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6章

    

著兩歲大兒子正在街道上走路的趙二丫母子相遇,韓國慶喝得醉醺醺的一不小心撞在了趙二丫的身上,差點把她給撞倒,趙二丫心中不滿便埋怨了兩句,而這個時候,韓國慶突然從趙二丫手中搶過趙二丫的兒子,提著孩子的雙腳,猶如摔麻袋一般腦袋朝下狠狠的摔在地上,接連摔了幾次之後,才把孩子狠狠的丟在地上,隨後揚長離去,孩子在送往醫院的路上便已經宣告死亡了。後來,韓國慶讓人給趙二丫家裡送去了5000塊錢,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三個壯漢立馬跨步上前,她娘抖著身子擋在了小楚戈的身前:“你們要乾什麽!”

乾什麽?當然是要打咱們呐!

我的親孃嘞!

楚戈笑著拍拍她孃的手,旋即從椅子上跳下來:“娘,你先回屋!”

“戈兒!”她娘不依。

“回去,放心,就他們這幾個雜碎要不了我的命!”

她又不是當年的她,年幼體弱的可以任人宰割,當年她聽她孃的忍了又忍,結果呢?

打一點冇少挨,反而助長了他們的氣焰!

與其這樣,還不如不忍!

“戈兒!”她娘搖著頭還是不走,眼瞅著那三個壯漢馬上就要夠到她娘了,楚戈反手推了一下她娘,她如今這副身子力氣太小,隻勉強讓她娘後退了幾步,不過這樣也足夠了!

楚戈仗著個子矮,瞅著時機借著巧勁兒將其中一人掃倒,緊接著靈巧的跳到了對方的背上,趁著另一個人來抓她的空隙故技重施,借著滑鏟的力道將另一個人絆了個馬趴!

“奶奶的,滑溜的跟個泥鰍似的!”他嘴裏嘟囔著手上的速度半分冇減,揮著拳頭就朝著楚戈攻來,楚戈歪了歪脖子,在拳頭抵達的那一瞬間撤身離開,由於她太矮,對方這一拳未得手的情況下根本來不及收止,是以這來勢洶洶的一拳最後便宜了地麵!

這邊的喧鬨聲很快聚集了一群周圍的百姓,他們也不湊近,就圍在土道上看熱鬨,時不時地指指點點地發表幾句自己的“見解”!

“這是乾嘛呢,一群大老爺們欺負人家孤兒寡母的,真不像話!”

“嗐,小點聲,看著那邊那個八字鬍冇?那可是林家的管家,叫他聽見了咱們冇準兒也得跟著吃瓜落!”

“他們也就能欺負欺負咱們這些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吧!跟人家仙君怎麽不敢呢?我上次看的真真兒的,那林家的老爺子跟在人家小心情屁股後麵乖的跟個孫子似的!”

“哈哈哈,欺軟怕硬唄!這柿子還得挑軟的捏呢!”

“這小丫頭這兩下子可以呀!換成我家那小子早叫人家給抓住了!”

那叫發財的男人見情況不好,眼珠子滴溜溜地轉了一圈,悄摸摸地繞去了後邊,趁著楚戈被三個壯漢纏著脫不開身一把鉗住了她娘!

“都住手!”

“再不住手我弄死你娘!”

楚戈眉目間的遊刃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寒,她如今這副身體實在太差了,連帶著感知能力都差得不行!

她停了手,麵色凝肅地與那“發財”對麵而峙。

“放了我娘!”

“放了你娘可以啊,除非你跟我家小姐下跪道歉!”那發財神色倨傲,雖然威脅一個小丫頭怪丟人的,但是她家小姐的臉麵不能丟!

況且他帶著人出來場子冇找成再灰溜溜地回去,叫他日後還這麽做人!

“下跪?”楚戈危險地眯了眯眼睛。

“道歉?”她從懷裏將那個荷包掏了出來,銳利的視線射向躲在發財身後的林家小姐身上:“你說我偷你荷包,說的可是這個?”

那小姑娘有些害怕,但是還是梗著脖子一口咬定:“就是這個!”

“你偷我荷包還推我!”

-了髮簪一般的物體,韓香怡直接一把插在頭上,猶如小天使一般嗖的一下撲進了柳擎宇的懷中,滿臉委屈的說道:“柳哥哥,你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剛纔董天霸那個王八蛋居然說要讓我當小姐,還把我送到這個房間來要讓我伺候這兩個日本豬,他太不是人了。要不是我隨身攜帶著我的微型悶棍,假裝騙這兩個日本豬說我要去洗澡,趁機取出了我的微型高壓悶棍,把這兩個日本豬給製服了,恐怕我現在……嗚嗚嗚……想到自己有可能的遭遇,韓香怡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