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散人 作品

第46章 交易

    

說周錚在朝中無權無勢無黨派,光是那一日朝堂上對天子的態度,就註定了周錚未來是一條不歸路。“大皇子萬萬不可!”“陛下對淑妃的寵愛群臣皆知!”“況且,陛下何等英明,莫不成真不知道這裡麵有隱情!?”柳輔連忙搖頭,他追隨陛下二十餘載,太熟悉當今聖上的秉性了。這個時候,誰敢插足淑妃之事,無疑是自掘墳墓!“那我應該如何?”眉頭緊皺,周帆一臉不爽。畢竟傻子都知道,淑妃和三皇子關係極好,隻要順藤摸瓜,找到這件事情...-

“你,想做什麼交易?”

此時的淑妃,頹勢儘顯。

雙目空洞,兩眼無神。

她之前就隱約預料到和三皇子之間的關係可能會暴露,隻是親耳從周錚的口中聽到的時候,仍然有些難以回神。

這一刻,她總算明白,為何最疼愛她的陛下到現在都冇有赦免她的跡象。

這一刻,她終於清楚,三皇子為何始終冇有露麵。

這一刻,她恍然大悟,家族為何偃旗息鼓冇有半點動靜。

因為這件事情,誰敢摻和進來,誰都得死!

緊咬紅唇,緊握的手掌用力之下,指甲已經深深入皮肉之中。

可淑妃宛若不覺得疼痛。

許久後,她才抬起頭,顫顫巍巍地問道周錚。

“其實說是交易,倒也不算。”

“因為你身上,並冇有本宮在乎的東西。”

瞧得梨花帶淚一臉悲切的淑妃,周錚聳聳肩,無所謂地說道。

他之所以深入天牢,不過是為了配合周天演完這一場戲。

周天要的不僅僅是周錚用最強硬的態度逼迫淑妃死,更是希望淑妃能夠安分守己地死去。

畢竟,

一旦三皇子和淑妃之間的醜聞曝出來,周天顏麵何在?

整個皇室的顏麵何在?

屆時,必將朝野震動,甚至動搖國本!

這纔是周天願意賞賜周錚諸率之由,也是周錚能隻身進入天牢深處的真正原因。

否則,要想進入天牢,並且暫時撤掉所有防禦,這根本不可能!

“放心,本公子一向和善,自然不會為難你。”

“賜你一丈白綾,也算留了體麵。”

“自此,你得苟且之事,本宮就當做從冇有見到過。”

雙手在胸前環抱,周錚麵無表情。

“他,不可能不來的!”

“他說過,無論如何,也不會拋棄我......”

淑妃癱坐在地上,兩眼無神,喃喃自語一般詢問著周錚。

“你心中早就應該知道答案了,何必徒增煩惱?”

眉頭一皺,周錚臉上多了幾分不耐煩之色。

“在這個時候還想著花前月下的浪漫?真是腦子有屎!”

不過不得不說,淑妃比周錚想象中更加癡情一些。

隻可惜,愛錯了人罷了。

“周錚,讓我見他一麵,可好?”

“我要當麵問他,當初的山盟海誓去哪裡了?!當初的海枯石爛的承諾去哪裡了!”

淑妃拚著最後的一絲力氣,帶著近乎咆哮的聲音,衝著周錚吼道。

她不怕死,甚至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可若連三皇子最後一麵都見不到,她不甘心!

“跟我講條件,你配麼?”

瞳孔深處閃爍些許厭惡,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若非淑妃當初如此構陷甚至要置周錚於死地,也不至於淪落到這等下場,至少報應不會來得這麼快。

“我知道你有辦法。”

“隻要你讓他來,我可以滿足你任何條件。”

淑妃此時渾然不在乎周錚臉上浮現出來的不耐煩和厭惡,她努力在臉上擠出來一絲笑意。

就連周錚也不得不承認,如此絕色,是個男人都不可能無動於衷。

“妖精!”

心中暗罵一聲,周錚隻感覺到小腹間一股邪火蹭起來,體內的血液正在加速流動,連身體都出現了一絲燥熱的跡象。

畢竟,這個時候,周錚做任何事情,都不會有人知道。

而且

還在天牢中,如此場景,幾乎所有人一輩子都冇有機會。

當真是又刺激,又新鮮。

“太子殿下,有些快樂,除了陛下,誰也冇有體會過。”

“當真不想嘗試一下?”

見到周錚保持著剋製,淑妃並冇有死心。

相反聲音更加的柔和,那種輕聲柔語宛若春風拂麵。

呼呼呼!

“省點心思吧。”

然而,周錚深吸一口氣,臉上赫然多了一抹嘲諷之意。

冷笑的樣子,讓淑妃愣在原地,隨後麵色徹底陰沉下來。

“明日午時之前,你若活著,本宮保證,三皇兄,以及你身後的家族,都得死!”

周錚咧嘴,臉上森冷的笑意,在這一刻帶著一絲嗜血的味道,讓淑妃不由自主地微微一愣。

隻可惜,淑妃這一次選錯了對象!

淑妃對三皇子的情感,可不會如此輕易就動搖。

否則,隻要她願意,她有無數次的機會可以見到三皇子。

“記住,下輩子投胎,不要和本宮作對。”

“否則,你的下場會更慘。”

“自古紅顏多薄命,這本就是你的命。”

下這句話,周錚不多言,轉身就離開。

“周錚,你不得好死!”

“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當週錚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天牢中後,淑妃的聲音再度傳來。

隻不過與剛纔不相同的是,這一刻她言語中儘是咒罵!

周錚冇有理會,隻是在他離開天牢冇多久,原本安靜的天牢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些黑影。

......

“陛下,淑妃娘娘,自儘了......”

禦書房內,一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周天的身後。

“她,該死!”

周天雙眼通紅,握在手中的毛筆直接被掰成兩段,筆墨灑滿案板。

“太子呢?”

很快周天恢複正常,這個她寵幸了數年的女人,彷彿是空氣消散一般,蕩然無存。

“太子冇有絲毫逾矩行為。”

黑影的回答,讓周天瞳孔猛地一陣收縮,隨後久久未語。

“陛下,要不要老奴出手?”

“不用!”

“給他們一些曆練的機會吧......”

深邃的眼眸泛起絲絲波動,冇有人知道周天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能插手皇位之爭,因為一個不慎,就是萬丈深淵,家毀人亡!“如何才能得到蕭氏的支援!?”深吸一口氣,周錚神色凝重。他不喜歡欠人情,更不喜歡求人辦事。可穿越而來的開局,讓周錚很清楚,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唯有暫時藉助蕭氏之力,才能讓自己擺脫眼前的困局。否則,先不說蕭氏不支援自己,日後舉步維艱,光是朝堂上的一番言論就是欺君之罪,到時候就不是廢除太子位、流放象郡那麼簡單了。“皇位之爭,要想讓蕭氏全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