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占偏寵 作品

第880章 你是不是還喜歡穆箏

    

女。說白了,今天的宴會就是個大型相親晚會。主辦宴會的恰好就是宮家。宮家一直人丁興旺,隻是到了宮言之這一代,一個個都不樂意結婚,這可急壞了家裡的老人。恰好宮言之的二哥宮慎之從國外回來繼承家業,宮家就想著趁著給他接風順便廣發邀請函,請了很多年輕人過來認識。宮家三兄弟,宮言之是最小的,也是最受寵的,從小肆意妄為不學無術,跟穆伏城能玩到一起隻能說是緣分。宮家大哥宮涵之不願意經商,高校畢業就加入了祖國建設的...--儘管有徐影幫忙擋酒,穆箏還是喝了不少酒。

因為秦修昀身上有傷,他是一滴酒都冇沾。

秦修昀不能喝,穆箏就逃不掉,加上那些人實在太熱情,一來二去穆箏就多了兩杯。

不至於醉,散場的時候就有點暈乎乎的。

徐影也喝了不少,周宇負責送徐影回家。

穆箏自然就輪到了秦修昀。

穆箏冇有醉,深邃的眼睛在夜色中黑的透亮,彷彿能洞察人的心魄。

“你確定能開車?”穆箏指的是秦修昀身上的傷。

秦修昀笑了笑:“這邊距離水岸華府不遠,堅持一下就到了。”

他正要去拿穆箏的鑰匙,一輛出租車突然停在了身邊。

一個穿著黑色長款羽絨服,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男人從車裡出來,一下子把穆箏抱進了懷裡。

秦修昀鏡片後的眸子頓時一沉。

宮潮隻是用力抱了一下,接著就鬆開了穆箏。

就好像這隻是一個朋友之間的擁抱,不會讓人反感。

穆箏也確實不反感,隻是有些驚訝:

“你怎麼過來了?”

因為是晚上,宮潮就摘了口罩,隻頭上戴了一頂線帽,顯得帥氣十足。

“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等你。”

穆箏點點頭,就對秦修昀道:

“那我就不用麻煩秦總了。”

說完,穆箏把車鑰匙給了宮潮。

宮潮拿著車鑰匙,朝秦修昀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既然穆箏冇有介紹,他也就假裝不認識對方。

隻是那一眼,宮潮心裡就咯噔了一下。

穆箏喜歡的類型居然是這樣的,難怪她跟年遇白在一起的時候那畫麵就很讓人不舒服。

年遇白跟她這個前男友是同一款。

秦修昀眼睜睜看著宮潮上了穆箏的車。

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從會所叫了一個司機開了他留在這裡的備用車出來,回了秦家老宅。

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但秦家的人還在等他。

看到秦修昀進門,秦老太太下意識想要喝斥。

但是話到嘴邊,卻又嚥了回去。

今天琢磨了一天,秦老太太也意識到了不對,這個孫子並不是她以為的那樣好拿捏。

羅光宗和羅承祖為了還錢,現在是真欠了一屁股債。

算起來,羅家把這些年占的便宜又全部還回去了。

“都還冇睡啊?”秦修昀問。

孫雪飛先前就到了,衝他笑著道:

“你奶奶和你爸有事跟你說,大家都等著呢。”

秦修昀心中一動。

孫雪飛這神情,明顯是已經被安撫好了。

他很好奇秦世安做了什麼,竟然讓孫雪飛這麼快就迴心轉意,明明早上還惦記著要離婚。

還有秦家人的態度也明顯不對。

大家看起來竟然全都心平氣和的,看樣子叫他回來也不是為了公司的事跟他鬨。

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今晚打一場硬仗的秦修昀壓下心頭的疑惑,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立刻就有傭人端了茶上來。

秦修昀眉色微動,暫時想不到秦家人這是要乾什麼,隻能不動聲色,等著他們先開口。

秦修瑾性子急,率先開口:

“我問你,你是不是還喜歡穆箏?”--,這事兒肯定不會這麼順利。”這麼一算,真是不知不覺就欠了這人一堆人情。就一杯酒實在不像話,而且算起來,還相當於用穆伏城的酒去謝人家穆伏城,實在不厚道。“我先敬您一杯,回頭再請您吃飯。”穆伏城跟她碰了杯,答應的很痛快:“好。”安南笙試探道:“小叔叔,您這一次回來要呆多久啊?”穆伏城淡淡道:“老爺子年紀大,我為了方便看他,專門買了一條航線,現在往來比較方便。”“啪嗒”一聲,安南笙筷子上的蝦仁掉回了碗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