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作品

第六百六十三章 冇忍住情緒

    

世的珍寶一般。“嗯……”安楚然嚶嚀一聲,手不受控製地環住他結實的腰身,即使貼著一層衣物,她仍能清晰地感覺男人身上灼人的溫度要將她灼燒殆儘。這個吻,始終由男人牢牢地把控。安楚然像在海上漂浮無依的一葉扁舟,而他是掌舵的人。許久,在她幾度幾近窒息時,霍司川才放過了她,彼時,兩人的位置早就從辦公桌到了沙發上,她被男人抵在沙發上。男人灼人又粗重的氣息一下又一下的噴灑在她的脖頸處,安楚然瞳孔縮了縮,意識逐漸回...-本來她不會那麼不受控製的,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到林恪的那些話時,情緒就突然決堤了。

“不好意思啊師兄,是我冇忍住情緒……”

“冇事,心裡難受的話,好好發泄一場也是好的。”林恪搖搖頭,見她情緒逐漸穩定下來,心情跟著一鬆,接著又關切的詢問緣由,“現在可以好好跟師兄說一說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師兄,為什麼她們要這麼說我?”陳雅哽嚥著道。

小姑娘望過來的眼神特彆委屈,眼睛因為剛大哭過一場,現在紅彤彤的。

看的林恪心裡一陣心疼。

“不管她們怎麼說,隻要你冇做過,就可以問心無愧。”林恪柔聲安慰。

心下卻有些懊惱,早上的時候他因為有點事耽擱了,遲了一會纔到公司,不然當時她麵對那些人的詆譭時,他可以挺身向前及時護住她的。

“我知道,可我還是覺得很難受。”陳雅心裡自然清楚,但清楚是一回事,被這麼多人指名點姓的罵是另一回事,更何況這事顯然是被有心人故意傳出來的。

即使她身正不怕影子斜,可卻管不住彆人私底下怎麼認為她是不檢點的人。

對女人而言,名聲真的很重要。

憑什麼她要受到這樣的詆譭?那些有心之人造謠這種言論,其心可誅!

“小雅,你要相信你很棒,隻要你足夠強大,那些流言蜚語就不可能傷害到你,所以你不用去介意那些你根本冇有做過的事。”林恪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用鼓勵的話語一直安慰著她。

“你放心,這件事既然我知道了,師兄就絕對不會放任不管,我會還你一個公道!”

聞言,陳雅心中感動。

“師兄,謝謝你相信我。”陳雅感激不已。

從最開始,林恪將她要過來當小助理,後來在公園又遇到劉俊的父母,還有這一次……已經有幾次了,但每一次他都毫不猶豫地選擇站在了她這邊,他這麼信任她,讓她的心像是被娟娟暖流包裹住,那些難過和悲傷漸漸被驅散。

“傻瓜,你喊我師兄,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林恪淡笑,伸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髮。

手掌心裡的頭髮柔軟又順滑,讓人歡喜到了心窩裡去。

尤其小姑娘還用那麼一雙水汪汪的眸子望過來,那眼中倒映的是他的臉龐,彷彿裡麵隻能放下他一個人一般。

林恪不動聲色的收回手,但是掌心卻泛起了另一種癢意,特彆勾人。

“那師兄打算怎麼做?”陳雅有些好奇望著他。

“走,師兄給你找場子去。”林恪勾著唇角,眸底盪漾著柔軟的笑意。

見他站起身來,一副要出去乾架的模樣,跟他那副溫儒雅緻的清雋外表極其的不搭邊,陳雅跟著站了起身,可是突然想到什麼,“師兄等一下,我得整理一下。”

既然要去找場子,肯定不是輸了氣勢。

陳雅有些後悔剛剛為什麼哭的那麼凶?

看著小姑娘手忙腳亂地給自己補妝,林恪有些哭笑不得,但聲音始終一片溫柔,“不急,慢慢來,我等你。”

儘管林恪冇有半句催促,陳雅還是用了最快的速度重新給自己補了一個妝容,然後跟在他身後一道走出辦公室。-院,後來被安家領養回去,一直處於寄人籬下的境地。可是被人當眾拿來說教,還是讓她心裡不好受,如果可以選擇,誰願意當孤兒?誰願意冇有父母疼愛?這一切都不是她能選擇的。“吳小姐,說話留點口德。”安楚然站起身來,直視著吳曉玲的目光,聲音彷彿淬了冰渣子一般的冷。“對待你這種人,需要留什麼口德?”吳曉玲冷嗤一聲,目光陰沉沉的瞪過去。“伯母早就警告過你,你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糾纏著司川哥哥不放……”如果不是她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