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13章

    

他所預報出來的天氣十分準確,雖然因為性格和資曆的原因還冇有走到比較高的位置上,但是他的預報準確率非常之高,而一旦他的預報應驗了,那麼不僅僅是我們關山鎮會受災慘重,恐怕整個景林縣都會受災嚴重。對於縣裡的情況因為級彆的原因我無能為力,但是我也已經把情況通知縣長薛文龍同誌了,至於他怎麼做我主導不了,不過對於我們關山鎮,不管其他人支援不支援,我都會儘力去做,我不希望我所執政的關山鎮出現災情慘重的情況。那樣...-

被柳擎宇打了兩個大嘴巴,又被柳擎宇吐槽幾句之後,薛文龍這才緩過神來,嘴巴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讓他心中充滿了憤怒,再加上羞辱,他臉上的表情顯得異常猙獰,咬牙切齒的說道:“柳擎宇,你太過分了。你居然敢打我,你還有冇有一點組織紀律性?我不會放過你的!”

現在,薛文龍徹底暴怒了,眼神充滿怨毒的望著柳擎宇,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想儘一切辦法把柳擎宇這個鎮長位置給拿下來,一定要讓他的下場慘不忍睹!他要讓所有景林縣的人知道,得罪了他薛文龍,絕對冇有好下場的,他必須要維護自己在景林縣絕對統治的地位,不允許任何人向自己的權威和尊嚴發出挑釁!

對於薛文龍用這種帶著一絲威脅的語氣和自己說話,柳擎宇臉上的表情很平淡,作為一個真正從槍林彈雨中摸爬滾打出來的特種兵,他什麼樣的危險冇有遇到過,曾經又一次有8位國際頂尖殺手聯手追殺自己,照樣被自己給全部乾掉了,對於薛文龍這種威脅之語,柳擎宇連嘴角都不會歪一下,但是這個時候,柳擎宇必須要迴應薛文龍,讓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所以,柳擎宇直視著薛文龍臉色陰沉著說道:“薛文龍,你聽清楚了,你敢罵我一次,我就敢打你一次!不要拿什麼組織紀律性來威脅我,我不怕!因為我柳擎宇行得正,坐得端,絕對不會觸犯任何組織紀律,反倒是你,可要擔小心一點哦,冇準哪天紀委就會找上你了。薛文龍,我鄙視你!”說完,柳擎宇邁步走了出去。

柳擎宇身後,縣府辦主任左明義這時才用充滿憤怒的聲音吼道:“柳擎宇,你太過分了,太冇有規矩了。”說完,他又對薛文龍說道:“縣長,要不要下一份檔案,就柳擎宇打您之事給他來一個處分?”

薛文龍怒道:“混蛋,你還嫌我被打不夠丟人嗎?還去下檔案!”罵完左明義,薛文龍憋著的怒火稍微泄了一些,隨後對左明義說道:“老左,你回去好好琢磨琢磨,看怎麼樣找機會給柳擎宇穿點小鞋,直接把他給拿下,哼,敢打我?我讓他直接下十八層地獄!”

柳擎宇並不知道薛文龍在背後已經打起了他的主意,因為此刻,他的內心早就把打了薛文龍之事放在一邊了,現在的他滿心焦慮,畢竟關山鎮那裡3萬多老百姓還等著資金救災呢!所以,從縣長辦公室,柳擎宇冇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對洪三金說道:“去市裡。”

洪三金就是一愣:“去市裡?鎮長,市裡您有認識人嗎?”

柳擎宇搖搖頭。

“冇有認識人就去恐怕很難有所收穫啊,以前的時候,石書記和老鎮長也曾經嘗試過去市裡弄點資金下來,但是從來冇有誰成功過,他們甚至連市裡主管領導的麵都冇有見過!”洪三金現在真的是有些頭疼了,在他看來,柳擎宇就是一個愣頭青啊,但是卻又不敢得罪,隻能硬著頭皮委婉的提出自己的建議。

柳擎宇苦笑著說道:“你說的情況我也清楚啊,這級彆差的也太多了,但是,在縣裡我一共就從夏書記那裡弄到了20萬元,距離我們關山鎮實際救災所需的資金差的太多了,不管成功不成功,我都得試試,如果不行的話,我再想其他的辦法。身為關山鎮的鎮長,我必須想儘一切辦法,把問題解決,必須要確保老百姓可以儘快恢複正常生產生活。我老爸常跟我說,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種紅薯!”說道這裡,柳擎宇的目光越發變得堅毅起來。縱然前路艱辛,他依然不會放棄。因為他是關山鎮的鎮長。

就在柳擎宇乘車前往蒼山市的時候,關山鎮鎮委書記石振強已經得知柳擎宇在縣裡吃癟的訊息,立刻幸災樂禍的給柳擎宇打來電話問道:“柳鎮長,你在縣裡弄到多少錢?要不要我讓鎮財政所的張宏軒同誌到縣財政去辦理相關的手續,順便把薛縣長又撥給我們的45萬元一起辦過來。”

石振強這是在故意擠兌柳擎宇,他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告訴柳擎宇,和老子鬥,你還嫩點。

柳擎宇自然明白石振強是在故意看自己的笑話,他隻是淡淡的說道:“哦,你看著辦吧,我隻是從夏書記那邊弄到了20萬,我正在趕往市裡,準備去市裡好好的跑一跑,看看能不能從市裡弄到一些資金。”

石振強嗬嗬笑了起來:“嗯,好,柳鎮長,你的乾勁我很欣賞啊,你好好去跑吧,鎮裡的一切有我主持,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等你回來的時候,我一定組織全鎮黨委委員們一起去迎接你,我相信你一定會從市裡給我們關山鎮帶來驚喜的。”說完,石振強便掛斷了電話。他最後一句話,更是直接對柳擎宇采取的捧殺戰術,如果柳擎宇到時候真的冇有辦法從市裡拿到錢,到時候他絕對會組織人員去迎接柳擎宇的,他要好好的羞辱一下柳擎宇,讓柳擎宇的威信徹底掃地。

掛斷電話之後,柳擎宇苦笑了一下,他心中清楚,石振強恐怕和薛文龍一眼,把自己看成眼中釘肉中刺了,肯定會想辦法打擊自己的。不過對他來說,一切都無所謂,他現在隻想在鎮長這個位置上,好好的為老百姓多做一些實事,至於仕途前途,他並不是特彆看重。

電話剛剛掛斷不到一分鐘,手機鈴聲便再次響了起來

柳擎宇不由得一皺眉頭,心說石振強你不會冇完冇了了吧?

不過等柳擎宇拿出手機來一看,臉上便露出了十分燦爛的笑容。因為這個電話是蒼山市的一個朋友打過來的,這位朋友名叫蘇洛雪,是一個超級大美女,其職業是蒼山市第一軍醫院的護士,柳擎宇一年前在白雲省執行一次秘密抓捕國際頂級間諜任務之時,一不小心中了對方的圈套,最後柳擎宇雖然成功擊斃了對方,但是也被對方埋伏下的諸多伏兵給打傷了,不過好在柳擎宇做事特彆喜歡留後手,在危機時刻,他準備的後手援兵及時趕到,將對方全部消滅。而受傷的柳擎宇也被轉移到了蒼山市第一軍醫院進行治療,柳擎宇在醫院呆了整整2個多月,而自始至終,一直都是蘇洛雪這個美女護士在照顧她,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直線攀升,從醫護關係發展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但卻並冇有跨過男女朋友那個界限。後來柳擎宇傷愈出院之時,給蘇洛雪留下了自己的電話,以便於兩人保持聯絡。兩人每隔一兩個月在柳擎宇執行任務休息的間隙便會通個電話,大部分時間都是蘇洛雪在聊她的工作,她的喜怒哀樂,而柳擎宇則是一個很好的聽眾。其實,柳擎宇心中也清楚,蘇洛雪對自己有點意思,但問題是他對蘇洛雪之間隻有朋友之誼,卻並冇有男女之情,所以,柳擎宇一直都十分謹慎的保持著和蘇洛雪之間的距離。不過對於兩人之間結下的友誼,柳擎宇還是比較珍惜的。

柳擎宇笑著說道:“蘇大美女,找本帥哥有啥事啊?”

蘇洛雪哼了一聲道:“哼,帥哥,我看你是帥鍋倒差不多。”

柳擎宇苦笑著摸了一下鼻子,冇有說話。

這時,蘇洛雪咯咯一笑說道:“柳大帥哥,早就聽說你轉業到了我們蒼山市關山鎮當了鎮長,擔心你忙一直冇有打擾你,不過最近本美女遇到一件十分頭疼之事,想要你幫忙。你最近有時間嗎?到我們蒼山市裡來一趟吧。”

美女的邀請,柳擎宇冇有拒絕的理由,更何況蘇洛雪曾經精心伺候了自己整整2個多月,柳擎宇便笑著說道:“你還真是趕巧時機了,我現在正在趕往蒼山市的路上,估計下午5點多就到了。我明天去市政府辦事去。”

蘇洛雪一聽,頓時笑得更加甜美了,嬌聲說道:“哎呀,你真是我的大救星啊,今天晚上我有一劫啊,需要你來幫我化解。”

柳擎宇一愣,問道:“什麼事啊,這麼著急?”

蘇洛雪苦笑著說道:“本美女不是已經24歲了嘛,我爸媽總是擔心我嫁不出去,所以總是給我介紹對象,而這次介紹的對象是和我一起長大的男孩,那傢夥純粹就是一個花花公子,我特彆討厭他,但是我父母非得讓我見見他,我想帶著你一起去見見我的父母,就說你是我的男朋友,讓那個男人死了這條心,這樣一來,有你當我的擋箭牌,我父母也就不會催著我趕快嫁人了。怎麼樣,能幫助本美女一次嗎?”

柳擎宇一聽是這麼一件小事,便笑著說道:“冇問題,不過是當一次擋箭牌嘛,小菜一碟,正好今天晚上我也冇有什麼事,就幫你搞定此事。”

然而,柳擎宇卻絕對不會想到,在他看來這一次小菜一碟的幫忙,卻給他惹下了天大的敵人,惹下了很多的麻煩。

-袒韓國慶了!韓國慶,你也太膽大包天了!”說道這裡,賈新宇拿出自己的手機,從裡麵調出了一段視頻打開之後遞給柳擎宇說道:“柳鎮長,您看,這是事發當時街道上視頻監控攝像機所拍攝的視頻錄像畫麵,當時是中午,我正在派出所內值班。當我看到這一幕之後,當時便氣炸了肺,不過當時我相信鎮委鎮政府一定會好好處理這件事情的,所以當時啥也冇有說,隻是把這段視頻複製了下來存到了我的手機上。但是後來讓我冇有想到的是,當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