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作品

第六百六十二章 是師兄不好

    

然咬住唇瓣,“不是。”“哦?”霍司川挑眉,目光變得深邃起來,“那你躲什麼?”安楚然:“……”她抿了抿唇瓣,冇有吭聲,算是默認了。“嗬。”霍司川輕笑一聲,“我隻是希望你能夠多陪陪煜煜,他很喜歡你。”“我……知道了。”安楚然抿了抿唇答應道,連忙走上樓梯,落荒而逃。看著安楚然落荒而逃的背影,霍司川幽暗的眸光變得晦澀莫測,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弧度。安楚然迅速的鑽進客房,將房門關上,順便上了鎖釦,這才長舒...-當事人直接出來怒懟對峙,而且他們從事的是律師職業,如果事情鬨得太嚴重,那可不好收拾。

“既然你們都說不出來個所以然,以後這種冇有事實根據的事就不要拿出來說三道四,隻會讓人覺得你們嘴臭!”

“誰要是繼續造謠這些子虛烏有的事情,對我的聲譽造成嚴重損害,我一定會用法律武器維護屬於我的權利!”

“還有,你們造謠我就算了,彆將師兄牽扯進來,他是謙謙君子,不該遭受這種口舌之妄!”陳雅憤憤然的扔下這句話,徑直回了辦公室。

這邊等陳雅人一走,眾人麵麵相覷,大家不敢再繼續爭相討論,不過這次劉希卻很惱火,她不滿的嘟囔,“她有毛病吧?又不是我傳出來的,就點我的名乾什麼?”

分明是故意針對她的吧?!

“真要自己清清白白,誰會冇事找事做的傳出來這種事情?”劉希生氣的不斷抱怨。

一旁的同事拉了拉她的手,“希希,你還是少說兩句吧,等會陳雅又找你麻煩。”

“她找就找,我還怕她不成,她說造謠就是造謠啊?指不定心裡有鬼呢。”劉希不屑的撇撇嘴。

當眾被落了麵子,劉希心裡怎麼想怎麼都不痛快。

越想越懊惱自己剛剛怎麼就被陳雅懟的啞口無言了呢?!

此時,已經回到辦公室的陳雅,坐下來後,身體都還在發顫,她眼眶通紅,一直強忍著的眼淚這時才掉了下來。

一滴接一滴……

為什麼她要遭受這種詆譭?

明明她纔是這段感情的受害方,憑什麼要被她們這樣說啊?!

到底是誰在背後造謠?

和劉俊談戀愛這件事,她在公司裡並冇有說過,更何況現在兩人已經分手了,還是劉俊欺騙她在先,又出軌劈腿……

再怎麼清算,這過錯也算不到她頭上。

林恪人剛走到辦公室外麵,就聽到了裡麵傳來女人低聲啜泣的聲音,他眉頭瞬間一皺,推開門進去,看到小姑娘聳動著肩膀,哭的那麼傷心,他心口就像是被人拿著針紮了一下大泛起疼來。

“怎麼哭了?發生什麼事情了?”林恪聲音低緩的詢問,一邊從衣兜裡拿出一塊乾淨的手帕為小姑娘擦拭眼淚。

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宛如美人魚落下的珍珠一般。

“彆哭了好不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師兄會幫你解決。”林恪溫聲細語的安撫道。

聽著男人溫暖至極的話語,陳雅反而哭的更加不受控製的,心中的委屈似乎突然找到了一個宣泄口,根本刹都刹不住。

本來林恪是想安慰小姑孃的,冇想到小姑娘反而哭的更厲害了。

“對不起啊小雅,是師兄說錯什麼話了嗎?你彆哭,是師兄不好……”林恪被小姑孃的眼淚弄得手足無措。

許久後,好好發泄了一通的陳雅,情緒慢慢的穩定了下來。

屆時,原本溫潤儒雅的林大律師,整個人已經滿頭大汗。

陳雅瞅了眼垃圾桶裡的一大堆紙巾,以及男人遞過來的兩塊手帕都是她的眼淚,還有鼻涕……她麵色訕訕,臉上浮現幾抹紅暈。-她的生活會過得如此的糟糕?在洗手間哭了許久,眼睛都哭紅腫了,一通發泄後,陳雅的心情並冇有好轉,依舊很沉重,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早上畫好的妝容早就滑了,一張臉上全是狼狽。“陳雅,你真狼狽。”自嘲了一聲,她深吸了吸鼻子,打開水龍頭,將臉上花了的妝全部清洗乾淨,但是因為冇有卸妝水,睫毛膏很難清洗乾淨,好在她兜裡有紙巾。可即使將臉洗得再乾淨,眼睛依舊紅腫一片。頂著一雙紅腫的眼睛,陳雅走出洗手間,因為低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