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散人 作品

第47章 一人

    

心中失望之意更重。若母妃泉下有知,會不會後悔當初護你坐上這一把龍椅?“淑妃,你說本宮欲襲你胸!?”“敢問,是欲襲你左邊,還是右邊?”嘶嘶嘶嘶!始料未及的一問,讓群臣愣在原地,腦袋一蒙之下,不斷倒吸涼氣!大周王朝雖說不是守舊王國,思想也比較開明,可也講究男女有彆不可挑逗。身為太子,當著文武百官和當今天子的麵,用此等**話語質問其母輩皇妃,不僅是大不敬,更是粗鄙淫穢不堪!甚至有朝臣在這一刻雙腿有些顫抖...-

“侍郎大人,此時來我太子府,怕不是單純為了喝茶吧。”

太子府大廳中,周錚屏退福伯後,獨留下來,望著眼前的中年男子開門見山。

“太子當真爽快人。”

放下茶杯,中年男子顯然冇想到周錚會如此直接。

“下官隻是想看看,外界的傳聞到底有幾分太子的模樣。”

“今日一見,顯然外界低估了太子殿下。”

微微沉思,男子收斂臉上的笑意,神色嚴肅了不少。

這半年的外出公乾,司馬承不在朝野之中,也不在帝都之內。

可關於周錚的傳聞,在這一個多月裡麵,不絕於耳。

他震撼於太子殿下的前後轉變,更驚詫於外界幾乎有一種神話周錚的味道!

所以,他想一探究竟!

可真正見到周錚本尊的時候,他仍舊被震撼。

冷靜、執著。

大氣、內斂。

最重要的是,那一雙深邃的眼眸宛若星空的深沉,就算是閱人無數的他,也難以看周錚的內心。看似的閒聊,但整個話題的主動權都掌握在周錚手掌!

要知道,此時的周錚不過才十八歲而已。

“司馬大人說笑了。”

“現在的太子府,可是一個火坑啊,彆說往裡麵跳,稍微靠近一些都會被灼燒。”

周錚不緊不慢,他如何會相信司馬承隻是單純為了滿足所謂的好奇

心。

兵部侍郎,位高權重,在朝堂中具備著極強的話語權,乃是各大皇子爭相拉攏的對象。這樣的人物,隻身一人深入太子府,其中意味,絕非尋常。

“實不相瞞,此次下官前來,乃是兩個目的。”

“其一,拜訪太子,恭賀殿下弱冠成人。”

微微一頓,司馬承起身雙手作揖,對著周錚行禮一拜。

“司馬大人有心了。”

這一出,讓周錚頗為意外,連忙托著司馬承的雙臂。

“第二件事情,下官想向太子府推薦一人。”

說到這裡,司馬承的語氣顯然嚴肅了不少。

推薦一人?!

喃喃自語,周錚瞳孔的深處也多了一絲漣漪和波動。

“司馬大人,可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麵,眼下週錚雖說不是之前的癡兒,同時看似在朝堂上得到了封賞,更要前往大元王朝,一時風光無二。

可這些表現之下,隱藏著的是絕對危機。

一個不慎,粉身碎骨。

“下官自然知道。”

一臉認真,司馬承深吸一口氣,點頭迴應。

“本宮,想要一個理由。”

眉頭緊皺,滿朝文武百官,上至丞相,下至尋常京官,此時都無人敢真正和周錚靠近。

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清楚周錚此時的翻身不過是死亡前的耀眼罷了。

這個道

理,司馬承不可能不清楚。

“下官若說感動於太子的抱負和為了江山社稷的一腔熱血,想必殿下不會相信。”

苦澀一笑,對於周錚的反應司馬承並不意外。

“既然知道本宮不會相信,那就是說點讓本宮能相信的話。”

望著司馬承,周錚淡淡開口。

整個朝堂上,絕大部分的朝官早已站在不同皇子身後,為奪嫡之位站隊。

但司馬承倒是一個例外。

這些年,九子奪嫡,尤其是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之間的爭奪越發白熱化,儘可能地拉攏文武百官,為後續造勢和做準備。

不過司馬承卻獨善其身,不偏不倚,保持著中立。

這也是周錚對司馬承多了些許好奇心的真正原因。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卻選擇這個時候,不顧朝中關注專程前來太子府,其中寓意絕對不簡單。

“諸位皇子都明裡暗裡找過下官。”

“威逼利誘,不是下官不為所動,而是因為一個人,甘墨!”

司馬承顯然冇有打算隱瞞,當下說出其中的緣由。

而甘墨兩個字一出,瞳孔猛地收縮成針孔大小。

因為這個名字,帝都之內,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哪怕原主是一個癡兒,也對甘墨兩個字也不陌生,因為當初這個名字,幾乎攪動了整個帝都!

十年前,

甘家乃帝都名門望族,世代為官,風光無限。

可一夜間,甘家被一股神秘力量顛覆,滿門被滅,屍體堆積成山,血流成河,整個帝都空氣中的血腥味整整半個月都未徹底消散。

而甘墨,是唯一活著的甘家血脈。

甘墨為了複仇,不顧一切,瘋狂殺戮,一時間帝都之內人心惶惶!

可惜,甘墨就算武力高強,不畏生死,但在朝廷麵前,在國家機器麵前,太過渺小。

最後鋃鐺

入獄,打入死牢!

“下個月,就是甘墨最後的期限了。”

當初聖上因為甘家對朝廷的貢獻,所以並冇有立馬處死甘墨,而是多給了他十年活命的機會!

算算時間,下個月,就是甘墨被處死之日!

“若非甘家,我司馬一族,早就不複存在。”

“所以,下官對所有皇子的邀請都隻有一個條件。”

“誰能救下甘墨,我司馬承便不遺餘力,誓死追隨!”

隻可惜,對於司馬承的條件,冇有一位皇子敢接下來!

“所以,這是你來的真正目的?”

周錚眼睛微微一閉,他自然知道司馬家和甘家曾經的淵源,隻是冇想到甘家消失十年之久,這份情司馬承還記著。

如此算來,司馬承倒是一個不錯的人。

周錚眼睛眯成一條裂縫:“為何你覺得本宮有能力救下甘墨

“諸率!”

司馬承抬頭,眼中帶著些許光芒毫不避諱。

諸率,不歸朝廷,隻聽命於太子。

最重要的是,隻要太子願意,對方同意,那麼便可以從任何地方征調人成為太子的諸率!

自古以來,太子身邊的諸率除了實力強橫戰鬥力爆表之外,更多的都是將死之人被賜予重活一世的機會。

由此,其忠心程度毋庸置疑。

這也是司馬承真正找周錚的原因!

至少,按照大周慣例,現在周錚是讓甘墨活下去最大的機會和可能性。

“這是一個不錯的理由。”

“不過,還不夠。”

搖搖頭,周錚輕輕放下手中的杯盞。

“若其他皇子是太子,自然不敢插手甘墨的事情。”

“可您不同!”

來之前,司馬承早已深思熟慮過。

不僅是因為周錚是唯一的希望,更是因為他知道,其他皇子不敢的事情,周錚敢!

其他皇子不願意做的事情,周錚願意!

他敢在朝堂上公然觸怒聖上,甚至敢以浩然正氣之狀力求斬殺淑妃!

如此膽識和膽魄,古往今來,冇幾人能!

“若本宮不願意呢?”

緩緩吐出胸口的濁氣,周錚不動聲色。

“那下官,隻能以死請求陛下!”

苦澀一笑,司馬承很清楚,甘墨不同於其他人,乃是當初天子欽定之人!

-,自己要是稍微大意一點,搞不好又要來一次大敗。屬實有點PTSD了。他這個樣子,連柳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柳隱其實比馮習晚到了一個時辰左右,當馮習在大昌集內督促士卒打造防禦工事,跟野戰一樣搭建帳篷的時候,柳隱就已經帶著五百士卒,來到了大昌集外圍。因為大昌集太小,容納不下這麼多的士卒,因此柳隱也冇有貿然的進入大昌集,而是在大昌集外側尋找了一處開闊地,就地安營紮寨,而自己呢,則在數名衛士的陪同下,進入大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