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z 作品

第四千二百二十七章、強勢

    

亦是如此。他發現了一座殘缺的殺陣陣盤,被妖族一個年輕強者拿了出來,擺在身前。“這個怎麼交換?”林北主動過去,進行詢問。“我需要大量的攻擊類,超品銘符,爆發的力量,至少也要達到三次涅槃境界主。”對方迴應。林北想了想,他暗中製作出了五十枚雷霆超品銘符,拿出來,說道:“這是五十枚雷霆超品銘符,爆發的力量,相當於三次涅槃境界主的全力一擊,你看夠不夠?”“五十枚?”對方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但卻蹙眉,搖搖頭,“...“斬!”

旋即,拙慕真聖便是再次出手了,這一次,他直接以聖劍斬來,而不再是單純的劍氣。

聖劍之威,何止“恐怖”二字了得。

這一次,麵對拙慕真聖的聖劍,林北倒是冇有再去硬撼。

“乾坤鼎!”

林北直接祭出了乾坤鼎,瞬間出擊,和那聖劍碰撞。

聖劍斬在了乾坤鼎之上,按理來說,林北能夠拿出來的武器,頂多也就是虛聖層次而已,在拙慕真聖的聖劍之下,恐怕會直接被斬成兩截。

可現在。

拙慕真聖的聖劍,斬在乾坤鼎之上,不僅冇能將乾坤鼎斬成兩半,甚至都冇能在乾坤鼎之上,留下任何痕跡。

反倒是拙慕真聖的那柄聖劍,直接被崩碎出了一個缺口,聖劍殘片,墜入天音池之中。

“怎麼會這樣?”

拙慕真聖的臉色,瞬間蒼白,聖劍受損,顯然他也跟著遭受了一定的反噬。

可相比自身的反噬之傷,他看著乾坤鼎的眼神,則是更為的驚駭。

他的聖劍,為什麼會被這座鼎崩碎?

不僅是拙慕真聖,就是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三人,此時此刻,神色也都是變得凝重了起來。

哪怕是他們持有聖器,此刻,也是變得投鼠忌器起來。

不過再輕易那自己的聖器,去和林北的乾坤鼎碰撞,以免發生拙慕真聖那樣的慘狀。

聖器崩壞,可不是一件小事。

想要修複,那是需要花費極大的代價和精力的。

“殺。”

隨機,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三人,也都出手了。

然而。

此時的林北,卻是駕馭乾坤鼎,直接朝著拙慕真聖殺了過去。

至於其他三人的攻擊,林北直接以乾坤鼎替自己擋下。

而他自身,則是淩空一拳,再次朝著拙慕真聖打去。

拙慕真聖不敢大意,這一次,他冇有再動用自己的聖劍,而是同樣捏拳,施展某種至強拳法。

頃刻間,白光傾瀉,宛如暴雨滂沱,隨著拙慕真聖那一拳爆發,每一縷白光,都蘊含著無上拳意。

可以說,拙慕真聖這一拳,似千百拳。

然而,即便是拙慕真聖此時此刻所爆發的力量,相當恐怖,但在大道聖元果的加持之下,林北此時所能爆發的力量,遠超他們的想象。

林北渾身血氣沸騰,揮動拳頭,整片天地,都像是進入了他的領域之中,漫天能量,從不同的時空之中彙聚而來,帶起一片又一片的雷霆異象。

“轟!”

頃刻間,林北和拙慕真聖便是對轟了一拳。

恐怖的力量,席捲八方,讓天音池都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如果不是這方虛空特殊,或許,就連天音池之內的空間,都已經崩塌的不成樣子了。

一拳過後。

林北立身原地。

反倒是那拙慕真聖,身形在虛空之中,接連倒退,足足退出上百米之遠,這才堪堪穩住身形。

上百米!

對於一個真聖……哪怕現在隻是虛聖巔峰,那也是一個微弱到幾乎可以不用計算的距離。

但……

有了對比。

林北未退,拙慕真聖卻是退了百米,高下立判。

拙慕真聖臉色驟然大變。

他看著林北的眼神,全是驚色,他怎麼可能會落入下風?

然而。

他震驚,林北卻是冇有猶豫,他施展一氣化三清,動用過去身和未來身,強勢攔截住另外三個真聖,而他真身,則是再次殺向了拙慕真聖。

速戰速決。

既然已經動手,那他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去解決掉這個境界跌落下來的真聖。你交出噬魂人皮鼓,我可以饒你一命,但你不配合,接下來,那就隻有死路一條了。”“當然,在這之前,你仍舊還有一線機會,若是你願意現在就將噬魂人皮鼓拿出來,交給我,我還是可以放你離去。”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那位煉獄強者,再次開口道。顯然,他還是想要獨吞功勞。隻要能拿到那噬魂人皮鼓,殺不殺林北,對他而言,並不算太過重要。“老傢夥,我也給你一個機會,你若是願意現在就離去,或許,我還能饒你一命,否則,等你同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