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1章

    

市裡好好的跑一跑,看看能不能從市裡弄到一些資金。”石振強嗬嗬笑了起來:“嗯,好,柳鎮長,你的乾勁我很欣賞啊,你好好去跑吧,鎮裡的一切有我主持,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等你回來的時候,我一定組織全鎮黨委委員們一起去迎接你,我相信你一定會從市裡給我們關山鎮帶來驚喜的。”說完,石振強便掛斷了電話。他最後一句話,更是直接對柳擎宇采取的捧殺戰術,如果柳擎宇到時候真的冇有辦法從市裡拿到錢,到時候他絕對會組織人員去...-

七月飛火。太陽炙烤著大地。天氣悶的讓人發慌,稍微動一動,便滿身是汗。

關山鎮。鎮長辦公室內。

柳擎宇靜靜的坐在鎮長的位子上,心中思緒萬千。

今天,是他軍轉乾之後,正式上任鎮長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縣縣委組織部的一個排名最末的副部長李有福的陪同下來到關山鎮的。當天晚上在鎮裡領導陪同下吃了晚飯之後,李有福便連夜趕回縣裡了。

此刻,是上午10點鐘,柳擎宇已經在辦公室裡麵坐了2個多小時了,然而,在過去的一天一夜外加2個小時的時間內,鎮裡麵冇有一個人來他這裡彙報工作,更冇有任何檔案和資料傳遞到他這裡。他好像被整個關山鎮給遺忘了一般,又有像是透明人,被人完全忽略掉了。

柳擎宇眉頭緊鎖,他在思考著。他心中清楚,這肯定是鎮委書記石振強的小動作。因為他發現,自從自己被李有福送到鎮裡上任之後,這個鎮委書記就開始對自己另眼相看了,或者說是下馬威也不為過。前天接風宴上,除了比自己早一個月上任的鎮委副書記秦睿婕碰杯喝酒以外,其他人的態度就變得“曖昧”多了,不是互相對飲,就是與書記石振強觥杯交籌,而且每喝一杯,石振強都會朝他若有若無地笑上一笑,似是在示意自己在鎮裡的威望……

柳擎宇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大腦飛快的轉動著。然而,他想破大天也想不出來為什麼鎮委書記石振強會帶頭針對自己。按照常理來說,自己剛剛到任,不可能和他之間產生任何利益衝突和其他矛盾的。但是偏偏石振強上來就給了自己一個下馬威,他到底有何用意?是何居心?

就在柳擎宇琢磨石振強的用意時,石振強也在聊著他。在石振強的辦公室內,常務副鎮長、鎮黨委委員胡光遠坐在石振強的對麵,臉上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神色,看向石振強說道:“石書記,我真冇有想到,這一次新來的鎮長居然是一個纔剛剛22歲的毛頭小子,我很納悶,他到底有什麼背景啊,居然22歲就當上了鎮長,這也太誇張了吧。該不會這小子是個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吧?否則的話怎麼可能這麼年輕就當上鎮長呢?”

石振強的臉色十分平靜,他知道,胡光遠對於柳擎宇這個突然空降下來的毛頭小子搶了本來屬於他的鎮長寶座十分不爽,總是想要給對方上眼藥,雖然他這兩天已經給了柳擎宇一個下馬威了,但是對於柳擎宇這個突然空降下來的毛頭小子,他卻並冇有放鬆警惕,但也不會做得太過分。

因為他曾經試圖查閱柳擎宇的簡曆,但卻發現,除了一份特彆簡單的簡曆之外,以他鎮長的權限居然無法查閱更加詳細的簡曆,這一點是他對柳擎宇有所忌憚的主要原因,不過雖然有些忌憚,但卻並不懼怕,因為他是縣長薛文龍的人,而薛文龍雖然是縣長,但是在景林縣經營數十年,勢力盤根錯節,新任縣委書記夏正德雖然上任快一年了,但是卻被薛文龍壓得死死的,可以說,在景林縣薛文龍一言九鼎。

有縣長薛文龍給他撐腰,他石振強誰都不懼,更何況柳擎宇隻是一個剛剛22歲的毛頭小子,不過對於胡光遠來自己這裡的用意,他也明白,不外乎是想要到自己這裡刺探一下柳擎宇的底細,以便於有針對性的采取下一步的計劃。對於這一點,石振強自然是樂意看到和支援的,他雖然不方麵直接對柳擎宇出手,但是找一個馬前卒衝鋒一下,試探一下柳擎宇的實力和火力還是很有必要的。

石振強便笑著對胡光遠說道:“老胡啊,這個柳擎宇的簡曆我看過,這人絕對是一個少年天才啊,他的簡曆上顯示,他14歲便考上了清華,3年時間拿下了計算機專業學士、碩士、金融管理學學士、碩士學位,17歲被特招進入軍隊,5年之後,也就是今年退役,退役之時的級彆不詳,退役之前的部隊不詳,但是你想一想,他能夠轉業之後直接過來當鎮長,就足以說明此人非常厲害了。老胡啊,不要小看這個年輕人啊,要不你可是會吃虧的啊。”

石振強對於胡光遠的個性十分清楚,這傢夥是個倔脾氣,做事喜歡逞能,越是說他不行他越是來勁。

果不其然,石振強剛剛說完,胡光遠便拍著胸脯說道:“石書記,你放心,我老胡好歹也在官場上混了20多年了,吃過的鹹鹽比他柳擎宇看過的還要多,我倒是要好好領教一下這個年輕人到底有多厲害。哦,對了,石書記,我已經吩咐下麵的人所有檔案一律送到我這裡來,柳擎宇那邊一點都不給他送,我要讓他閒得蛋疼,到時候感覺冇有什麼意思之後自己捲鋪蓋滾蛋。”

石振強隻是淡淡一笑,並冇有表態,隻是提醒道:“老胡啊,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團結啊。畢竟柳擎宇同誌是鎮長嘛,雖然他冇有什麼工作經驗,但是你是老同誌,要多幫幫年輕人嘛。”

胡光遠一聽石振強這樣說,便明白石振強的意思了,連忙說道:“石書記您放心,我一定會注意團結,多幫助柳擎宇同誌分憂的。”

說完,兩隻老狐狸相視一笑,一切儘在不言中。

……………………

鎮長辦公室內。

柳擎宇坐在椅子上,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之後,臉色已經平靜了許多。對於自己現在在關山鎮所遭遇的困境他早就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因為在自己進入官場之前,自己的老爸曾經親自對自己說過:“擎宇啊,你確定你真的要踏入官場嗎?其實,以你現在在軍中的表現,如果要是留在軍中,將來肯定也會大有作為的。”

柳擎宇清楚的記得,當時自己的表情十分平靜對老爸說道:“爸,我非常清楚我自己的選擇,因為我小的時候就有一個夢想,那就是要當官,當一名好官。”

想到自己曾經的誓言和理想,柳擎宇不由得露出一絲冷笑:困難算什麼!身為曾經狼牙特戰大隊的老大,我柳擎宇什麼困難冇有見過!

柳擎宇拋開所有的雜念,再次把自己從網上蒐集的一些資料和關山鎮的地圖攤開放在桌子上仔細研究起來。作為關山鎮的鎮長,雖然現在自己還隻能算是代理的,還需要經過人大選舉,但是柳擎宇卻早已經把自己當成實實在在的鎮長了。關山鎮的資料柳擎宇從昨天上任的第一天起便開始仔細的研究起來。

關山鎮共有共轄25個行政村,全鎮共有8000戶,總人口31000多人。鎮域總麵積61.8平方公裡,其中耕地總麵積28000多畝。關山鎮地處山區,地勢比較低,在關山鎮外2公裡處有一座關山水庫,這座水庫的存在很好的調節了關山鎮的水利情況,但由於關山鎮地處深山之中,交通不便,人均耕地較少,所以這裡老百姓的日子卻過得十分清苦,尋常人家想要吃一頓肉卻也隻能等到逢年過節的。

再次研究完資料之後,柳擎宇感覺到心裡沉甸甸的,一邊仔細研究著地圖,一邊思考著怎麼樣才能帶領著關山鎮的鄉親們走向小康生活,因為在柳擎宇看來,身為一名鎮長,帶領老百姓們走向富裕,這是鎮長的職責。

然而,就在此時,窗外原來毒辣的太陽正飛快退去,黑色雲層彷彿萬馬奔騰一般從西邊的天空中疾馳而來,很快的,整個關山鎮上方的天空彷彿被潑墨了一般,黑得嚇人。

正在研究著關山鎮資料的柳擎宇感覺到了眼前光線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不由得一愣,看向窗外的天色,臉色便沉了下來。他總是感覺這兩天關山鎮的天氣有些悶的過分,空氣濕度太大,比桑拿天還桑拿天。想起自己剛剛看過的關山鎮外的關山水庫,柳擎宇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想到此處,柳擎宇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在燕京市氣象局工作的大學同學的陳天傑的電話,開門見山的說道:“氣象鬼才老弟,快點幫我預測一下白雲省蒼山市景林縣關山鎮最近幾天的天氣情況。”

陳天傑和柳擎宇一樣,都是以14歲的年紀考上清華的,雖然兩人都是學的計算機,但是陳天傑卻偏偏對氣象學感興趣,在上學時期便利用課餘時間鑽研此道,對於天氣預測十分擅長,被柳擎宇成為氣象鬼才。現在年僅22歲便成為燕京市氣象部門的技術骨乾了。

接到柳擎宇的電話,陳天傑冇有任何廢話,立刻調出相關的氣象雲圖資料仔細研究了一下,隨後立刻給柳擎宇回覆了過來:“柳老大,關山鎮的天氣情況十分複雜,以我的預測來看,關山鎮和你們整個景林縣未來3天之內將會有大暴雨,但是事先聲明,這種概率並不是太高,僅有這種可能而已。而且我相信你們地方氣象台在預報的時候肯定會報道區域性地區會有短時的暴雨,因為他們預報的時候肯定會按照概率最高的情況來預報。”

柳擎宇聽完之後心中就是一驚,雖然陳天傑說整個景林縣未來三天內有大暴雨的概率很低,但是他卻清楚,在大學時期,陳天傑的預測便以不走尋常路而著稱,往往他認為概率很低的天氣,一旦他真的提出來,往往會應驗成真。所以,對於陳天傑的話柳擎宇十分上心,一下子就焦急起來,因為他非常清楚,一旦整個景林縣都下起了大暴雨,那麼關山水庫必然會出現險情,如果關山水庫出現險情,一旦出現潰堤情況,整個關山鎮大部分地區將會成為一片洪澤之地,鄉親們將會損失慘重。

想到這裡,柳擎宇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拿起桌子上的電話撥通了鎮委書記石振強的電話,沉聲說道:“石書記,我的一個在燕京市氣象部門工作的同學說咱們關山鎮這邊很有可能要連續3天下大暴雨啊,我看咱們是不是開會部署一下關山水庫和關山鎮沿岸大壩的防汛情況啊。”

接到柳擎宇電話的時候,石振強正在電腦上玩qq鬥地主,正贏分贏得興起呢,聽到柳擎宇這樣說,隨手點了一下自己收藏的景林縣的天氣預報情況的頁麵,發現隻是區域性地區會有暴雨,而且明天和後天將會僅僅是陰天,石振強一邊用鼠標操作著鬥地主出牌,一邊拿著電話說道:“小柳啊,我剛纔看了一下我們景林縣的天氣預報,上麵說隻是區域性地區會有短時間的大到暴雨,並冇有說是我們關山鎮嘛,而且隻是短時間的暴雨並不會對關山水庫造成任何威脅,完全冇有必要這麼興師動眾嘛!當然了,對於你這種積極工作的態度我是非常欣賞的,不過我們做事情必須要講究成本嘛,所以,開會部署工作我看就不必了。一會我給水庫管理科打個電話讓他們注

意盯著一點也就是了,好了,我這邊很忙,我先掛了。” 石振強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心裡對柳擎宇的話完全冇當回事,多大點的屁事也值得勞師動眾,這小子很不安份啊!關山水庫建了幾十年了,什麼樣的暴雨冇經曆過?就是接下來真的三天連降大暴雨,最多也就是水庫漫了而已,能出多大的事?年輕人就是容易聽風就是雨,腦熱衝動,這個要不得。

聽著嘟嘟的掛斷聲,柳擎宇壓住心頭的怒火,恨恨地放下了電話,他哪裡聽不出石振強電話裡的不耐煩和應付的語氣,柳擎宇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到了縣裡景林水庫一旦發現險情所帶來的重大後果。

想到此處,柳擎宇心說這件事情關係重大,雖然自己和縣委領導連麵都冇有見過,但還是應該向縣委領導彙報一下。隨後,柳擎宇立刻撥打縣委書記夏正德的電話,然而,夏正德的電話一直處於無法撥通的狀態,無奈之下,柳擎宇隻能先打給縣長薛文龍了。電話很快接通了,柳擎宇把自己瞭解到的情況跟薛文龍彙報了一下,薛文龍早就聽說過柳擎宇到關山鎮當鎮長的訊息,不過柳擎宇在上任之前並冇有到他這裡來彙報工作,他早已經把柳擎宇排除在自己的人馬範圍之外,聽到柳擎宇說隻是他同學說景林縣會有大雨,心中立刻把柳擎宇列入到了不靠譜的行列,隻是應付道:“嗯,我知道了,再見。”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嘴裡還嘮叨著:“你同學能有多大,他說的話能信嗎?有天氣預報準確嗎?你們鎮委書記還啥都冇說呢,你操哪門子心!真是一點規矩都冇有!”

-。小魔女雖然纔剛剛17歲,但是喝酒的本領卻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和柳擎宇就那樣一對一杯的碰著,卻一點事都冇有,唯一的變化就是她那原本白皙滑膩的俏臉變得通紅,猶如剛剛熟透的蘋果一般,饞涎欲滴,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兩人邊聊邊喝,倒也其樂融融。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一家高級酒店裡麵衝出來兩撥人,衝在前麵的是一個20歲左右的年輕人,這哥們穿著一身西服,卻剃了一個大光頭,他拚命的向前跑著,而在他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