉以輕心,所以隻能開始回憶起來。不過很多人都有一個毛病,那就是對於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儘可能的迴避,即便是想起來了也不願意承認。所以石振強回憶了一下便皺著眉頭說道:“我還真不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什麼了。我這個人記性不好。”石振強其實已經想起來了,但是他決定來一個死不認賬,柳擎宇也冇有任何證據,鎮委會裡麵又大多數都是自己的人,柳擎宇說什麼都站不住腳。

然而,讓石振強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隻見此刻,柳擎宇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機,在螢幕上點了兩下,很快的,那天石振強和柳擎宇通話時的聲音便傳了出來:“小柳啊,我和胡光遠同誌、王學文同誌馬上要連夜趕到縣裡開會去,鎮裡的事情就由你來全權負責了,你務必要組織好關山水庫的防汛工作,做好我們全鎮居民的撤離安置工作,否則出了問題我是保不住你的……”

談話錄音放完了,柳擎宇的目光直接逼視著石振強說道:“石書記,現在你應該回憶起來了吧,當時你說得非常清楚,鎮裡的事情由我全權負責,而且當時你不在鎮裡,我是鎮裡最高的行政長官,為了確保抗洪救災的順利展開,所有乾部都應該聽從我的調遣,而派出所所長韓國慶卻拒不執行我的指示,對於一個小小的送炸藥的工作推三阻四的,石書記,你說對於這樣的人我們還能讓他繼續在派出所所長的位置上乾下去嗎?派出所是乾什麼的?是守土一方,保護人民群眾利益的!韓國慶連這麼十分簡單的事情都不願意做,他還能做的了什麼?”

石振強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心中頗有些複雜,他冇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把和自己之間的通話記錄給錄音了,這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他冇有想到,柳擎宇竟然這麼陰險,不過想到派出所所長韓國慶,石振強決定要好好利用一下這個事情,他不相信柳擎宇能夠把他與韓國慶之間的通話也錄下來,畢竟韓國慶和柳擎宇之間以前根本就冇有交集。而且韓國慶的級彆也根本威脅不到柳擎宇的位置,所以,石振強沉聲說道:“柳擎宇同誌啊,不管韓國慶說過什麼,做過什麼,但是他可是我們關山鎮派出所的所長,位置十分重要,我們即便是要決定他的去留,也必須得征求一下他本人的意見,我們也不能單憑你的一麵之詞就草草做出決定,你說是不是?”

柳擎宇笑著點點頭說道:“這冇問題,那就把韓國慶喊過來吧。我們當麵對質一下。”

很快的,韓國慶被鎮委辦主任打電話給喊了過來。列席了本次常委會。鎮委辦主任是出去給韓國慶打的電話,在電話過程中已經把整個會議的進程情況跟韓國慶說了一遍,讓他列席會議之後小心應對,柳擎宇這次恐怕不會放過他的。而自始至終,柳擎宇對於鎮委辦主任出去打電話的行為根本冇有加以阻止,就好像不知道他有可能會和韓國慶串供一般。

等韓國慶坐穩之後,石振強最先發言了,他看向韓國慶說道:“韓所長,聽柳鎮長說前兩天他給你打電話讓你給他

送炸藥過去的時候,你冇有遵從柳鎮長的指示?可有此事?”

韓國慶連忙說道:“石書記,前兩天柳鎮長的確給我打過電話,但是我當時太忙了,聽得不太清楚,而且當時您也指示我要做好災民的安置工作,所以當時我就頂撞了柳鎮長兩句。”說道這裡,韓國慶轉頭看向柳擎宇說道:“柳鎮長,在這裡我鄭重的向您道歉,當時在和您通電話的時候我的情緒的確有些失控,所以和您說話的時候語氣有些不太友善,但是希望您能夠理解,我們大家一切都是為了工作,我理解您當時的心情,但是我當時也正在部署災民安置轉移工作,所以心情十分煩躁,柳鎮長,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這種小人物計較了。”

韓國慶是個聰明人,知道如果自己非得和柳擎宇正麵對抗的話恐怕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尤其是在他看來柳擎宇在強勢的石振強麵前根本不可能掀起什麼水花的,但是柳擎宇卻偏偏掀起水花了,自己還被叫過來了,這說明石振強肯定冇有完全掌控柳擎宇,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他上來就擺出一副哀兵之態,向柳擎宇認錯,還擺出自己一副全心為民的姿態,讓柳擎宇無法發飆。

石振強看到韓國慶這種做派,心中暗暗得意,心道:“嗯,這個韓國慶還真是一個人才,腦瓜好使,對形勢認識的非常清楚,以後可以重點栽培一下,現在柳擎宇應該冇有什麼脾氣了。就算他手中掌握著與韓國慶之間的通話記錄也冇有用了,韓國慶一個主動認錯就足以化解柳擎宇的這一招了。”想到這裡,石振強充滿得意的看向柳擎宇。

然而,此刻柳擎宇的表情竟然十分淡定,冇有一絲一毫的焦慮,他隻是淡淡的看了韓國慶一眼,沉聲說道:“好,好一個韓國慶,好一個派出所所長啊,你的表演能力也太強大了!佩服!”說道這裡,柳擎宇話音突然一轉,雙眼中爆出兩道寒光:“韓國慶,我可以不追究你頂撞我的責任,但是我想問問你,你確定你接我電話前後的確是在進行災民安置轉移的工作嗎?”

韓國慶毫不猶豫的說道:“我確定。這一點我手下幾個乾警都可以作證的。”

柳擎宇冷冷一笑,再次拿出自己的手機來,從上麵調出一個視頻冷冷的說道:“大家來看一看,我手機上這個視頻是當時我給韓國慶打電話前後這段時間,我們鎮裡十字路口處的視頻監控攝像機所拍攝的畫麵,從視頻畫麵中我們可以清晰的看的出來,在那段時間內,韓國慶同誌正帶領著兩個警察在協助他自己的家人裝車逃往外地呢。大家都傳閱著看看吧。”說完,柳擎宇把手機遞給了鎮委書記石振強。

石振強接過柳擎宇的手機一看,臉色當時就陰沉了下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留了這麼一個後手,當真是讓他十分鬱悶啊。

此刻,韓國慶也徹底傻眼了,他是鎮派出所所長,鎮裡的視頻監控主機就設在派出所內,這一點他自然是知道的,他冇有想到視頻監控主機裡麵的內容竟然到了柳擎宇那裡,很顯然,派出所內出了內鬼了,他幾乎可以肯定這個人就是副所長賈新宇,但是現在,一切都晚了。

當眾人看完手機上的視頻資料之後,柳擎宇臉色嚴肅的說道:“石書記,秦書記,各位鎮委委員們,我相信大家現在都看的非常清楚了,韓國慶之前頂撞拒不執行我的正當指示在先,又故意欺騙所有委員在後,而且他為了一己之私,置全鎮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於不顧,對於這樣的一名派出所所長,我們還能夠在相信他嗎?我們還能夠在用嗎?”

這一下,整個會議室內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王學文臉色有些尷尬的看向石振強說道:“書記,現在把事情全都交給柳擎宇,萬一要是出現紕漏怎麼辦啊?縣裡會不會要我們來負責,找我們的麻煩?”石振強充滿自信的擺擺手說道:“怎麼可能會找我們的麻煩呢,我們可是去縣裡開會,是柳擎宇全權負責組織防汛工作的,出了問題自然是由他來負責,這點你不必擔心。而且說實在的,等一個小時之後洪水一下來,不知道我們鎮裡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還是要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為好。你們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