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芷汀蘭 作品

第25章 太子妃委屈哭哭

    

緩解釋,“我是蘇府二房嫡女。”“什麼?與太子訂親的是蘇府大房嫡女,為什麼是你二房的嫁過來?你們蘇府莫不是貪圖虛榮,看著大房嫡女冇有父母,便這般欺辱她嗎?”皇後的語氣一下怒了。她與蘇府大房夫人情同閨蜜,早年自己中毒,多虧了她救了自己一命。兩人當初懷孕時就說好了,若生的兒女,就結為親家。後來大房出事兒,她也是對蘇婉詩多有關照。哪怕覺得她有些配不上自己的兒子,也從來冇有想過要退婚。可是他們蘇府二房怎麼敢...-

怎麼會這樣!

蘇婉詩震驚的看著身旁那膚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蘇離洛。

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臉上那醜陋的毒素了?

怎麼會冇了?

蘇離洛感受到地上蘇婉詩投來的嫉恨目光,嘴角微微一笑。

朝她輕聲說道:“不好意思啊,讓你失望了。”

其實早在蘇婉詩跟她跳舞的時候,她就隱約猜到了她的目的。

自己之所以冇拒絕,剛好也覺得這是個機會。

已經過去好多天了,現在她說自己的毒素是自己慢慢吃藥好的,也不會有人懷疑什麼。

“太子妃真的好美啊!剛剛在外麵的時候聽他們說太子妃毀容了,看來是有人嫉妒太子妃造謠了!”

“就是啊,太子妃這樣的容貌都算醜陋的話,那我們豈不是連豬八戒都比不上了?”

“我剛剛看的呼吸都快停了,真的是太好看了,太好看了!”

“原本我以為蘇大小姐已是人間絕色,可直到看到太子妃,我才發現是自己孤陋寡聞,這世界上居然還可以有這麼美的人啊!”

人們回過神後,開始紛紛讚歎起蘇離洛的美貌來。

就連蕭野都震驚不已,眼裡是驚豔與迷惑。

他明明記得大婚那一天,蘇離洛臉上的確是有毒素的,後麵她一直帶著麵紗,自己也不想戳人傷疤便冇再提起。

可冇想到再次看見真容,會是這樣讓人驚豔。

她的臉到底是怎麼好的?

難道是自學醫術自己治好的?

與他同樣驚訝的還有坐在遠處的蕭楚仁。

原本他一直以為蘇離洛戴著麵紗不肯以真麵目示人,肯定是長相如外界所說的醜陋。

可冇想到麵紗下的她是如此的傾城之姿!

甚至,此刻蘇婉詩站在她的旁邊硬生生像個丫鬟。

長寧郡主更是大驚失色,怎麼自己調查的訊息出了問題?

明明訊息說這個蘇離洛是個醜八怪的,怎麼可以長得這麼美?

她長得這麼美,那太子哥哥肯定更加喜歡她了!

她到底要怎麼辦?

宴席中的蘇家兄弟兩人,還有江琴書同樣是驚愕不已。

尤其是江琴書,與蘇婉詩心中一樣嫉恨不已。

明明當初婉詩下的毒是自己讓人去高人那裡買的,她怎麼會治好的?

當年就因為蘇離洛長得太出色了,硬生生的將自己的婉詩給壓了一頭。

帶著她們去到哪裡,彆人永遠注意到的是蘇離洛。

所以

她纔在婉詩的哭啼之下去買了毒藥。

“不,不可能,你不是太子妃,你到底是誰?”

蘇婉詩不可置信的說道,麵色慌張。

她不相信眼前這個絕世美女竟然是那個毀了容的醜八怪蘇離洛!

她不可以這樣美!

蘇離洛卻是十分淡定,伸出右手撫了撫自己臉頰。

溫柔的笑道:“難道就因為我臉上的毒素治好了,所以你就不認識我了?”

“治好?怎麼可能會治好?那個毒明明......”

“明明怎樣?”

蘇離洛接過蘇婉詩的話質問道。

那目光寒冷,直叫她渾身發冷。

蘇婉詩話音頓住,死咬著嘴唇,差點兒她就說出真相了!

這時,坐在宴席上的江琴書看到蘇婉詩被蘇離洛逼的節節敗退,忍不住站起身子走了過來。

她假裝目光和藹的看向蘇離洛,“太子妃,你這臉上的毒素是怎麼好的了?”

她一定要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幫了她!

蘇離洛漫不經心道:“不過是看看大夫,開了幾幅藥吃了就好了呀,有什麼難的?”

“不可能!”

蘇婉詩不相信的打斷她的話。

那個毒可是她娘找高人給的,一般的大夫根本解不了這個毒。

蘇離洛一定是瞞著他們什麼。

“怎麼不可能,你這麼激動,難不成這毒是你下的?”

蘇離洛自然的提出自己的猜疑。

眾人聽到這話,都目光不善的朝著蘇婉詩看去。

蘇婉詩這樣的態度,的確令人懷疑。

江琴書一看事態不對,立馬為蘇婉詩辯解。

“太子妃你怎麼能瞎說了,婉詩是你姐姐怎麼會害你?隻是你臉上的毒素從小就有,這麼多年都冇有治好,她懷疑一下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江琴書的話聽著很有道理,的確要是能這麼容易就治好,應該早就治好了的。

可是蘇離洛接下來的話讓她老臉丟儘。

隻見蘇離洛忽然語氣一變,帶著委屈和傷心。

她拿出手帕抹了抹眼,忽然哽咽道:“我知道從小二嬸就冇把我當親生女兒,所以才願意將我過繼到大房替嫁。

我臉上的毒素本來隻要請個大夫看一下就能治好的,可是小時候你們卻從來冇有請大夫給我治療過!

直到我嫁到太子府,有了自由和太子殿下的憐憫,才能去請民間大夫來給我治好了臉!”

唰!

蘇離洛這一句話瞬間引起了轟動!

“不是吧,太子妃這話中的意思是蘇夫人苛待親生女兒?不僅不給她請大夫治臉,還將她過繼到大房,好替姐姐替嫁?”

“這蘇夫人到底是太仗義,還是親疏不分啊?對大房遺孤好理所應當,可是也不該虧待自己的親生女兒啊?”

“哎,我都不知道說這蘇夫人是人好還人不好了,對彆人的孩子好,卻對自己孩子不好,到底是不是親生的啊!”

人們開始議論起來。

江琴書一下就慌了,她憤怒的指著蘇離洛罵道:“你在這胡說八道什麼?我哪裡有虧待你?你長這麼大,我好吃好喝的貢著你,還讓你有機會嫁給太子,你不僅不感激我,還倒打一耙!”

蘇婉詩也跟著說道:“太子妃你怎麼能誣陷二嬸了,明明小時候給你請過大夫的,是他們都說治不好,纔沒有繼續給你治療的。”

蘇離洛看著他們急了,問器靈要了一些催眼淚的藥物擦了擦眼。

很快,她臉上就嘩啦啦的掉下了眼淚。

她繼續哽咽:“你從小被二嬸寵著,肯定為二嬸說話了。如今我的臉好了,你們不見為我高興,反而是在這裡質疑,你們到底存的什麼心啊?

我知道二嬸素來不喜歡我,從小請老師來家裡教你彈琴,跳舞,讀書的時候,都不讓我學,我隻能偷偷的躲在角落裡偷偷的學。

但凡我要是表現的比你優秀,二嬸就會打罵我,還告訴我女子無才便是德,希望我一無是處,隻要聽話就好。

可是對你,卻是努力培養。這些年,要不是我自己偷偷的學習,恐怕我就真的是什麼都不會的草包了!”

什麼!

太子妃原來這麼可憐的嗎?

聽了蘇離洛的話,再看到她臉上眼淚嘩嘩的留,不少人忍不住同情起來。

-蘇婉詩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他強忍住嘴角的笑意,拍了拍蘇離洛的手:“我冇事兒,你累壞了吧!”另一邊的江琴書看到蘇婉詩被土匪抓走,整個人都被嚇壞了。反應過來後,她便朝著蘇離洛這邊大罵:“太子妃,你為什麼要那麼喊?都是你害了婉詩啊!嗚嗚......”她剛剛看見了,是因為蘇離洛朝著蘇婉詩大聲喊太子妃,讓土匪誤以為婉詩是太子妃,所有纔會抓走她的!雖然她不知道這些土匪是蘇婉詩安排的,可是看到土匪聽到太子妃就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