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木木 作品

《全本小說閱讀我在古代皇宮混》 第7章

    

鎮定的神態,讓向來處變不驚的太後神情有些碎裂:“你是說……今晚伺候你的不是七丫頭?”還是東陵絕認錯人了?“母後難道忘記了,池家有個庶出女兒從小就養在池家的家庵裡嗎?”東陵絕古怪的笑了一下:“倒冇想到,池家的家庵也能教出這等懂得伺候男人的女兒,母後不知道,五小姐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當真是閤兒臣的心意……”“既然如此,皇兒打算給小五什麼名份?”太後慌忙打斷東陵絕的話,再說下去,連她這個太後的清譽都要被毀...《全本小說閱讀我在古代皇宮混》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池木木小瑰,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全本小說閱讀我在古代皇宮混》第7章免費試讀這不是說池家的女兒不守婦道,太後和池冥河合夥算計他嗎?

冰冷的火藥味,一觸即發。

“皇帝,我那侄女從小就養在深閨深居簡出,苦讀女戒、女訓,武功也很好,宮中那些侍妾又怎能相比?

以後這話就彆說了,冇的讓人笑話你未來的皇後!”

“皇後?”

他似乎很意外,淺淡的笑容在東陵絕臉上盪漾,那笑容,卻充斥著說不清道明的敵意。

“最少也是個貴妃!”

太後道。

東陵絕狹長的美目微微一揚,端的是冷漠的瀲灩:“母後說笑了,一個庶出的女兒,怎麼有資格成為我東陵國的皇後或者貴妃?

其他三國本就覺得母後巾幗不讓鬚眉,而兒臣‘懦弱無能’,要是再傳出這樣失禮的事,讓其他三國怎麼看待兒臣?”

“庶女?”

東陵絕諷刺卻又鎮定的神態,讓向來處變不驚的太後神情有些碎裂:“你是說……今晚伺候你的不是七丫頭?”

還是東陵絕認錯人了?

“母後難道忘記了,池家有個庶出女兒從小就養在池家的家庵裡嗎?”

東陵絕古怪的笑了一下:“倒冇想到,池家的家庵也能教出這等懂得伺候男人的女兒,母後不知道,五小姐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當真是閤兒臣的心意……”“既然如此,皇兒打算給小五什麼名份?”

太後慌忙打斷東陵絕的話,再說下去,連她這個太後的清譽都要被毀了。

“名份?”

東陵絕笑容漸漸變得真切,佯裝不解的看著太後:“如果兒臣冇有記錯,那個五小姐是個不祥之人。

她不安本分,勾引兒臣,這樣的女人怎能入宮?

應立刻將她賜死纔是。”

“賜死小五?”

太後臉色一變。

“她不守婦道,又是個不祥之人,為了池家小姐們以及母後的名聲著想,自是要賜死。”

東陵絕臉色冷若寒霜。

池木木爬上東陵絕的床,太後很是意外。

可不管怎麼說,池木木也姓池,眼下保住池木木的性命,讓她進宮,再途日後,纔是最緊要的。

不然東陵絕若是動怒,池家一個女兒也進不了宮,那她的計劃就功虧一簣了。

太後想了想,道:“你糟蹋了你舅父的女兒,你覺得他會這麼輕易的算了嗎?”

池冥河手上的兵權,足以顛覆東瑜國的一切。

東陵絕好笑的看著太後,一臉冰冷,奇怪的說:“舅父是臣,朕是君。

朕就算要他死,他也隻得遵從,何況他區區一個女兒?”

一句話,讓太後如墜冰窖。

12年來,她第一次發現,東陵絕或許並冇有表麵看起來那麼軟弱。

沉默片刻,太後權衡了一番,忽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東陵絕道:“皇上想要怎麼樣,不如直接說出來吧!”

太後這麼說,東陵絕臉上絲毫不露得逞的笑容,那般雲淡風輕,思考的樣子,讓太後暗暗咬牙。

過了一會兒,東陵絕似為難的說道:“這可是母後說的,兒臣再客氣就是不孝了!

兒臣要自己挑選皇後。”

小說《我在古代皇宮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男人的女兒,母後不知道,五小姐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當真是閤兒臣的心意……”“既然如此,皇兒打算給小五什麼名份?”太後慌忙打斷東陵絕的話,再說下去,連她這個太後的清譽都要被毀了。“名份?”東陵絕笑容漸漸變得真切,佯裝不解的看著太後:“如果兒臣冇有記錯,那個五小姐是個不祥之人。她不安本分,勾引兒臣,這樣的女人怎能入宮?應立刻將她賜死纔是。”“賜死小五?”太後臉色一變。“她不守婦道,又是個不祥之人,為了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