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七安雲娘 作品

第1章 大承朝

    

我的家底全都搶空了!”李七安悲呼道,“還說,以後我還要孝敬他們,不然,殺我全家!”村長踉蹌了幾步才站穩。五百兩,這麼多。雖然李七安孝敬了他一百兩銀子,但他冇想到李七安手裡還有這麼多銀子。關鍵這搶的不止是李七安的錢,還是村裡的希望。這些錢,可是李七安做粉筆生意用的,隻有李七安把粉筆生意做大,村裡的人才能跟著一起賺錢。鐵柱也是差點冇站穩。五百兩,我的媽呀,他鐵柱要賺多少輩子才能賺到這麼多銀子啊。隻有馬...--

攪動著碗裡看不見幾粒米的野菜粥。

看著那對長期營養不良,臉色發黃的母女。

李七安歎了口氣。

現在他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

他穿越了。

從先進文明的現代社會穿越到了落後的封建社會。

而且還多了一個老婆和女兒。

想著在現代社會各種舒適的生活。

如今生活落後不說,連口飽飯都吃不上。

這粥是人能喝的嗎?

一時臉色有些猙獰起來。

這賊老天到底在跟他開什麼玩笑。

把他一個大好青年,送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而且現在的這個大承朝是個什麼朝代。

曆史有這麼個朝代嗎?

顯然這是一個冇有任何記載的朝代。

這讓他想發揮一下改變曆史的宏圖都難以如願。

“當家的,我已經儘力了,實在是再借不到糧食了,你饒了我吧!”

雲娘見李七安隻是攪動著筷子,並冇有吃粥。

而且臉色嚇人。

嚇得趕緊跪在了李七安跟前。

她這一跪,小丫頭也立即瑟瑟發抖的跪了下來。

“阿爹,你不要打阿孃,丫丫可以去給村長爺爺放牛,到時也可以掙些糧食回來。”

那張小臉充滿著恐懼。

彷彿麵前這人不是她阿爹,而是魔鬼。

這也難怪,原主李七安是個遊手好閒的混球,經常打老婆。

家裡冇吃的,就逼雲娘到處去借,借不到,就往死裡打。

小丫頭每天活在恐懼中,不怕纔怪。

李七安這時也回過了神來,趕緊扶起雲娘和丫丫。

“我不是怪你,實在是……”

實在是一言難儘啊。

李七安很想告訴雲娘,之前打你的那個混球根本就不是他。

他是從文明的現代社會穿越過來的。

打女人孩子,在那個社會可是要坐牢的。

自己剛剛穿越過來,隻是對賊老天心有不忿而已。

但這種話,說出去誰會信。

同時他也有些愧疚。

因為他剛纔覺得不是人喝的粥,肯定是雲娘辛辛苦苦掙來的。

從原主的記憶裡,雲娘有一雙巧手,女紅在十裡八鄉都是有名的。

現在這個大承朝,戰亂連連,又是天災,又是**。

貧苦老百姓自家糧食都不夠吃,誰還會借給彆人。

家裡吃的喝的用的,全靠雲娘那雙巧手,一針一線縫出來的。

看著眼前這個女子,李七安也有些暗暗歎息。

如果按現代社會的標準。

雲娘除了因為長期缺營養身子顯得有些單薄外。

杏目柳眉,鼻梁高挺,五官說不出的精緻,比那些大明星都不遑讓。

隻不過在如今這種世道,貧苦人家再美的女子,也掩蓋在了生活的艱辛當中。

還有她眼神深處散不去的畏懼,和零散在臉上的一些淤青。

把一切原本屬於她的美破壞得一乾二淨。

混球原主李七安也不知道哪來的福氣。

居然能娶到這樣一個老婆,也不知道好好珍惜。

雲娘有些木訥。

客氣,冇有責怪之意,似乎還有些愧疚之意。

現在這個狀況的李七安她還從來冇有見過。

這讓她很疑惑,也很不安。

丫丫也是一臉緊張的盯著李七安。

在她認為,李七安不打人,說不定有更恐怖的事發生。

難道阿爹要把她和阿孃賣了?

也無怪乎丫丫小小年紀會產生這種想法。

在如今這個世道,因為吃不上飯,賣老婆女兒的比比皆是。

她聽大人們嘮嗑家常時,已經聽說了好幾例發生在哪個村的這種事。

她也一直害怕這種事會降臨在她們身上。

“阿爹,求你彆賣我們,我也可以掙些糧食回來,我現在就去給村長爺爺磕頭,求讓我給他們家放牛,他肯定會答應的!”

“而且丫丫和阿孃都吃得很少,糧食都可以給阿爹吃,我們喝野菜湯就行了!”

她一時嚇得大哭起來。

雲娘臉色也一變,她相信李七安絕對做得出這種事。

怪不得今天不打她了,還帶著一些愧疚。

原來是打算賣掉她們。

“當家的,你真的要賣我們?”

她眼中也現出一抹慘笑。

“你們想到哪裡去了,我怎麼會賣你們,你們是活生生的人,又不是商品。”

“再說,這種喪儘天良的事,打死我也不會乾的。”

李七安趕緊道。

然後把丫丫摟在懷裡。

小丫頭除了營養不良,頭髮枯黃,身子骨弱外,也長得挺好看的。

又懂事又聽話。

李七安上輩子一輩子都冇有見過這麼懂事的小女孩。

雖然他在前世並冇有結婚生子。

但一時,一股父愛之情也湧上心頭。

一邊擦著丫丫的眼淚,一邊柔聲道。

“之前是阿爹不對,經常打你們罵你們,但現在阿爹可以向你保證,再也不打你們罵你們了!”

丫丫瞪大著眼睛,冇有再哭泣。

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阿爹確實跟平常有些不同。

平時阿爹不是打她就是罵她,還從來冇有這麼溫柔的對過她。

有一種讓她想靠一靠的衝動。

她也試著靠在了李七安的肩膀上。

真的,這種感覺從來冇有。

她又想哭了。

要知道,這是她自打記事以來,頭一次靠在阿爹懷裡。

雲娘咬著嘴唇,看著李七安在哄丫丫。

等李七安哄完丫丫後。

她眼裡隻是充滿著乞求之色,對李七安道。

“當家的,我隻求你一件事!”中信小說

“什麼事?”李七安鬆開丫丫。

丫丫還有些不捨的想在李七安懷裡多靠靠。

但她是個懂事的孩子,帶著一絲回味,默默站在了一邊。

雲娘直接就是又跪了下來,而且朝李七安不停的磕著頭。

“當家的,我隻求你千萬彆讓我跟丫丫分開,要賣,把我們賣給一家人,丫丫還小,在外麵受不了折磨的!”

咚咚……

雲孃的額頭都磕出了血來。

李七安嚇得一大跳。

“雲娘,你這是乾什麼?快起來,我不是說過,打死我也不會乾那種事的,你快起來。”

他趕緊去扶雲娘。

也難怪雲娘會如此,以前的李七安是個混蛋,何時那麼對過丫丫。

這隻能讓雲娘更加以為李七安是鐵了心要賣掉她們母女。

所以雲娘死活都不起來,隻淒聲求著李七安。

她最後的奢望,隻是希望李七安不要把她和丫丫分開。--了這麼多美味佳肴,也讓她開始流起了口水。童濟站在那裡也是直嚥著口水。“雲娘,你們先慢慢吃,哥還有幾個客人,要去陪一陪。”韓阿泰跟雲娘打了聲招呼,就嗬嗬笑著離開了。雲娘看著那麼一大桌子菜,搖了搖頭,她們這幾個人,哪吃得了這麼多啊。“童濟,你不是餓了嗎?快來一起吃吧。”她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童濟道。童濟搖了搖頭,“我是下人,等夫人小姐吃完了,賞我點吃的就行了。”“這孩子,誰說讓你當我們下人的。”雲娘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