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12章

    

是鎮委書記石振強的小動作。因為他發現,自從自己被李有福送到鎮裡上任之後,這個鎮委書記就開始對自己另眼相看了,或者說是下馬威也不為過。前天接風宴上,除了比自己早一個月上任的鎮委副書記秦睿婕碰杯喝酒以外,其他人的態度就變得“曖昧”多了,不是互相對飲,就是與書記石振強觥杯交籌,而且每喝一杯,石振強都會朝他若有若無地笑上一笑,似是在示意自己在鎮裡的威望……柳擎宇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大腦飛快的轉動著。然而,他...-

看到薛文龍徹底低頭不搭理自己了,柳擎宇琢磨著自己該離開了,在耗下去恐怕也冇有什麼收穫了。就在這個時候,縣府辦主任左明義推門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份材料來到夏正德桌前,淡淡的看了柳擎宇一眼,然後把材料放在薛文龍桌子上說道:“縣長,這份材料您簽下字吧。”

薛文龍拿起材料看了兩眼,毫不猶豫的在後麵直接刷刷點點的簽了字。

而這個時候,本來正準備離去的柳擎宇的目光在那份檔案上無意間瞥了一眼,隨後眼神立刻定格在檔案上麵的標題上——景林縣公務用車批示單,隨後,就在薛文龍看材料以及簽字那短短的幾十秒的時間內,柳擎宇以特種兵特有的速讀本領一目十行的從那份材料上一掃而過,很快便把上麵的意思看明白了八、九分,原來,這是縣府辦準備給縣長薛文龍、縣政府辦公室以及縣財政局采購5輛公務用車,還有就是縣長辦公室要裝修一下,添置幾樣新傢俱,這些加在一起差不多要200萬左右的樣子。而柳擎宇可是清楚的記得,賈新宇曾經告訴過自己,薛文龍有一個最大的愛好就是玩汽車,而他現在用的那輛汽車可是去年春節纔買的啊,冇有想到,這才一年左右的時間這位縣長大人居然又要換新車。尤其是當柳擎宇看到薛文龍毫不猶豫的在意見欄上簽署上同意兩個字的時候,柳擎宇的怒火徹底爆發出來了。

柳擎宇猛的狠狠一拍縣長薛文龍的桌子,雙手撐在桌上,探著身子怒視著薛文龍說道:“薛縣長,你太過分了吧!你剛纔不是告訴我說縣財政上冇有錢嗎?為什麼縣府辦還可以拿出200多萬采購汽車和裝修?薛縣長,我非常不理解,在你這個縣長的眼中,到底是你購買汽車著急、裝修辦公室著急,還是對關山鎮、對全縣那些受災的地區進行賑災著急?薛縣長,你可知道,現在僅僅是我們關山鎮有多少家庭因為這次洪災失去了他們的房子和所有的財產,你可知道現在關山鎮有多少人正在忍饑捱餓,等待著縣裡和市裡運輸各種救災物資過去?薛縣長,我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在這種關係到老百姓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你要有心情去購買公務車,難道老百姓在你的眼中連一輛汽車都不如嗎?薛縣長,你有錢買車裝修卻冇錢賑濟災民,你的黨性何在?你的良心何在?你摸著自己的良心問一問自己,你還配當這個一縣之長嗎?你還算是一名合格的黨員嗎?你的良心被狗給叼走嗎?”

柳擎宇以及其憤怒的語氣把這番話一股腦的全部問了出來,隨著柳擎宇的這一番怒斥之語說完,縣長薛文龍的臉色已經黑得猶如豬肝一般,他猛的一拍桌子,怒視著柳擎宇說道:“柳擎宇,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鎮長罷了,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責我薛文龍!我薛文龍做什麼事情還需要你來指手畫腳嗎?你給我滾出去!左明義,把他給我轟出去,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允許他到我的辦公室來,一點規矩都冇有的狗東西!”說話的時候,薛文龍用手一指大門,狠狠的瞪著柳擎宇。最後一句他更是爆出了粗口!對他來說,這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在對下屬進行批評責罵的時候,罵娘也是常有的事情。

然而,他卻不知道,他這句粗口算是徹底捅了馬蜂窩了。柳擎宇雖然在怒斥薛文龍,但是其中冇有一句臟話,而他最討厭的也恰恰是臟話。尤其是薛文龍居然罵自己是狗東西,這豈不是連著自己老爸老媽也給罵了,而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這是他的逆鱗。

所以,當薛文龍剛剛罵完,左明義過來想要拉著柳擎宇出去的時候,柳擎宇突然伸出手來,左右開弓給了薛文龍兩個大嘴巴,直接把薛文龍和左明義全都給打得呆立當場。

這時,柳擎宇一邊輕輕從口袋中拿出一張麵巾紙擦拭著手掌一邊冷冷的說道:“薛文龍,你跟我耍什麼心眼我都可以容忍,你不給我們關山鎮撥款我也可以容忍,但是你竟然罵我是狗東西,我不能容忍,這兩個大嘴巴就是你罵人的代價,不要以為你是縣長就可以為所欲為,但是在我的麵前,冇門!”

-自己老爸老媽也給罵了,而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這是他的逆鱗。所以,當薛文龍剛剛罵完,左明義過來想要拉著柳擎宇出去的時候,柳擎宇突然伸出手來,左右開弓給了薛文龍兩個大嘴巴,直接把薛文龍和左明義全都給打得呆立當場。這時,柳擎宇一邊輕輕從口袋中拿出一張麵巾紙擦拭著手掌一邊冷冷的說道:“薛文龍,你跟我耍什麼心眼我都可以容忍,你不給我們關山鎮撥款我也可以容忍,但是你竟然罵我是狗東西,我不能容忍,這兩個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