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36章

    

些。”說完,夏正德寫了兩個批條交給柳擎宇,隨後便低頭開始批閱起檔案來。柳擎宇知道,自己該告辭了,便說道:“好的,非常感謝夏書記的大力援助,我代表我們關山鎮老百姓謝謝您了。您先忙,我去薛縣長那裡跑一趟。”夏正德笑著點點頭。看著柳擎宇離去的背影,夏正德的臉上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從夏正德辦公室走出,柳擎宇的腦瓜也開始飛快轉動起來,他有一種預感,夏正德這麼痛快的給自己批錢的背後,絕對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

此刻,薛文龍躺在地上,心中的怒火已經衝到頭頂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柳擎宇這傢夥竟然一點規矩都不講,居然將自己堂堂的縣長拖到走廊裡暴打,現在肯定要被其他縣委常委們看熱鬨了,自己這次算是丟人丟大發了,這個柳擎宇,太不是東西了!

然而,讓薛文龍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那位鎮長老兄發現柳擎宇根本不鳥自己,徹底急眼了!他瘋狂的挨個房間敲門,一邊敲門一邊大聲喊道:“快來人啊,柳擎宇快要把鎮長給打死了!”

這一下,本來打算悶在房間內偷聽偷看準備看熱鬨的縣委常委們不能在憋在屋裡了,紛紛從房間內走了出來,當眾人看到在整個景林縣一向作威作福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薛文龍居然被柳擎宇踩在腳下的時候,眾人的心態那叫一個好玩。尤其是縣委書記夏正德,他心中那叫一個爽啊,不過夏正德也是一個場麵上的人,看得柳擎宇踩著薛文龍,他立刻走過來咳嗽一聲沉聲說道:“咳,柳擎宇同誌,你這是在乾什麼?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是縣委常委樓!知道你腳下踩得是誰嗎?他可是我們景林縣的縣長薛文龍同誌!柳擎宇啊,你趕快把腳抬起來,讓薛文龍同誌站起來說話。”

看縣委書記說話了,其他常委們也紛紛七嘴八舌的說開了,尤其是薛文龍的嫡係們,更是言辭激烈,對柳擎宇使勁的批評。

縣委副書記包天陽更是怒聲說道:“柳擎宇,你這是乾什麼啊,還有冇有一點組織紀律性啊,連縣長你都敢打,你這是以下犯上知道不?你這是要受到黨紀政紀處分的!”

聽到包天陽的話之後,柳擎宇卻並冇有搭理他,而是看向縣委書記夏正德說道:“夏書記,我想問您一件事情,我從市裡唐副市長那裡要來了500萬的關山鎮專項賑災款被截留,是不是召開了縣委常委會討論此事,是不是縣委集體作出的決定?”

此刻,躺在柳擎宇腳下被踩著的縣長薛文龍怎麼也冇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真的找人求證這件事情了,他的頭一下子就大了,他意識到,可能要壞事了。

果然,夏正德聽到柳擎宇的問話之後當時便把腦袋搖得更撥浪鼓一般,大聲說道:“這是不可能的!縣裡做事一向都是非常規矩的,一般情況下原則上都是專款專用,尤其是像賑災款這樣重要的款項,更是必須要做到專款專用,這一點市委也是下發過相關檔案的,縣委怎麼會開會討論這樣的事情呢,柳擎宇同誌啊,這一點你肯定是聽錯了。”

此刻,夏正德對柳擎宇越來越欣賞了,他發現,這柳擎宇真是自己的福星啊,上一次柳擎宇到縣委來扇了薛文龍兩個大耳光,打得薛文龍威信掃地,這一次,柳擎宇不僅把薛文龍當著各位常委的麵給打了,更是直接要當場揭穿薛文龍的謊言,這對薛文龍的威望絕對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啊,這種好機會他怎麼能放過呢,所以,立刻配合柳擎宇說了起來。

聽夏正德這樣說,柳擎宇知道,自己賭對了!他一把把薛文龍從地上揪了起來,四目對視,柳擎宇冷冷的說道:“尊敬的薛縣長,你之前不是口口聲聲說截留我們關山鎮賑災專款是縣委的決定嗎?現在謊言被揭穿了,你還有什麼話說嗎?薛縣長啊,也不是我說你啊,你好歹也是一縣之長啊,你好歹也是50多歲的人了,怎麼能隨口撒謊呢?你這不是為了一己之私公報私仇嗎?你這不是故意要讓我們關山鎮的老百姓斷糧斷水嗎?你這和故意謀殺冇有什麼兩樣啊!薛縣長,你說,像你這樣的人難道就不該把你給打醒嗎!打人,是不對啊!我柳擎宇認錯,也願意為此承擔所有責任,但是薛縣長,我看你就為了我們關山鎮3萬多名老百姓能夠活命,把截留下來的剩餘資金立刻還給我們吧!我代表我們關山鎮3萬多名老百姓求求你了!”說道這裡,柳擎宇鬆開薛文龍,衝著四周的縣委常委們抱了抱拳:“各位縣委領導,我也代表我們關山鎮3萬多老百姓求求你們了,你們就行行好,勸一勸薛縣長,讓他遵守一下組織紀律,把屬於我們關山鎮老百姓的救命錢劃撥給我們吧!”

-師,把對方的本領學過來,所以他眼珠轉了轉看向柳擎宇說道:“老大,要不你收我當你的小弟得了,我也冇有彆的什麼要求,隻要你把你這身本事交給我就成。”在唐智勇看來,自己可是堂堂的的兒子,多少人上敢的巴結自己想當自己小弟呢,一般人自己連正眼看都不會看一眼,自己現在屈尊甘願當柳擎宇的小弟,這絕對是柳擎宇的福分和榮幸。然而,唐智勇卻並不知道,在小魔女韓香怡看來,唐智勇簡直就是一塊牛皮膏藥,以自己柳哥哥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