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27章

    

式上報縣裡,最終結果如何由縣裡定奪。”石振強說完,所有黨委們立刻一致表示讚同,這個時候,柳擎宇自然不會再去觸石振強的黴頭,雖然賈新宇排位下降,但是柳擎宇卻心中早有考慮,賈新宇既然跟了自己,他絕對不會虧待賈新宇的,而且這一次挫折也算是對賈新宇的考驗,看看他能否撐過去,如果能夠撐過去,柳擎宇將會徹底把賈新宇納入到自己的嫡係人馬之中。派出所所長之事定下來,眾人又討論了一下接下來救災以及災民安置的分工,隨...-

一時之間,陳隊長真的有些為難了。

就在這個時候,腳步聲響起,唐智勇一路小跑氣喘籲籲的衝了過來,衝著陳隊長喊道:“陳漢強,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我手中握有董天霸派人強行綁架韓香怡的證據。而且馬上就會有人給你打電話了。”

唐智勇的話音剛剛落下,陳隊長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陳隊長一看電話號碼,當時臉色就白了,因為電話是市公安局局長鐘海濤打過來的。

自從他記錄下這個號碼之後,這個號碼從來冇有響起過,但是現在竟然響起來了。他連忙接通了電話,恭恭敬敬的說道:“鐘局您好,我是陳漢強。”

“陳漢強,聽說你正在大富豪處理一些問題,具體的情況我聽唐智勇跟我彙報了一些,你呢,是現場負責人,我不便乾涉,但是我隻有一條,你們必須要文明執法,必須要講究有理有據有節,一切必須要以事實為基礎,不能胡亂抓人,否則後果自負。”說完,鐘海濤之間掛斷了電話。

接完電話的陳隊長當時再次傻眼。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連市公安局局長都知道了,直接把電話打到自己手機上了,就算再有董天霸做後盾,他也不敢得罪鐘海濤的,要知道,以鐘海濤的位置,拿下他一個小小的隊長跟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陳漢強看了唐智勇一眼,他知道,肯定是這位唐家大少給鐘海濤打得電話。此刻,他真是有點進退維穀的感覺。

這時,唐智勇拿出手機調出一段視頻打開直接遞給陳漢強說道:“陳隊長,你看看,這是我從如意酒店監控中心調取的視頻資料,就是董天霸身邊的這幾個人,被董天霸派到瞭如意酒店,直接從酒店房間內把柳鎮長的妹妹韓香怡給帶走了,柳擎宇所采取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救人,都是正當的,合法的,怎麼,現在你應該知道怎麼辦了吧?”

此刻,看完視頻之後,陳漢強腦門上的汗更多了。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做出抉擇了。

略微沉思了一下,陳漢強直接轉過身來對手下說道:“兄弟們,把董大少身邊這幾個人給我抓起來,讓柳擎宇他們走吧。”

這時,唐智勇笑著看向柳擎宇說道:“老大,咱們走吧,這邊冇事了。”

柳擎宇點點頭,回過頭來冷冷的看了董天霸一眼,昂首挺胸向外走去。

等柳擎宇他們離開之後,董天霸目光陰冷的看向陳漢強說道:“陳隊長,你難道就是這樣執法的嗎?”

陳漢強連忙苦笑著說道:“董少,您剛纔也聽到了,鐘局長親自給我打電話施壓了,我不做出一些姿態肯定不行的,而且董少,柳擎宇的身份比較特殊,我勸您最好不要和他發生正麵衝突,即便是真的要收拾他,也不要在動用一些違規的手段了,最好是在官場內收拾他,而不是在其他領域,最好是從紀委那邊下手。”

聽到陳漢強的話之後董天霸便是一皺眉頭:“柳擎宇到底是什麼人?他的那個是什麼證件?”

陳漢強苦笑著搖搖頭:“董少,您就彆為難我了,我要是說出來,肯定會惹禍的。”說道這裡,陳漢強突然驚聲說道:“董少,您的手腕怎麼了,怎麼開始滴血了。”

董天霸直到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手腕被柳擎宇給折斷了,一陣陣鑽心的疼痛突然從手腕出傳了出來,疼得他一下子就倒在地上暈倒過去。

-道:“老大,咱們走吧,這邊冇事了。”柳擎宇點點頭,回過頭來冷冷的看了董天霸一眼,昂首挺胸向外走去。等柳擎宇他們離開之後,董天霸目光陰冷的看向陳漢強說道:“陳隊長,你難道就是這樣執法的嗎?”陳漢強連忙苦笑著說道:“董少,您剛纔也聽到了,鐘局長親自給我打電話施壓了,我不做出一些姿態肯定不行的,而且董少,柳擎宇的身份比較特殊,我勸您最好不要和他發生正麵衝突,即便是真的要收拾他,也不要在動用一些違規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