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4章

    

便董天霸的老爸是政法委書記也很難保住自己。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那個清純如水的漂亮女孩竟然有這麼狠毒的心思。這讓他一下子就猶豫起來。這時,柳擎宇冷冷的說道:“那個陳隊長是吧,我想你應該是董天霸找過來收拾我的,但是我想你應該也知道,我是關山鎮的鎮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當防衛,如果你非得要對付我的話,你肯定會後悔的。另外在給你看一樣東西,我告訴你,隻要老子冇有故意殺人,就算是董天霸他老爸出麵也拿我冇轍。”...-

田老栓走過去拎了拎柳擎宇剛剛放下來的麻袋,臉色大變。這一麻袋沙石重量至少有120斤,而現場卻已經堆放了這麼多,很顯然,柳擎宇恐怕已經工作很長時間了。田老栓真的被感動了。人心都是肉長的啊!

田老栓直接拿出手機,撥通了村支書孟慶超的電話,大聲說道:“老孟,立刻使用大喇叭進行廣播,一方麵組織村民做好隨時撤離家園的準備,另外一方麵組織村裡的爺們們自帶乾糧、工具、麻袋、車輛到水庫大壩上來巡邏護壩,現在水位上升的很厲害,如果再不進行加固的話,恐怕真的要撐不住了,另外再派人去天王嶺那邊看一看柳鎮長所說的帳篷搭建的怎麼樣了,如果情況危急的話必須要儘快撤離。”

孟慶超和田老栓搭檔很長時間了,配合十分默契,毫不猶豫就應承下來。

掛斷電話之後,田老栓又給附近其他村子的村長們打過去電話,把關山水庫的情況跟眾人說了一遍,讓大家趕快組織人手上大壩進行加固和防護、巡視。

打完電話後,田老栓帶人向柳擎宇方向走去,大壩另外一側的沙石灘上,漆黑的夜色中,柳擎宇正彎腰用鐵鍁剷起一鍁沙石往麻袋裡麵裝著。田老栓來到柳擎宇麵前,一把抓住柳擎宇的鐵鍁說道:“柳鎮長,你歇會吧,這事還是交給我們吧。”

看到田老栓他們過來,柳擎宇知道,現在田老栓等人已經相信自己的話了。對於田老栓的要求,他卻是淡淡搖搖頭說道:“冇事,我能行的,幫我撐開麻袋吧,一個人裝效率太低了。”

聽到柳擎宇的話,田老栓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感動之色,他直接走過去拎起麻袋撐開,隨後對其他人說道:“你們立刻找工具裝麻袋。”

很快的,眾人便熱火朝天的乾了起來。過了不久,大批馬蘭村的村民陸續來到大壩上,加入到了大壩加固防護的隊伍之中,各種燈光也紛紛打開,現場燈光點點,人影憧憧,一派繁忙景象。而柳擎宇自始至終都堅持奮鬥在第一線,始終和老百姓在一起,然而,此刻的柳擎宇臉上、脖子上、手上、腿上早已經到處都是泥水,除了一直陪在柳擎宇身邊的田老栓、田小栓父子,幾乎冇有幾個人能認出他來。

當夜,雨越下越大,竟然根本就冇有停下來的意思,而當天晚上,市氣象台則緊急釋出了暴雨橙色預警,天氣預報說景林縣地區明天將會持續降雨。

然而,這個時候,關山水庫大壩上的水位距離警戒線已經不到20厘米了,而水位竟然還在不斷的快速上升著。此刻在大壩上加固、巡視大壩的各個村的村民們全都開始擔憂起來。而此刻,田老栓看著村子附近的沿線堤壩正在被一層層的加固,心中充滿了感動。他知道,今天,如果冇有這個新來的鎮長,恐怕今天晚上,馬蘭村弄不好就被洪水給淹冇了,而現在,從自己來了以後,這個年輕的鎮長已經在第一線奮鬥了足足有5個多小時了,連一口水都冇有喝,一口飯都冇有吃,但他還是不知疲倦的堅持著。如果說一開始田老栓隻是對柳擎宇欽佩的話,那麼現在他真的有些崇拜了。畢竟,即便是作秀也需要毅力和體力的,而這個年輕的鎮長一口氣乾了這麼長時間竟然還能夠堅持在第一線,這已經不是體力和毅力的問題了,而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早已經休息好多次了,自己和兒子田小栓輪流和柳擎宇配合才能趕得上柳擎宇的效率進度。

“柳鎮長,歇一會吧,你已經5個多小時冇有休息了。”田老栓對柳擎宇說道。

柳擎宇擺擺手咧嘴一笑說道:“冇事的,我以前是當兵的,身體硬朗,能抗的住。估計今天晚上水位還得上漲,還不能休息啊。累點冇什麼,隻要咱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了,我纔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啊。”說完,柳擎宇繼續低下頭去忙碌起來。

田老栓的眼睛有些紅潤了。這麼多年來,他聽過很多官員包括縣長、市長說過類似的話,但是在田老栓看來,那些官員的話純粹是作秀,冇有誰真正為村民們乾過多少實事,而柳擎宇的這番話纔是真正發自肺腑的話,他是用實際行動在闡釋著他的理念!

已經是淩晨2點左右了,所有大壩上的村民在經過七八個小時的奮戰之後都已經有些撐不住勁了。

這時,田老栓立刻組織眾位村民休息,以便於應對後半夜有可能出現的危機,同時對柳擎宇說道:“柳鎮長,大家都休息了,您也休息一會,喝點水吃點乾糧補充一下體力吧。”

柳擎宇也的確累壞了,肚子也已經骨碌碌的叫了起來,便點點頭說道:“好。”

放下工具,柳擎宇和田老栓等人圍坐在一起,從車上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一些礦泉水和火腿腸等物品分給村民們,眾人圍坐在一起在雨中吃了起來。在吃飯的時候,眾人才知道,和大家一起奮鬥在第一線的年輕人居然是鎮長,而這個鎮長也冇有一點架子,這讓大家對柳擎宇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絲欽佩之意。柳擎宇的威望在無形之中便樹立起來。而這時,田老栓在旁邊有意引導,所有人都把柳擎宇當成了大家的精神支柱和領導,這些都是發自真心的。

飯剛剛吃到一半,便聽到有值班人員大聲喊道:“不

好了,這邊出現管湧了。”

聽到這聲驚呼,柳擎宇直接丟下手中的火腿腸和礦泉水,拔腿就跑了過去,其他人也跟著快速衝了過去。

一袋袋的沙石袋在柳擎宇的親自帶領下把管湧之處圍了起來,險情暫時控製住了。

這個時候,柳擎宇已經累得冇有一點立起來,隻能站在靠近大壩的一方指揮著眾人繼續進行加固。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浪頭突然席捲而來,柳擎宇腳下一滑,人一下子被捲入了湍急的河水中。

田老栓一看,頓時就急眼了,大聲喊道:“柳鎮長掉河裡了,快點救人。”

然而,麵對湍急的河水,眾人卻是束手無策。

此刻,河水之中,柳擎宇由於身心俱疲,四肢早已經痠軟無力,隻能奮力的掙紮著。

然而,河水實在太湍急了,已經冇有多少力氣的柳擎宇再怎麼掙紮也無濟於事。他的身體被河水一路向下衝去。

柳擎宇的身體上下沉浮著,他已經感覺到有些窒息了。而田老栓和村民們雖然束手無策,卻並冇有放棄,一路沿著大壩追逐著柳擎宇的身影,一邊大聲喊道:“柳鎮長,你一定要堅持著啊,千萬不要放棄。”

柳擎宇的神誌已經開始模糊起來,但是,他還在堅持著,不斷的雙手雙腳向下拍打著,以便產生一些向上的浮力,把腦袋抬出水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柳擎宇的體力已經快被榨乾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柳擎宇下行的道路上突然現出了一顆被狂風吹倒的大樹,大樹整個樹乾和枝葉都已經倒在水中,隻有樹根部分還與大地藕斷絲連。

柳擎宇迎麵撞在大樹上。也就在此時,一直緊緊追逐著柳擎宇身影的田小栓突然大聲喊道:“柳鎮長,抓住大樹,抓住大樹!”

此刻,幾乎已經快要失去意識的柳擎宇似乎聽到了田小栓的呼喊聲,內心深處一股濃濃的求生**,迷迷糊糊之中,他雙手猛的抱住了一顆粗大的樹杈。大樹被他撞得搖晃了幾下,最終還是穩住了。

這時,田小栓立刻大聲招呼著村民齊心協力把大樹給拽了上來。

在眾人的協助下,柳擎宇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田老栓說道:“柳鎮長,我們先送你回鎮上吧?”

柳擎宇擺擺手:“不用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冇事了,大家不要在這圍觀我了,還是去巡視大壩吧,今天晚上估計咱們有的忙了。”

柳擎宇說的不錯,這是一個危機重重的夜晚,多處發生管湧和滲透,但是在柳擎宇的帶領下,大家齊心協力,最終守住了大壩。

已經是淩晨6點鐘了,以往這個時候,天都已經放亮了。然而今天,天色依然黑漆漆的。大雨依然冇有停止的跡象,但是雨勢已經小了很多,險情也暫時穩定了下來。不過此刻的柳擎宇已經疲勞至極,這一次,不用彆人勸說,柳擎宇便決定好好休息一下了,因為他知道,後麵很有可能還會有更加艱苦的戰鬥。保持體力是必須的。所以,他靠在帳篷邊上,一邊喝著礦泉水一邊吃著火腿腸。

然而,吃著吃著,柳擎宇便睡著了,他的左手拿著礦泉水瓶就停止嘴邊,而拿著火腿腸的右手就停在半空中,他就這樣睡著了。

旁邊,田小栓和眾位村民們看到這一幕,眼角全都濕潤了,而田小栓則從塑料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機,給柳擎宇拍了一張照片。

就在這個時候,鎮委書記石振強帶著其他鎮委委員們象征性的來大壩視察了一圈,對乾部群眾們鼓勵了一番,前後呆了不到20分鐘的時間,還找了幾個記者拍了不少的雨中視察的照片,之後便離開了。而自始至終,石振強連柳擎宇的麵都冇有見到。

柳擎宇睡了有3個小時之後便自動醒來了,隨後他和村民們一直忙碌到了晚上10點多,各種險情全都排除了,水位也開始穩定住了,這時,暴雨已經停了,而市氣象台也釋出了明天的天氣預報,說是明天景林縣全縣都是晴天,終於可以雨過天晴了。但是,柳擎宇和村民們卻並冇有敢離開大壩,因為柳擎宇曾經告訴大家,說是很有可能這雨還得再下一兩天,雖然對於柳擎宇的這個結論有些質疑,但是之前的經驗讓眾人對柳擎宇充滿了信任。所以大家依然堅守在大壩上。

在眾人的勸說下,柳擎宇再次可以稍微休息一會了。

後半夜1點多的時候,負責值守的村民全都驚聲尖叫了起來:“不好,關山河水位突然暴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時,田老栓的手機響了,他拿出套著塑料袋防進水的手機立刻接通了電話,當他聽完電話之後,臉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大聲罵道:“我操他媽的景林縣,這幫玩意也太不是東西了!”

“村長,到底怎麼了?”有個村民問道。

“我們關山水庫上遊的景林水庫因為大壩的壓力太大,決定開閘放水,縣裡已經通知下來了,讓沿岸各地村子做好撤離村民的準備,再有2個小時他們就要開閘放水了。”田老栓雙眼充滿怒火的說道。說完,田老栓邁步向柳擎宇的帳篷走去,一邊走

一邊說道:“這件事情我們必須得儘快告訴柳鎮長,請他拿主意。”

很快的,柳擎宇被叫醒了。田老栓把自己得到的訊息跟柳擎宇一說,柳擎宇一下子就急眼了,立刻從木板床上跳起身來,雙眼噴火的說道:“縣裡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能這樣做呢?這景林水庫的水一下來,我們關山水庫首當其衝啊,大水一過,我們關山鎮就完了。不行,我得給縣裡打個電話。”

說完,柳擎宇回到車上,拿出自己的手機,直接撥通了縣長薛文龍的電話,充滿憤怒的質問說道:“薛縣長,我聽說景林水庫要開閘放水?這是不真的?薛縣長,你知不知道,景林水庫一旦放水,關山水庫立刻就會有潰壩和決堤的危險。”

-知道自己這次來蒼山市給柳擎宇惹禍了,還給他樹立了董天霸這樣的敵人,雖然韓香怡根本就冇有把董天霸看在眼中,但是她也清楚,柳擎宇要想在官場上有所發展,有董天霸老爸那樣市委常委級彆的對手,恐怕以後的路會艱難許多。所以她也直接向柳擎宇告辭開車返回燕京市。柳擎宇回到關山鎮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回來之後,柳擎宇顧不上休息,直接趕到天王嶺災民安置點看望了一下災民的生活情況,他發現災民們的生活很苦,這讓他感覺心中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