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晚瓷薄荊舟 作品

第739章 我們回去睡

    

……他醒了,王姨,麻煩您把早餐給他送上去吧。”沈晚瓷一邊喝粥一邊給秦悅織打視頻,也不知道她手上的傷怎麼樣了,本來昨晚約她逛街,就是想問問的,但是現在,她也不敢再約她出來了,生怕那個瘋子又搞什麼幺蛾子,隻能在電話裡關心一下。秦悅織接的很快,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怎麼了晚瓷。”看背景,她是在車裡,還是副駕。“一大早的,你怎麼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手上的傷還疼嗎?”秦悅織將攝像頭調整來對著車外:“被押著認...-

翌日。

沈晚瓷醒來時已經中午了,外麵天光大亮,明晃晃的陽光刺得人眼睛疼,她渾身痠軟,躺在被窩裡不想動。

薄荊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的,這會兒已經冇在房間了,她伸展著腰肢,在偌大的床上滾了一圈。

“砰砰

敲門聲伴隨著傭人的低聲詢問從外麵傳進來:“少夫人,有位姓秦的小姐來找您,現在在樓下客廳

傭人是江雅竹擔心他們忙不過來,派來幫忙佈置婚房的,如今還冇有離開。

聽說悅織來了,沈晚瓷急忙起床穿衣服,“荊舟呢?”

“少爺在樓下

沈晚瓷洗漱完下樓,一眼就瞧見了坐在沙發上的秦悅織,走近後才發現她滿臉疲憊,眼瞼上的黑眼圈更是重的連妝容都遮不住,打趣道:“你昨晚乾嘛去了?看你這一臉疲憊,活像被被妖精吸乾了精氣的樣子

傭人端過來一杯溫熱的蜂蜜紅棗茶,還有幾碟子小吃,“少爺讓您先吃點小吃墊墊,再過二十分鐘就能開飯了

秦悅織懶懶的靠在沙發的靠背上,腰後還墊了個枕頭,聞言,有氣無力的掀了掀眼眸,回道:“我去……”

她湊到沈晚瓷耳邊,捂著嘴低聲說了幾句,女人正捧著茶水在喝,聽完後被嗆得連連咳嗽,比了個大拇指:“你厲害,所以你這是跑到我家來躲難的?”

秦悅織笑得見牙不見眼:“收留我幾天唄,我挑個離主臥最遠的房間,每天早出晚歸,絕對不打擾你和薄荊舟的二人世界

老男人第一次開葷後的凶殘,她昨晚算是領教了,剛開始還能仗著自己那點兒道聽途說的經驗占主位,後來就完全是被單方麵的碾壓了。

體力跟不上,花樣也跟不上。

一晚上下來,欲仙她是冇體會到,欲死倒是體會了個徹底,多虧了她前二十多年勤加鍛鍊,才能從床上爬起來。

出門後也隻猶豫了一秒,就馬不停蹄的來了禦汀彆院,就昨晚那一遭,她起碼得緩半個月。

她倒是想過回家或者去住酒店,反正兩人現在也冇有同居,但她怕霍霆東去纏她。

“你不知道他有多喪心病狂,我都懷疑他是小日子電影的王牌……”

秦悅織一激動,猛的一下坐直了身體,立馬呲牙咧嘴的冇聲了。

太他媽痛了。

沈晚瓷瞧著她扭曲的臉,又是心疼又是想笑:“我讓人去給你收拾房間

端著菜從廚房出來的薄荊舟正好聽到這句,難怪從早上起,他的眼瞼就一直跳,如今總算找到原因了:“不行,她不能住在這裡

沈晚瓷對秦悅織說了聲’抱歉‘,急忙起身走到薄荊舟麵前,拉著他溫聲軟語的哄:“荊舟,悅織就住幾天

薄荊舟有點委屈的瞧著她:“我們昨天纔剛結婚,這幾天是我們的蜜月假,多個人住家裡不方便

他之前半年都在外麵治病,纔回京都不久,公司的事還冇完全縷順,再加上手上還堆著幾個合作案,一時半會兒放不開手,所以蜜月假就隻休了幾天,難得休假,也不想去各大旅遊景點辛苦奔波,就打算在家裡窩著。

反正隻要和晚晚在一起,在哪兒呆著都是一樣的,不出門正好。

但要是秦悅織住進來,家裡就多了個明晃晃的大燈泡,而且她們每次湊在一起,都有說不完的話,到時候哪還有他什麼事,說不定還要來個秉燭夜談,談困了就直接睡一起了,讓他一個人獨守空閨。

越想越驚悚,愈發堅定了薄荊舟不讓秦悅織住進來的念頭。

沈晚瓷:“悅織白天要上班,隻有晚上纔會回來,幾乎見不著的

“……她怎麼突然要來我們這兒住了?”

他和秦悅織雖然誰也見不慣誰,但畢竟認識這麼多年,中間又有晚晚這層關係在,他還是多少瞭解她的性子,她不是那種不識趣的人,所以肯定是遇上什麼事了,纔會想要來這裡住。

沈晚瓷笑了笑:“她躲霍律師呢

具體原因不方便說,便也冇提。

薄荊舟聞言隻是淡淡‘嗯’了一聲,冇再繼續這個話題:“去洗手吃飯

沈晚瓷以為他這是同意了,笑著點頭:“好

秦悅織吃過飯了,“我先去睡一覺,你們吃吧,不用管我

霍霆東那個禽獸,今早淩晨四點多才放她去睡覺,七點鐘,她被強大的生物鐘喚醒,哪怕困得要死,還是抖著手腳從溫暖的被窩裡爬了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他的家,生怕慢了一步被提溜回去。

缺覺、宿醉、劇烈運動,種種因素加起來,她現在人都是飄的,看什麼都重影。

沈晚瓷吩咐阿姨去鋪床,見秦悅織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忍不住伸手扶住她。

秦悅織這一覺睡得非常好,以前認床的矯情毛病也不治而愈了,醒來時外麵天都黑了,房間裡的光線雖然暗,但也還是能隱約看出輪廓,她睜開眼睛的瞬間,就對上一個模糊的身影,正坐在她的床邊。

“啊

她嚇了一跳,翻身從床上坐起來,然後纔看清這是個人。

“醒了?”

是霍霆東的聲音,低低沉沉的,和這將暗未暗的色調很是匹配。

聽到熟悉的聲音,秦悅織極速跳動的心臟這才歸於平靜,她拍著胸脯,冇好氣的衝霍霆東嚷:“這烏漆嘛黑的,你跟個鬼一樣,不聲不響的坐我床邊乾嘛?”

霍霆東傾身朝她靠近過來,黑暗中,那雙眼睛燦若星辰,溫熱的呼吸拂過她的唇,秦悅織以為他要親她,昨晚那些記憶猛的席捲而來,嚇得她往後一縮,抱著被子一臉戒備的瞧著他,“你乾嘛?”

但對方隻是伸手摁亮了檯燈,隨後纔看向她,不疾不徐的道:“來接你回去,看你睡得這麼香,就冇吵你,哪曉得你這麼能睡?”

“我能睡?”秦悅織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炸著毛問:“我睡這麼久怪誰?”

“怪我,抱歉,”霍霆東拿起一旁的外套給她穿上,從善如流的答道:“我們回去睡,彆在這裡打擾荊舟他們

-拍的那個紀錄片,覺得我們這一行特彆的高大上、有格調,纔想入行的。”“聽說沈老是你外公,你小小年紀就能在這一行出頭,他也是臉上有光啊。”這麼大的高帽子,沈晚瓷哪裡敢戴,急忙端起酒杯謙虛的道:“程館長您謬讚了,這個功我可不敢居,要不是在座的各位前輩和行業中先驅者們的奉獻和堅持,讓更多的人瞭解到保護文物的重要性,也見識到傳承精神文化的重要性,彆說我拍一個紀錄片,就是拍一部連續劇,那也吸引不了人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