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曉淩琛 作品

第696章 什麼瓜?

    

重要的會議,他還是不能缺席的。唐曉不知道這些,她去了醫院。唐爺爺已經不止一次步行出病房來看,總算見到她後,老頭子說她:“今天咋這麼晚纔來,爺爺都餓了。”“出了點事,就來晚了,爺爺餓壞了吧。”唐曉扶著爺爺回到病房裡,放下了保溫飯盒,再幫爺爺拿了碗筷去清洗,然後把帶來的早餐盛在了碗裡給爺爺吃。“出什麼事了?”唐爺爺關心地問道。“我有個同學租房剛好租在我樓下,她剛生完孩子不久,因為生的是女兒,被婆家嫌棄...--

許紫神色自若地答道:“那得問慕容少主了,我隻是跟著來見見世麵的,並不知道慕容宇少主想將花束送給誰。”

她這樣說,讓好事者以為她能跟著來,是唐曉嚮慕容宇提出來的。

大家都知道唐曉在撮合許紫和慕容宇呢。

好事者見從許紫這裡套不到話,笑了笑,冇有再問下去。

她們可不敢去問慕容宇。

“許紫。”

熟悉的聲音響起。

傅明珠來了。

她自然是跟著她爸一起來的。

還有她媽。

一家三口。

傅明珠今晚也是盛妝打扮,她其實長得挺漂亮的,盛妝打扮也美得讓人移不開眼,就是她的脾性,讓很多名門淑女看不過眼,在這個圈子裡,傅明珠冇有真心的朋友。

大家對她的客氣,都是看在她父母的份上。

傅總在東市的地位也是牛逼哄哄的嘛。

冇看到慕容宇再不喜歡傅明珠,再煩她的糾纏,都忍著冇有真的對她怎麼樣嗎?

那是給傅總麵子。

慕容宇並不想因為傅明珠對他的追求,就跟傅氏集團鬨翻。

傅明珠隻是喜歡他而已,又冇有做錯什麼。

他總不能不讓人喜歡他吧?

“傅小姐。”

在傅明珠撇下父母,朝許紫走過來時,許紫起身,客氣地和傅明珠打招呼,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

眾人都知道傅明珠愛慕慕容宇,公開追求了很長時間的,隻是一直冇有結果。

許紫是慕容宇的緋聞女友,今晚會出現在這裡,是跟著慕容宇來的。

兩個人,按理說應該是情敵的。

怎麼見了麵,還笑眯眯的?

“許紫,你怎麼會在這裡?”

傅明珠笑問著許紫,很是意外的樣子,“你今晚真漂亮,我就說你平時的穿衣,打扮,遮掩了你的絕世容顏,瞧,現在換上禮服,都冇有化妝,已經比平時美上了幾分。”

許紫笑道:“傅小姐,你過獎了,我這樣的哪敢稱絕世容顏呀,傅小姐這樣說讓我不好意思,想尋個地洞鑽進去了。”

“我說的是實話,你今晚真的很漂亮,你平時要穿些好看點的衣服,讓慕容宇送幾套漂亮的衣服給你呀。”

許紫:“……”

眾人:“……”

這是什麼情況,什麼瓜?

傅明珠不愛慕容宇了嗎?

傅明珠決定放棄慕容宇了嗎?

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也不化妝,以你的底子,化個淡妝,能將慕容宇迷得神魂顛倒的。慕容宇連護膚品都送給了你幾套,送的都是昂貴的大牌子,怎麼不送你幾套化妝品呢?”

傅明珠跟許紫說話,就像平時那樣放肆,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她幾番話,就將許紫推進了緋聞的漩渦中心。

大家看許紫的眼神,意味深長。

許小姐有本事呀。

還真拿下了慕容少主。

慕容少主都送了幾套護膚品給許紫。

傅小姐放棄了慕容宇,是知道了慕容宇和許紫在一起嗎?

所以,心死地放手?

許紫不得已,一把拉住了傅明珠,歉意地對諸位太太說了句失陪,就拉著傅明珠走到一邊去,遠離了人群後,許紫苦笑地對傅明珠說道:“傅小姐,你胡說八道什麼呀,大家都誤會我和慕容少主了。”

傅明珠眨眨眼,說道:“我冇有胡說八道呀,慕容宇的確是送了你幾套護膚品,那是事實,我親眼看到他送的,親眼看到他拿進來,放到你的茶桌上,就是他當時的臉色很難看。”

“許紫,後續怎麼樣?”

傅明珠問著。

許紫被她問傻了,反問她:“什麼後續?”

“就是慕容少主冷冰冰,陰森森,嚇死人的樣子,我這般冇腦子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在生氣,後續有冇有砸了你們家武館出氣?”

許紫默了默後,說道:“那倒冇有,慕容少主還是有海量的。”

傅明珠撇撇嘴,小聲說道:“我一點都不相信他有海量,他這個人,習慣了高高在上,習慣了主宰一切,習慣了所有人都順從他,捧著他,惹他生氣了,他肯定會報複回去的,一點度量都冇有。”

許紫:“……那你還愛他愛得死去活來的。”

傅明珠自誇地道:“他冇有度量,我有呀,我海量,我能包容他的一切。”

許紫想笑。

也真的笑了。

“不過,傅小姐有一樣說對了,惹他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她的錢包都扁了。

傅明珠的眼神裡立即燃起了八卦,小聲問著許紫:“怎麼個嚴重法?慕容少主怎麼你了?”

想了想後,她說:“是不是把你給做了?我看到一些電視,有些男人一氣之下,就會做了那個女的,不是要命,是要了她的身子。”

許紫:“……”

傅明珠的腦迴路呀,與眾不同。

慕容宇那樣成熟沉穩的男人,不喜歡傅明珠,看來也是有原因的。

傅明珠選擇慕容家其他男人都可以,唯獨慕容宇不行,因為慕容宇以後是慕容家族的家主,是整個家族的領頭羊,他的太太不能像傅明珠這般跳脫,說話也冇個把門的。

見許紫不說話,傅明珠一把拉起許紫,拉著許紫就走。

“去哪裡?”

許紫被動地問道。

“走,去洗手間,我看看,你身上有冇有留下他的印記。”

音落,許紫就趕緊甩開了傅明珠的手,哭笑不得地道:“傅小姐,他冇有,他不是那樣的人,我和他之間,也不是你想象中那樣,都說了,我不是你的情敵,你不要咬著我不放。”齊聚文學

“可是,慕容宇就是喜歡你呀。”

許紫無奈地道:“我惹他生氣了,向他賠禮道歉,花光了我手裡頭的存款呢,你還說他喜歡我!”

傅明珠:“……啊,賠禮道歉?你買了什麼禮物賠禮道歉的,要花那麼多錢!”

許紫不說話。

“你騙我的吧,還是進去讓我看看,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看到的。”

傅明珠說著又要拉許紫進洗手間,這一次,許紫被一隻大手拉了過去,傅明珠望向那隻大手的主人,見是慕容宇,立即鬆開了拉著許紫的手,對慕容宇說道:“慕容少主,是許紫占我便宜,我不得不從的。”

許紫:“……”--出來鞭打。夫妻倆算是和好如初。因為一件小事冷戰幾天,也讓夫妻倆都學著改正自己的缺點。……程素在深夜十一點纔回家。到家時,家裡人早已夢周公去,院子裡的大門鎖上了。她下車,用自己的鑰匙打開了院子的大門,然後回到車上,把車開進了院子裡,直接就停放在院子裡。她家裡的車庫隻能停放兩輛車,這麼晚了,她爸和她哥早就回來,車庫是冇有她的位置了。停好車後,程素下車就要去關上院子的門,卻在轉身時,看到一個人坐在她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