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散人 作品

第50章 想死還是想活?

    

不孝不仁不義之罪,已經不再是簡簡單單要廢太子之位,這是要將其置於死地啊!明知一旦這個罪名落實,周錚必然會陷入萬難之境,可群臣無一人敢發聲。不僅僅是因為柳輔身為當朝丞相,位高權重;最重要的是,端坐在上方的天景帝!這些年,天景帝對周錚的態度,群臣皆知!誰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為周錚說話!?“好一個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啊!”柳輔的這番言論,足以讓群臣詫異,滿朝震撼。可週錚麵色依舊冷靜。九子奪嫡,群臣站隊。柳輔正...-

桀桀桀桀!

幽暗的牢房內,一道身影從黑暗中緩緩走出,隨後沙啞的桀笑宛若地獄深處的惡犬在咆哮一般,帶著瘮人的恐怖感,迴盪開來。

可週錚對於這足以讓人膽戰心驚的聲音卻無動於衷,甚至連神色都冇有變化。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望著此時不斷朝著他靠近的黑影。

終於,當黑影的麵龐被出現在光線區域的時候,一道扭曲的森白之臉徹底出現!

嘶嘶嘶嘶!

饒是周錚的性子,望著這一道距離自己不過一丈距離的身子,也悄然倒吸一口涼氣。

眼前身體異常消瘦,用骨瘦如柴來形容也不為過。

乾癟的四肢除了褶皺的皮膚和暴鼓的青筋之外,幾乎看不到血肉。

整個人或許是因為十年冇有見過陽光,身上的皮膚帶著一種死人獨有的淒白色。

至於那一雙眼眸,空洞無神,反倒是逸散出來一種死寂的壓迫之感。

隻對視一眼,周錚就有靈魂被剝奪的感覺!

眼前這哪裡是活人啊,更像一具行走的骷髏!

“活人的味道......”

嘶啞的聲音,帶著森寒的殺意滾滾而來。

巨大的壓迫之感,讓周錚身上的毛髮瞬間直立,不過他很清楚,此時絕對不能後退

半步。

周錚暗中深吸一口氣,強裝鎮定的周錚,強行壓製內心的恐懼。

“告訴我,你是誰?”

“到這裡來做什麼?”

甘墨伸出猩紅的舌頭,不斷在舔舐著乾涸的嘴唇,一絲嗜血的貪慾不斷在臉上浮現出來,若非最後殘存的理智,隻怕他會一口就朝著周錚的脖頸處咬去。

“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周錚冇有廢話,開門見山。

哈哈哈哈!

隻是這句話,卻讓眼前骨瘦如柴的甘墨桀驁肆意笑。

“給我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好,很好!”

“我已經很多年冇有聽到這般狂傲地笑話了。”

甘墨有些張狂地扭動著脖子,關節居然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與他的笑聲在牢房中交織迴盪,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十年了,無論是朝中的達官貴人,還是京都的豪強士紳,從冇人敢靠近我半厘。”

“更不要說試圖營救我。”

“得罪朝廷,觸怒天子,這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許久後,甘墨的笑聲才停下來,不過他望著周錚的眼眸終於從冷漠變成了一絲好奇。

“你,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資格給我一條生路?”

話音之下,甘墨的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搭在了周錚的肩

膀上。

十年未曾打理的指甲,早已鋒利宛若劍刃,若隱若現地觸摸著周錚的頸動脈,隻要一個呼吸的功夫,甘墨便可以徹底要了周錚的性命。

畢竟,甘墨早已是殺人狂魔,手上不知道沾滿了多少的鮮血。

“本宮,乃當朝太子,周錚!”

頸部傳來的寒意,讓周錚毛孔微微一縮,隨後沉聲迴應。

太子!?

果不其然,這兩個字,讓甘墨空洞的雙眸閃爍出來一絲光芒。

“那你,更該死!”

“你老子要殺我,你要救我?”

“真是好笑啊!”

甘墨眼睛宛若毒蛇一樣眯成一條裂縫,那原本搭在周錚肩膀上的手掌猛地往前移動,手掌瞬間化作虎爪,死死握著周錚的咽喉。

巨大的力道壓迫,讓周錚立馬出現了窒息之感。

“你不會殺本宮的。”

臉部被鮮血充斥漲紅,這還是周錚重生後第一次感受到距離死亡如此之近。

“為何?”

瞧得眼前臉上並未出現太多驚恐之色的周錚,甘墨眉頭微皺,不過他掌心的力道並未繼續加大,勉強讓周錚可以呼吸。

“以你的能耐,你若想離開天牢,不是冇有可能。”

“甚至隻要你願意,十年前朝廷也不一定拿得住你。”

咳嗽兩聲後,周錚緩緩開口。

他早已暗中調查了甘墨。

實力之強,以一己之力麵對數百宮中禁軍,不懼絲毫,大殺四方,一時間血流成河!

如此勇猛之人,但凡當年有絲毫想要逃的念頭,誰能真正攔得住?

“你若要殺本宮,就不會等到現在。”

終於,甘墨鬆開了自己的手掌,隨後緩步朝著牢房中的深處走去。

冇有人知道他此時在想什麼,就連周錚也不清楚為何甘墨會突然鬆開自己。

“今日本宮過來就問你一句話。”

“想活,還是想死?”

周錚此時臉色稍微恢複正常,不過並未立馬離開。

“為何要救我?”

“受人所托。”

誰?”

“司馬承!”

聽到司馬承三個字,甘墨身體猛地一愣,隨後有些抖動。

“幫我轉告司馬承,多謝了。”

留下這句話,甘墨再度躺在了牢房中的最深處,漆黑一片,除了聲音之外,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

“好。”

周錚甚至冇有一句規勸,直接轉身。

“你就這樣走了?”

黑暗中的甘墨此時嘴角有些抖動,他實在搞不明白,周錚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是救人的樣子?

勸都不勸一下?

“廢話,本宮不走,

留下來跟你一起吃牢飯?”

周錚冇好氣地說道。

“記住,是司馬承求著本宮給你一個機會。”

“不是本宮求著你活下去。”

“順序不要弄錯了,邏輯也不要弄反了。”

周錚冷眼癟嘴,剛纔咽喉傳來的死亡之感,讓他相當不爽。

自古隻有求人地跪下,從冇有見過被求的人跪下。

“你可知,救我就意味著和朝廷作,忤逆聖上?!”

見到周錚即將離開,甘墨有些猶豫的聲音再度傳來。

“媽的,好歹是一個殺人狂魔,居然如此婆婆媽媽。”

周錚眉頭一皺,臉上也多了不耐煩之色。

心中暗罵一聲,根本就懶得搭理甘墨,徑直邁出這牢籠。

“我想活!”

就在周錚準備離開的時候,黑暗深處的甘墨終於忍不住開口。

十年了,他確實有機會可以逃出天牢。

可這也意味著要亡命天涯,一輩子都無法活在光明下。

如此的話,還不如一死了之!

“我想堂堂正正的活著,你能做到嗎?”

緊咬牙,甘墨內心做出了一絲掙紮。

他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絕對不會懷疑司馬承!

“你在懷疑本宮?”

終於,周錚的腳步停頓了下來。

不過言語中,卻帶著一絲惱怒。

-狡兔死,走狗烹!當今聖上早已君臨天下,執掌大周,就算不兌現當初的承諾,他們又能奈他何?“若讓你放棄太子位,安生活下去,你,可願?”盯著周錚,蕭冠沉聲問道。他太瞭解當今聖上了,周錚在朝堂上的舉動以及對淑妃的態度行為,隻怕已經讓聖上心生殺意!蕭氏雖說轉變了對周錚的態度,但要想讓蕭氏如同當年支援周天一樣支撐周錚,在蕭冠看來,根本不可能。天時地利人和,一樣都冇有站在周錚這邊。“男兒帶吳鉤,血雨覓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