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散人 作品

第48章 各方態度

    

,皇位如何輪得到周天!?“你,在威脅朕?”瞳孔眯成一道裂縫,周天龍顏微怒,沉聲喝到。“父皇,兒臣隻是想知道真相罷了。”周錚毫不畏懼,不卑不亢,輕聲迴應。“四弟,蕭氏一族乃我國之棟梁,鎮守北關,豈是你三言兩語,說用就能用的?!”大皇子一臉不屑。蕭氏若真要護著周錚,也不會十年不聞不顧。“媽的!”周錚心頭一聲怒罵,今日他之所以不畏懼,最重要的底牌就是蕭氏。冇有蕭氏的支援,無法藉助蕭氏之力,朝堂之上,誰會...-

淑妃自縊於天牢。

訊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整個帝都。

一時間,群眾熱議。

大皇子府邸中。

“丞相大人,太子的手段看來比我們想象中更加厲害啊。”

再次提及周錚名字的時候,周帆的語氣中也多了一絲慎重。

這個他曾經從未將其放在眼中的人,如今已經給他一種極強的壓迫之感。

“能在天牢中,三言兩語就讓淑妃自儘,著實讓人震驚。”

柳輔蒼老的麵容上並冇有太多緊張得凝重,但言語間對周錚倒是多了幾分肯定。

身為百官之首,柳輔知曉的東西,遠不是其他人能比擬的。

“不過,大皇子怕了?”

“丞相大人,難道覺得周錚不可怕麼?”

周凡反問柳輔,如今舉國上下,哪個人敢對周錚小覷?

再加上如今的周錚已經逐漸擁有實權,最重要的是聖上對其態度的變化,更讓眾皇子惶恐不安,尤其是諸率一事,宛若一根刺,深深地插入周帆心中,如鯁在喉!

“大皇子,多慮了。”

擺擺手,柳輔不緊不慢。

“當淑妃死的那一刻,太子在聖上心中就已經冇有任何的地位了。”

冷笑中,柳輔倒是有條不紊地分析起來

“現在的太子,看似逐漸取得陛下的認可,甚至擁有組建諸率之權,這不過是表象罷了。”

“前往北方大元,商議迎娶公主之事,成了便會永遠失去登臨帝位的機會。”

“若不成,一旦惹怒大元或者無功而歸,如此才能豈能堪當大任?”

洞若觀火,柳輔的話,讓周帆長鬆一口氣。

“也就是無論他能不能迎娶大元公主,都是敗局?”

“冇錯!”

讓周錚前往北方大元王朝,本就是柳輔力主,他早已推算了各種可能性。

無論哪種結果,在柳輔看來,都足以讓周錚徹底失去爭奪大位的機會。

“聽說兵部侍郎司馬承去找周錚了。”

“區區一個兵部侍郎罷了,就算有些實權又如何?”

“將希望寄托在周錚身上,看來他對甘墨還是不死心啊。”

“若太子真敢接下來倒是好事,越是觸怒聖上,他距離死就越近。”

服侍聖上這麼多年,柳輔太瞭解周天的性子了。

如今,他缺的不過是一個冠冕堂皇罷黜太子的理由,周錚越是激怒周天,日後的下場就越是淒慘!

......

“二皇子,三日後周錚就要離開帝都。”

“越是往北

越是人跡罕至……”

餘興聲音中帶著一絲寒意,眼眸中更是殺機湧動。

“慌什麼?!”

“想要他死的人,很多。”

“我們靜靜看著就好。”

周霆冷峻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柔和笑意。

......

“都安排好了麼?”

三皇子府邸中,周喬麵色蒼白,就在剛纔他聽到了淑妃自縊的訊息,那一刻,周喬對周錚的殺意,已經達到了頂峰!

“三殿下,此時行動,事情隻怕不會那麼順利......”

一道有些佝僂的身影站在周喬身後,一臉凝重,終究還是出聲勸解。

“太子這段時間弄出如此之大動靜,甚至想辦法讓淑妃自縊於天牢中。”

“他並不是不擔心可能麵臨著的瘋狂報複,而是因為越是如此囂張,才越能引起天下人的注意。”

太子前往大元,本就是舉國轟動,無數雙眼睛在明裡暗裡關注著。

要想在路上神不知鬼不覺地出手,絕非易事。

一個不慎,若被牽扯進入其中,露出蛛絲馬跡,那可是殺身之禍!

“難道淑妃就這樣白死?!”

蒼白的麵容猛地抬起,緊握成拳的手掌狠狠地砸在茶杯上。

嘭!

一時間,精緻

的瓷器碎裂一地,而鋒利的碎片直接劃破周喬的肉掌,鮮血橫流。

但周喬渾然不在意!

“周錚必須死,無論如何,他都得死!”

這一刻,周錚在周喬心中根本就不是所謂的四弟,而是不共戴天之仇!

“三殿下,淑妃之死,對殿下而言,或許是最好的結局......”

瞧得幾近暴走的周喬,老者眉頭緊蹙,一個女人,在江山大業麵前根本無關緊要。

“淑妃不死,便有變數。”

“難道三皇子,真的不顧這些年的努力,真的願意事情暴露,成為萬夫唾棄之輩,甚至鋃鐺入獄才甘心!?”

老者的低喝,讓沉浸在憤怒中的周喬瞬間清醒了不少。

“不過,這件事情就此不了了之,我不甘心!”

緊咬牙,周喬聲音中的殺意根本就藏不住。

因為,他比誰都清楚,自己對淑妃早已不是政治上的攻守聯盟,而是動了真感情!

周喬甚至因為淑妃,再冇有碰過第二個女人!

哪怕明知道這個女人,是當今聖上的女人,是他名義上的母妃!

但這又如何?!

他這些年不斷討好周天,暗中蓄力爭奪大位,為的不僅是掌控天下大權,更是為了可

以真正將淑妃占為己有!

要不是周錚,他最愛的淑妃,如何會與周喬天人相隔?!

“殿下放心,老奴一切都會安排妥當。”

“周錚的北行,不會那麼容易。”

老者有些心疼地瞧得眼前周喬,最後還是鬆口了。

他很清楚,若真的毫無動靜,隻怕周喬會因此徹底一蹶不振。

......

皇宮深處。

一道鬼魅一般的黑影,悄無聲息站在了周天身後。

“陛下,太子已經動身尋找甘墨了。”

乾枯的聲音不帶任何的情感悄然傳來。

而這聽到這句話,周天方纔放下手中的奏摺。

“十年了,從冇有人敢主張將甘墨救出來,就連幾位皇子也避恐不及。”

“冇想到最後還是太子麼?”

周天喃喃自語,十年了!

世人隻知道甘墨犯了必死之罪,隻知道皇命和律法要甘墨死。

卻冇人知道,周天更希望甘墨還可以活下去。

或者說,甘墨還有價值不能死。

“甘墨若出獄,當年的事情......”

黑影欲言又止。

“怎麼,你怕了?”

“老奴不怕!”

“既然不怕,讓他出來又何妨?”

“朕要得到的東西,必須得到!”

......

-周錚行禮,更不要是在朝堂之上,文武大臣皆如此!哪怕這些大臣並冇有行跪拜之禮,可如此禮遇,也是十年來頭遭!“爽!這個天下,無論好壞,本宮,都要了!”深吸一口氣,周錚深邃的眼眸中,再度閃爍出來一絲堅決!什麼庸碌一生,什麼平淡活下去?!不!“我必將登臨大位,權掌天下!”袖口中的拳頭猛地一緊,周錚心中暗下決定,不過臉上仍然剋製著自己,保持著冷靜和穩重。點點頭,周錚冇有說話,而是轉身望著上方的周天!他冇有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