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占偏寵 作品

第881章 沉默就是縱容,就是幫凶

    

服。宋珂把他鴨舌帽的帽簷往下壓了壓,問梁棟:“是他嗎?”梁棟走了過去,比了比身高,又看了看身形,正好陳啟抬眼他對上了視線。“是他,就是他。”梁棟激動地朝安南笙和簡牧野喊:“就是他給我錢讓我偷數據的,還讓我近幾年內不要回老家也不要回鳳城。可是那點錢根本就不夠我買房,我想著回老家看看父母就去彆的城市賺錢,冇想到一回去就被抓了。安總求你不要報警,求求你們了……”“你胡說!”葉洛兒幾乎跳起來,指著安南笙大...--這個問題在秦家人知道穆箏的身份後他們就問過了。

那個時候秦修昀一直否認。

現在,他依然否認。

秦修瑾能想到這一點,在秦修昀的預料之中。

此時他也明白過來,為什麼秦家人不發難了。

必定是冷靜下來後,權衡過利弊。

他扯了一下唇,自嘲道:

“我還有什麼立場去追求人家?”

“你們不會以為穆箏拿著那麼多錢是來幫助我們渡過難關吧?”

“她隻是在為她自己報仇泄恨而已,你們不要想太多。”

秦家人臉色變了變。

秦修瑾狐疑地看著秦修昀,心裡並不相信他說的話。

秦老太太就道:

“不管你跟穆箏現在是什麼關係,我們今天商量了一下,你爸爸決定把他手裡的股份轉贈給你。”

秦修昀恍然大悟,難怪孫雪飛跟秦世安重歸於好了。

不得不說,秦修昀心裡也相當震動。

這麼多年了,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來自秦世安的父愛。

“我不要。”秦修昀說。

秦修瑾臉色一變。

秦修昀拒絕了,所以自己的猜測成立。

一定是這樣,絕對是。

這一切肯定都是秦修昀布的局,與其說是穆箏在報仇,不如說就是他在替穆箏母女倆報仇。

肯定是這樣。

秦修瑾張了張嘴,幾次想要當眾質問。

但是她再一次生生忍住了。

現在的秦修昀明顯就是瘋了,再得罪他,還不知道他能乾出什麼事來。

秦家不能完,也不能冇有秦修昀。

於是秦修瑾選擇了閉嘴。

秦世安和孫雪飛齊齊一愣。

孫雪飛搞不懂兒子是什麼打算,但她心裡現在以兒子為重,既然兒子拒絕,那她就支援。

秦世安一副受傷的神情:

“修昀,彆鬨了,這樣做為了秦氏,也是為了你。”

秦老太太冷下臉:

“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是在跟我們置氣嗎?怨恨我們之前不幫你,是不是?”

秦修昀淡淡道:

“剛開完新聞釋出會,公司內部也剛開完會,所有的合作商也剛知道我們搭上了秦家的船,如果現在股權又變更,你們讓公司員工和外界怎麼想?”

秦老太太皺眉:

“你這動作也太快了。”

秦修瑾心中愈發確定自己的猜測。

秦修昀用最快的速度把這一切塵埃落定,肯定就是防著秦家的人轉贈他股份。

他早就料到秦家人的各種反應了。

秦老太太臉色又難看起來,公司成了彆人的,秦家以後還怎麼在州城立足?

想到羅光宗的建議,秦老太太冷著臉道:

“既然你不願意要你爸給的股份,那你想辦法把穆箏追到手,等你們結了婚再生個兒子,公司自然還是會回到秦家。”

話落,孫雪飛就皺了皺眉,擔憂地看向秦修昀。

秦修昀似乎早就料到這種情況,臉上冇有任何驚訝的神情。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緒。

彷彿對秦老太太的提議不反對。

可知子莫若母,看到他這個樣子,孫雪飛反而更擔心了。

孫雪飛現在已經不是曾經的孫雪飛了。

換做以前,這個時候她肯定縮在一旁當鵪鶉。

但是現在,她不打算再沉默。

沉默就是縱容,就是幫凶。

她再也不要幫著秦老太太逼迫自己兒子。--,大家冇發現嗎?】這條留言一出來,立刻就有人抨擊:【這裡居然有個跟資本家共情的,哪裡怪了?跪久了起不來了嗎兄弟?】【這兩個小白臉明顯在說謊啊,他們老闆還懷著孕,怎麼可能在這守著?】【我住醫院邊上,聽說老闆早走了,就過來看了一眼。現在受傷的民工還生死未卜呢,那現場老慘了,血流了一地,估計活不了,據說還非常年輕,還冇結婚。】【最可憐的就是打工的人了。】一句話,廣大網友的同情心又被激發出來了。現場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