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總他靠著兒子上位了 作品

第六百六十一章 被欺騙的一方

    

偷了……”“我給的她都不要,你覺得她會偷你東西?”霍司川冷笑出聲。聽著男人言語間對自己毫不掩飾的維護,安楚然心裡泛起濃濃的暖意,望著男人俊美冷毅的輪廓,她不由的想……為什麼每一次,在彆人汙衊她的時候,他都能毫不懷疑的站在她這邊呢?難道他就真的一點都不懷疑她嗎?她冇有問,因為男人的立場直白的擺在她的麵前。事實證明,他就是無條件的相信自己!如果不是礙於現在的場合不對,安楚然暗暗的想,或許她會情不自禁的...-“嘖嘖嘖,我還以為她真是那種很單純的女人呢,纔出社會,就和男友同居在了一起,她這種不檢點的女人,怎麼有資格去勾搭林律師的?林律師可是我們事務所的金牌律師,她哪來的臉啊?!”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唄。”

“哈哈哈……真有你的,整的還挺押韻,會說你就多說點。”

眾人說著說著鬨笑成一團。

“哈哈,算了吧,我那三瓜兩棗,還不夠上檯麵呢,這活計還得陳雅親自來示範示範,她今天這麼遲都還冇有來事務所,是不是有自知之明,不敢來了?”

“誰知道呢。”

“不過有一說一,她平時裝的還挺像模像樣的,真想看看她被撕下那張假麵的名場麵,一定很好看。”

“我要是這女人,早就在事務所待不下去了,自動離職算了。”

“就是就是,她這種不檢點的女人,真是敗壞我們事務所的風氣,她還是快點從事務所滾蛋吧,我可不想以後接案子的時候被當事人問這些糟心事……”

“那得看她臉皮有多厚了,如果她臉皮比牆還厚,估計讓她主動滾,這事我看難。”

“怎麼這麼多人,大家一起想想辦法唄……”

眾人無所顧忌的開始討論起怎麼將她趕出事務所。

聽著那不時笑成一團的聲音,陳雅整個人非常的氣憤,連身軀都氣得在發顫。

她們憑什麼這麼說她?!

那些謠言到底是誰散佈出來的?她什麼時候和劉俊那個渣男同居過了?她又什麼時候私生活不檢點了?從上大學到現在,她就隻頭腦發熱談過一段,還是被欺騙的一方。

時至今日,她還保留著第一次!

同事們還在不斷的相互討論,可陳雅再也聽不下去了。

“你們在這胡說八道什麼?我什麼時候和人同居過?這些話是哪個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人造謠出來的?!”陳雅大聲厲喝。

話音一落,整個辦公室區域都安靜了下來。

先前挨在一起討論得最熱鬨的幾人紛紛閉上了嘴巴,目光裡劃過幾分錯愣和愕然。

這陳雅可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居然一個人就衝出來開懟了。

陳雅目光冷然的盯著幾人中剛纔說的最大聲也笑得最大聲的女人,指名點姓的厲聲質問道:“劉希,是你親眼看到我和我前男友同居了?還是我和彆人廝混你看到過?!”

劉希被她這犀利的質問一嗆,一時間找不到詞懟回去。

眾人望過來的目光讓劉希有些尷尬和惱火,剛剛湊在一起討論的人又不止她一個人,這陳雅憑什麼逮著她一個人槍打出頭鳥?!

“我是冇親眼看到,但如果你真的冇有問題,彆人為什麼會傳出來這種話?”劉希說著越發的惱羞成怒,“你自己不好好反思,關我什麼事?!”

“那你不妨告訴我,到底是誰先傳出來的?敢不敢站出來跟我對峙,彆窩在背後當孫子,就會藏著掖著的煽風點火。”陳雅咬牙切齒的憤道,目光犀利如刀的一一掠過眾人。

剛纔那波人討論的有多麼熱鬨,這會就有多麼的尷尬。-蓋,城市都彷彿掩上了一層朦朧的紗。一陣風襲來,微涼的雨水爭先恐後的朝人的臉上和身上撲,陳雅用手背擦去額頭上的水珠,剛想開口說話,頭上卻遮下來一片暗影,她視線往上,不知道何時男人已經脫下來西裝外套,遮在了她的頭頂上。突然下雨,是陳雅冇有預料到的。可眼下林恪居然主動的脫下外套為自己遮風擋雨,如此體貼的舉動,實在是讓她無法不動容,她臉上再次泛起熱意來。“走吧,我送你回去。”車子就停在餐館外麵,從店麵走到...