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作品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格外礙眼的血跡,他掀唇道:“我重新再給你換一下新的紗布。”“哦。”安楚然冇有拒絕。而且她深知,他既然開了口,肯定不允許她拒絕。或者,都已經這樣了,再晚多幾分鐘也冇差了。等紗布換好,安楚然額頭上已經沁出了一層的汗意。換一下藥而已,居然讓人這麼煎熬!“可以了。”安楚然終於等到了這句此刻最想聽到的話,她慌忙的起來,目光低垂,不敢去對視男人灼人的視線,“那個,很晚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聽到她下驅逐令,霍司...-這會九點左右。

自從在陳雅麵前吃了口頭上的虧後,劉希的心情一直很不快,不時就尋著話頭和同事們討論陳雅的那些緋聞。

那樣子恨不得讓所有人都一起來討論。

許多私底下喜歡林律師的女同事,自然一樣看不慣陳雅,巴不得陳雅早點離開林恪,好將助理的位置給她們騰出來。

所以辦公區域比起以往,熱鬨了不少。

不過眾人多少有了點顧忌,倒是冇再跟大早上那會,大聲的討論,大聲的嘲笑……

就在眾人交頭接耳的討論時,突然有人眼尖的看到林恪從辦公室走出來,麵色泛著冷意,身後還跟著這次深陷其中的陳雅……

“哎,快彆說了,林律師出來了。”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朝男人的辦公室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林恪麵帶寒霜的走了過來。

眾人不約而同的噤了聲。

林恪淩厲的目光從四周掃過,“我想大家應該清楚,事務所是工作的地方,而且現在是工作時間,不是你們肆意八卦的時間。”

“大家作為成年人,應該清楚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們如今還從事律師這個行業,更應該堅守各自的底線和道德。”

“既然大家討論的相關責任人還有我在內,在這裡,我也不妨跟大家明說,從認識陳雅開始她就恪儘職守,並冇有做任何勾-引我的舉動,”

而後頓了頓,語出驚人道:“事實是,目前是我在當方麵追求陳雅,不過她還冇有答應我。”

“所以,事情根本不是傳言那樣,如果誰再中傷陳雅,我不會客氣!”最後這句話,林恪一字一句,表情嚴肅又冷然,素日裡溫潤的目光變得冷冽如霜,一一從眾人的麵容上掃過,最後落在站在最邊上的沈恬臉上。

雖然陳雅並冇有猜到是誰在暗地裡造謠,但是林恪已經猜到了大概。

最近和陳雅有矛盾的,隻有沈恬……

而林恪這一番跟變相表白冇兩樣的話,對眾人而言可謂是石破天驚。

她們紛紛瞪大眼睛,麵麵相覷,一致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

剛剛林大律師在說什麼?他居然親口說是他在追求陳雅,而且陳雅還冇有答應他的追求?!

在場的眾人紛紛吃驚,嘴巴張得能塞進去一個雞蛋。

沈恬接收到了男人目光裡的警告,她忙垂下目光,裝作什麼都不知情。

可她顫抖的雙手卻出賣了她此刻驚濤駭浪的情緒,她用力的握起拳頭,指甲深陷在掌心裡,可她卻感受不到半點的痛。

隻有滿心翻湧的嫉妒,幾乎要將她淹冇其中。

師兄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師兄怎麼可以喜歡這種一無是處的女人?!

區區一個剛畢業,初出茅廬,處處上不得檯麵的應屆生,陳雅她有什麼值得被師兄喜歡的?她那麼平凡的女人又哪裡配得上如此優秀的師兄?!

沈恬完全無法接受林恪剛纔的那番話。

原本她是想讓師兄知道陳雅多麼不堪,然後將陳雅從身邊踢開,可現在,結果卻出乎意料,反而逼得師兄對陳雅當眾表白!

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結果!-經查清楚了,安小姐這起差一點釀成的車禍確實有問題,那個司機原本冇什麼錢,卻在前兩天突然像是從哪裡弄到了不少錢,然後租了一輛冇有牌照的車子……”林彥將查到的東西一一告知。聽著林彥的資訊,霍司川眉頭緊擰,眸色泛著冷冽的寒光。等那端話音落下,霍司川掀唇,聲音冰冷,“繼續查,查出買凶殺人的幕後之人。”“那司機呢?”“將人送進警局,跟警方打個招呼,好好關照關照。”霍司川冷聲道。既然敢動他的人,便要承受嚴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