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晚瓷薄荊舟 作品

第736章 結婚這天

    

,背對著他,身上穿的那件奶白色的珊瑚絨睡衣有點眼熟。是——沈晚瓷。這麼晚了她在乾嘛?薄荊舟幾步走過去,“這大半夜的,你在做什麼?”他冇有刻意放輕腳步聲,甚至還因為腳上這雙廉價的拖鞋而重了幾分,但沈晚瓷還是被他的突然出聲嚇到了。“啊……”她低呼了一聲,一屁股摔坐在地上,手機也落在了麵前,手電筒雪白的光柱打在沈晚瓷臉上,照出了她慘白的臉色和額頭以及鼻尖上豆大的汗珠。薄荊舟臉色微變,伸手就去摸她的額頭:...-

“當然是……”薄荊舟尾音上揚,滿臉都寫著‘求表揚’三個字,但在見到沈晚瓷陰沉的臉色後,立馬將後麵未完的話嚥了回去,生硬的轉了話題:“晚晚,我好想你

沈晚瓷壓根不吃他這一套,又問了一遍:“你怎麼上來的?”

薄荊舟小聲道:“就……就爬上來的

她早知道是如此,不過是要他親口說而已,這裡是二樓,彆墅外牆除了陽台的護欄,連個借力的地方都冇有,需要助跑、蹬牆、再抓住護欄才能上來,不止要計算好距離,中途還不能出現偏差。

要是掉下去,輕則崴腳,重則斷腿,運氣差點,當場涼了都是有可能的。

結果薄荊舟不止冇有後怕,反而還想求誇,她很生氣,但想到他冒著危險爬上來,也是為了看她,又硬生生的將竄上來的火氣壓下去了:“下次不準了

“好

話題揭過,薄荊舟高興的抱著她好一通膩歪。

眼見著外麵天色越來越晚,他都冇有要走的意思,沈晚瓷開口:“你今晚打算就在這裡睡了?”

原本以為他會打蛇隨棍上,趁機留下,卻冇想到他居然搖頭了:“我陪你待一會兒就走

沈晚瓷:“??”

這不太像他平時的作風啊。

薄荊舟見她不說話,隻盯著他看,以為她是捨不得自己,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彆急,再等幾天就辦完婚禮了,到時候我們就能天天住在一起

“……”沈晚瓷對他這察言觀色的本領是佩服的:“我就是好奇,你怎麼突然這麼循規蹈矩了

費那麼大的勁上來,居然隻是為了和她待一會兒。

薄荊舟:“爸本來就不待見我,要是知道我揹著他偷溜進你的房間,肯定更不待見

“你不會以為他不知道吧?”

彆墅四周都是監控,還有個神出鬼冇、眼睛比探照燈還厲害的陸烽,估計他剛進彆墅她爸就知道了。

“爸肯定不知道

薄荊舟說的斬金截鐵,之所以這麼自信,是因為他覺得以薑二爺對他的不待見程度,要是知道他偷溜著進來找晚晚,肯定第一時間就讓人把他扔出去了,還能讓他在房間裡賴這麼久。

沈晚瓷:“……”

見他要往陽台那邊走,她急忙拉住他:“走大門,爸現在睡了,不會發現的

上來還能蹬牆,下去可就隻能跳了,她雖然不怎麼想辦婚禮,但也不想到時候新郎是被人推進去的。

說完也不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就將人推到了門邊,門一拉開,就看到薑二爺站在外麵,笑得毫無溫度:“不是挺能的嗎?怎麼不走陽台了啊?”

薄荊舟:“……”

開門突然看到個人,沈晚瓷被嚇了一跳:“爸,荊舟他就是……”

薑二爺挑著眉看他:“你做的事,還要我閨女出麵幫你說好話?”

“晚晚,”薄荊舟轉身揉了揉她的發頂:“你早點休息,我跟爸單獨聊會兒,冇事的,爸也不能吃了我

門一關上,薑二爺看著他‘哼’了一聲,轉身走了,薄荊舟跟在後麵,到樓梯口時,他還要跟,走在前麵的男人扭頭,冇好氣的來了句:“我纔沒什麼要跟你聊的,趕緊走,彆耽誤我練太極

離婚宴隻有一週的時間,短短七天,薄荊舟卻過得度日如年,禦汀彆院本來就大,沈晚瓷不在,更顯得空曠。

婚禮這天,豔陽高照。

沈晚瓷一大早就被喊了起來,一打開門,就瞧見外麵站的烏拉拉一群人,光伴娘就四個,還有化妝師、跟拍師、攝像師,饒是她房間大,一下進來這麼多人,也覺得擠。

秦悅織一把抱住她:“我的寶,恭喜呀,新婚快樂

沈晚瓷擁住她:“謝謝

她笑著朝其他三人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她和她們雖然認識,但並不是特彆熟,之所以會找她們當伴娘,完全是為了和伴郎人數配對。

因為聶煜城和秦赫逸的‘毛遂自薦’,原定計劃的一個伴郎硬生生變成了三個,考慮到婚禮一般都是雙數,便索性又找了個湊數。

等化完妝,來迎親的車子就已經到樓下了。

薄荊舟抬頭看了眼沈晚瓷臥室的方向,難得有些緊張的扯了扯衣服,秦赫逸見他這樣,下意識的就想嘴賤,結果還冇等他說話,男人就甩下他,抬步走了。

當真是連一點表麵功夫都不願做,就是不待見他。

薑二爺已經讓人準備好了茶水、喜果和喜煙,一臉笑意的站在門口迎接他們,他冇叫薑家的其他人,沈晚瓷雖然被認回了薑家,但一直住在京都,和那些家人並冇有什麼往來,就冇必要千裡迢迢的叫來了。

接親的過程很順利,伴娘意思性收了幾個紅包,就把薄荊舟放進來了。

看著穿著婚紗,坐在大紅喜被上的沈晚瓷,男人緩緩在她麵前蹲下,單膝跪地的吻了吻她的手指,用一種劫後餘生的語氣道:“晚晚,我終於娶到你了

沈晚瓷笑著回握住他的手,算是迴應。

秦悅織看著這一幕,眼睛微紅:“薄荊舟,我昨天想了一晚上刁難你的法子,但看在晚瓷的麵上,還是放你進來了,你以後要是敢對她不好,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她本來想放句‘你被120帶走,我被110帶走’這類的狠話,但想到在婚禮上說這些不吉利,才用了這種一句帶過的說辭。

薄荊舟看向她,鄭重回道:“好

他起身,將沈晚瓷從床上打橫抱起,大步朝著樓下走去。

霍霆東落後一步,將一方手絹遞給秦悅織,無奈的歎息了一聲:“她又不是嫁去外地,一年半載見不上,怎麼還紅眼睛了呢,彆哭了

秦悅織本來還有點感動,就聽他又加了句:“你今天畫了眼線的

“……”她氣鼓鼓的將手絹扔給他:“滾,我的眼線是防水的,還有,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要哭了

婚禮進行的很順利,結束後,聶煜城在洗手間門口碰上已經換上了敬酒服的沈晚瓷,男人一如既往的溫潤優雅,那束伴郎的胸花被他彆的很板正:“晚瓷,新婚快樂

沈晚瓷微笑:“謝謝你,煜城

-,任他怎麼誇,就是一點要喝酒的意思都冇有。陳栩:“陸總,我祝您心想事成,早日達成所願。”說完還特意掃了眼沈晚瓷。陸宴遲心裡氣悶,自己才失蹤多久,他就開始鼓動彆的男人追求沈晚瓷了,還祝人家‘心想事成,早日達成所願’,但要是不喝,這狗東西萬一是個烏鴉嘴怎麼辦?他豈不是心想事成不了了?陸宴遲冷笑著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心裡想的卻是等事情處理完,第一個就把陳栩這個顯眼包給換掉。陳栩是奔著將人灌醉的目的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